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人之将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坐在颠簸的马车中,听着车轮碾过铺满积雪的路面所不断发出的那种杂乱的“咯吱”声,花凤山的一颗心不禁更添烦乱。

    经过一整夜的紧急救治,虽然总算是保住了寒冰的一条性命,但也只是暂时。

    而这个“暂时”,实在是太过短暂,仅有不到三天的时间。

    三日之内,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找到天毒异灭的解药。

    悲痛与绝望,再加上因频繁施用“金针渡劫”所导致的心力损耗过剧,一下子便将这位举世闻名的花神医给击垮了!

    孤剑蓝清鉴耗费了大量的内力,才把昏迷过去的花凤山给救醒过来。

    只是这位花神医的人虽然醒过来了,但他的精神,却如他那一夜变白的须发一般,再也无法恢复如初。

    而就在这时,偏偏又要雪上加霜,一个噩耗猝然传来,那位前皇帝陛下浩星潇启病情转危,已是命在旦夕。

    惊闻这一消息之后,花凤山不得不强撑着依然十分虚弱的身体,坐上蓝清鉴所赶的马车,去济世寺中看望自己的那位生身之父。

    当他终于赶到浩星潇启的病榻前时,这对父子却都不禁为彼此的憔悴不堪而感到惊诧难过不已。

    花凤山重新为浩星潇启把了一次脉。随后,他便心情沉重地看着面前这位已经不久于人世的父亲,默默叹了一口气。

    “凤山……你的头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浩星潇启睁着那双已变得异常浑浊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花凤山的满头白发,努力了良久,才气喘吁吁地问出了一句。

    花凤山却只是难过地摇了摇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因为他实在有些不忍心,让这位濒死的父亲,再次为他自己所犯下的罪孽,承受一回良心的谴责。

    这时,浩星潇启向花凤山颤颤巍巍地伸出了一口手,喘息着道:“凤山……你不要难过。为父这一生……可谓是罪孽……深重,能够苟延残喘了……这么久,已经是……天幸了。”

    “父亲……”

    伸手拉住浩星潇启那只枯瘦的手,花凤山的眼中不禁涌出了两行热泪。

    正如这位前皇帝陛下自己所言,他这一生的确是做过许多错事,更犯下了滔天的罪孽。但是无论如何,看到他这副气息奄奄的模样,花凤山还是忍不住为即将失去这个所谓的父亲而难过不已。

    浩星潇启应该是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反倒变得更加坚持起来,再次费力地追问道:“你的……头发……为什么突然……白了?”

    面对他如此迫切的追问,花凤山知道无法再隐瞒,便将寒冰用自己的一条性命换回了乾坤密钥,在忠义盟遭受箭刑,以致引发天毒异灭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向浩星潇启述说了一遍。

    听完花凤山悲痛不已的述说,浩星潇启不由默然无语。

    过了半晌,他才断断续续地开口道:“原来……寒冰果然是……隐族人!中了……天毒异灭的隐族人……居然还能活……下来,实属……异数!看来,是上天……想要留住……他……”

    “但即便是我每日都为他施针,恐怕寒冰也撑不过三日之期了!”

    花凤山一边说,一边摇头叹息不已。

    浩星潇启却微微摇了摇头,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这却是……未必……”

    听他如此说,花凤山不由怔了怔,忽然激动地追问道:“莫非父亲您知道其他的解毒之法?”

    “不是……解毒之法,而是……解药……”

    “真的吗?解药在……哪里?!”

    花凤山猛地紧握住了浩星潇启的手,声音都跟着紧张地颤抖起来。

    浩星潇启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复杂的情绪,用更显微弱的声音说道:“当初,我从一个……投井而亡的……北戎奸细的身上……搜到了一些……毒粉,就把它们……交给了一位……擅长毒术的……药师,并命他……加以仔细……研究。

    结果……那位药师竟然发现,那些毒粉……就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奇毒……天毒异灭!于是……我就让那药师据此……复制出了更多的……天毒异灭。

    没想到,那药师过于……痴迷毒术,在复制出了……天毒异灭之后,他竟然……背着我,又研制出了……天毒异灭的……解药……

    这件事……被我发现以后,就把那药师……秘密处死了。而他所研制出的……天毒异灭的……解药,我本是……想就此……毁去,可不知为何,最终……却没有那么……做。

    我将那药师……所制出的……几颗解药,都藏在了……地府之中……”

    听到这里,花凤山已经再也坐不住了,他松开了浩星潇启的手,猛地站起身来。

    可当他刚要转身离去时,却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便又转过头来,看向在说完了那么多话以后,就闭上了眼睛,显得异常平静而安详的浩星潇启。

    “父亲……”

    浩星潇启没有再睁开眼睛,只缓缓地摇了摇头,道:“去吧……凤山,去救人……去替我……赎罪……”

    花凤山犹豫了一瞬之后,终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好,父亲!我去替您赎罪!”

    话音未落,他的人便已冲出了这间禅房。

    此时,浩星潇启已经睁开了眼睛,目送着自己的儿子匆匆离去的背影,两滴浑浊的泪水慢慢流淌而出……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这位前皇帝陛下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便也彻底放下了从前的恩怨,想要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尽可能地做出某些补偿。

    正是由于他的这一丝善念,让花凤山看到了挽救寒冰的希望,也让一向慈心济世的花神医,对自己的这位父亲真正生出了原谅之意。

    遗憾的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向浩星潇启表达自己的这种想法了。

    当花凤山亲自赶去皇宫,以急需地府之中的一种灵药来救治病人为由,向裕帝冷衣清求取到乾坤密钥,然后再回转济世寺时,他的父亲,那位前皇帝陛下浩星潇启,已经安静地离开了人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