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危机重重
    大戎皇宫寒香阁内的一间偏厅之中,花湘君匆匆读完翠儿刚从宫外取回的那封密函以后,一张俏脸已变得苍白如纸。

    一旁的翠儿见了,连忙悄声问道:“小姐,出什么事了?”

    花湘君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以免积蓄在眼眶中的热泪流淌下来。

    见自己的小姐忽然变得如此失态,翠儿也意识到情况严重,再次急声追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啦?到底出什么事了?”

    慢慢地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花湘君努力用一种平静的语气说道:“是寒冰,他身上的天毒异灭已经彻底发作了!”

    翠儿听了,一张小脸也立刻急得失去了颜色,“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公子他受了很严重的伤?”

    花湘君的嘴唇不禁哆嗦了起来,哑着声音道:“他……在忠义盟遭受了箭刑,险些丢了性命……”

    “箭刑?!”

    翠儿的小脸顿时又气得红了起来,一双大眼睛中也泛起了泪花,“忠义盟为什么要这么做?!公子他曾经冒了那么大的风险,把忠义盟的密谍从北戎人的手中救了出去。他们……他们为何要恩将仇报?!”

    花湘君摇了摇头,道:“具体原因不明,可能是在密函中写不了那么详细。上面只说寒冰受了伤,天毒异灭因此发作。目前虽然找到了解药,暂时控制住了毒性,但寒冰他仍在危险之中。而且,他的人也一直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那……小姐,我们该怎么办?”

    听到翠儿这句情急之下的追问,花湘君暗暗咬了咬嘴唇,突然沉声道:“我们必须尽快得到天毒异灭的解法!明日我便去见阴太后,让她兑现承诺,将天毒异灭的解法马上教给我。”

    翠儿不由怔了怔,呐呐地问道:“那个阴太后不是说,要用活人来演示施针的方法吗?小姐你打算……到何处去找那个……用作演示的人?”

    花湘君淡淡地一笑,道:“在这整座皇宫之中,便只有我一个隐族人,当然是把我用作那个演示之人。”

    翠儿却慌张地摇头道:“不!小姐!那样太危险了!再者说,如果你服下了天毒异灭,处于昏迷之中,又如何学得会阴太后的施针方法?

    而我虽然也懂得金针之术,但根本无法一下子记住那么繁琐的解毒之法。若是万一出错,岂不要误了大事吗?!”

    花湘君轻轻拍了拍翠儿的小手,温言安慰道:“别慌,翠儿。我会运起追魂功,让精神意念离体,亲自观看阴太后施针的手法。”

    翠儿却仍是摇头道:“可是小姐你的追魂功还没有完全练成,意念离体的时间只能持续一刻钟。万一阴太后施针所用的时间超过一刻钟,那小姐你该怎么办?”

    “那接下来便要靠翠儿你了。”

    花湘君微蹙着秀眉,淡然说道,“据我推测,这种解毒之法可能共需九针。一刻钟之内,即便阴太后的出针再慢,至少也应该完成了六针以上。那剩下的三针,就需要翠儿你来记下了。

    你学针的时日已久,那三针的施用方法虽然会极为繁复,但以你的聪慧与领悟,想必不会记错。”

    翠儿眼中的泪珠终于掉了下来,“可是……可是小姐你的身体那么弱,又怎能经受得住天毒异灭的折磨?!”

    花湘君毫不犹豫地道:“事到如今,也只能赌一赌了!希望我的身体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刻。”

    “可是——”

    翠儿还想找更多的理由反对,却被花湘君坚定地摇头打断了,“不能再犹豫了!翠儿,你赶紧去知会小风一声,让他立即出发,星夜兼程,将那颗天毒异灭的解药送回大裕。也许赤阳王的解药会更加有效一些,让寒冰能够坚持住,等到我回去救他!”

    见自己小姐的态度如此坚决,翠儿也知情况严重,不敢再多做耽搁。

    于是,她当即听话地点了点头,抹了一把小脸上的泪水,便快步离开了。

    此刻,厅中只剩下了花湘君一人,她忍不住又低头将手中的那封密函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一颗心一直在隐隐地作痛。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寒冰既然会做出那般惨烈的一种选择,想必是已经被逼迫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

    否则,他肯定不会弃当初的誓言于不顾,轻易舍去自己的一条性命,却把她从此留在这座牢笼一般的北戎皇宫之中。

    而如今,即便她已经从阴太后那里学会了解毒之法,也无法马上逃出戒备森严的重重宫城,回到大裕为他解毒。

    正自一筹莫展之际,外面突然有宫人来报,皇帝陛下的御驾已经到了寒香阁外。

    花湘君连忙整理好思绪,将手中的密函丢入了一旁的火盆之中。

    看着那封密函烧成了灰烬之后,她便步履轻盈地出了这间偏厅,来到正厅的门外,恭候那位皇帝陛下的大驾。

    见到湘君只穿了一身单薄的衫裙,站在刺骨的寒风中向自己屈膝行礼,戎帝宇文罡的浓眉当即便皱了起来。

    “湘君,外面这么冷,你又何必如此多礼呢?”

    一边说,他一边快步上前,把花湘君扶了起来。

    两人一起回到厅内坐定之后,宫人马上奉上了热茶,然后便自觉地全都退了下去。

    花湘君轻啜了一口茶,借机扫了一眼宇文罡略显阴沉的面色,才柔声问道:“陛下匆匆赶过来,莫非是外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朕刚刚收到从重渊那边传回的消息,西域诸国的联军已经攻破了隐族人的第一道防线,正在从四面向隐都挺进。一旦隐都被包围,估计不出一月,重渊便会彻底沦陷。”

    宇文罡一边喝着茶,一边沉声述说着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太后得知此事后,极为欢喜,同时也十分心急。她打算立即派遣十万铁骑前去重渊,一定要抢在西域联军前面,率先攻陷隐都。”

    乍然听到这个虽是早在意料之中,但没想到会发生得如此之快的坏消息,花湘君的心不由猛地一沉,顿时生出一种危机重重的窒息之感。

    但此刻,面对着疑心极重的宇文罡,她只能做出一副恰当的关切之状,道:“可是如此一来,陛下准备在腊月之前出兵南下的计划,便要因此受阻了!”

    宇文罡不禁重重地一拍椅子的扶手,恨声道:“朕原本打算派遣三十万铁骑,一举攻下津门关,横扫裕国北境,直逼裕国的京城景阳。

    若是被太后从中抽调走十万精锐,只剩下区区二十万人,便很难做到一鼓作气拿下津门关,而当年的兵败之耻也再难洗雪!”

    花湘君闻言,先是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便不痛不痒地安慰道:“陛下也不必为此太过焦虑。重渊远在千里之外,若要在冬季出兵,尚需一段时日的准备。或许陛下可以利用这段时日,劝说太后再详加考虑,慎重行事。”

    “以太后的固执己见,定不会将朕的劝说听入耳去!”

    宇文罡沮丧地摇了摇头,停顿了片刻,才又思量着道,“不过湘君你说的对,在冬季远征重渊,必得做好粮草辎重等各方面的万全准备。若是在这期间,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事情做得有所拖延,却也不是不可能。

    而如果最终不能及时出兵,被西域联军率先攻下了隐都,或许太后便要改变策略,不必再兴师动众地派兵远征,而是坐下来与西域诸国和谈,共同瓜分重渊。”

    花湘君的明眸闪了闪,忍不住赞许地点头道:“陛下确是睿智善谋!如此一来,等太后与西域诸国进行和谈之时,陛下便可趁机挥师南下,实现一统天下的宏图大志!”

    被她这一夸,宇文罡不由飘飘然起来,眼前立时浮现出自己怀拥美人,笑指江山的盛况美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