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故弄玄虚
    阴太后果然没有让人为难陆远风,而且还没有做任何拖延,便在宁心轩中召见了花湘君三人。

    听到花湘君所提出的,让自己教授她天毒异灭解法的要求之后,阴太后的唇边不由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看来,宇文罡的“刺冷”计划虽然没有成功,但郑庸的那个“断箭”行动,应该是有了很大的收获。

    一定是寒冰身受重伤,进而引起天毒异灭再次发作,所以花湘君才会如此急于得到彻底的解毒之法。

    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重渊沦陷之期,已是指日可待。

    失去了隐族人支持的裕国,更将是岌岌可危。

    如今,就连那位有着隐族血脉的裕国皇长子寒冰,也已是命悬一线。就处是能够及时解去他身上的天毒异灭,这位绝世高手也将从此不复存在。只剩下一个没有丝毫内力的寒冰,再也不会对大戎造成任何威胁。

    更何况,花湘君此刻被困大戎的皇宫之中,即便得到了天毒异灭的解法,也无法为远在裕国的寒冰解毒。

    除非寒冰愿意自投罗网,跑来这里送死,否则的话,花湘君便不得不想办法冒险出逃,返回裕国。

    这样一来,就给了她这位太后一个除去她的最好机会!

    而那位一向心性凉薄的皇帝陛下,无论多么宠爱花湘君,也绝对不会容忍她的这种背叛行为。

    若是没有了花湘君这个幕后军师,也没有了公玉飒颜那个打手爪牙,宇文罡便再也没有能力摆脱她这位太后的操控,只好乖乖地做一个听话的傀儡。

    到了那时,大戎的军政大权便会完全掌握在她这位太后的手中,大戎铁骑征服天下之日,实不远矣!

    想到得意之处,阴太后的心情立即大好,就连晨间与那位皇帝陛下因派兵一事争执起来所引发的稍许不快,都被瞬间抛诸于脑后。

    轻咳了一声,她故意摆出一副端肃之状,道:“本宫既已做出过承诺,自然不会食言。湘儿你若想此刻就学习那解毒之法,那本宫此刻就教给你。只不过,那个用作演示针法之人,你们可已找到?”

    陆远风闻言,当即上前一步,朗声道:“在下愿作试针之人。”

    阴太后的双眼不由微微一眯,不动声色地问道:“想必你就是那个陆远风?”

    “正是在下。”

    陆远风笔直地站在那里,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阴太后又盯了他良久,方缓缓地点了点头,道:“好,如此甚好!没有了寒冰,再少了一个陆远风,本宫的烦恼果真是越来越少了!”

    说完,她马上转过头去,向侍立于一旁的紫薇轻声交待了几句。

    紫薇当即低应了一声之后,便悄然退了出去。

    整个宁心轩里的人立时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片刻之后,紫薇又悄然回转,向太后恭声禀报道:“老祖宗,一切均已准备妥当,请您移驾御风堂。”

    阴太后轻嗯了一声,便由紫薇搀扶着站起身来,慢步出了宁心轩,随即转入了相隔不远的那间御风堂。

    花湘君等人也一同跟了进去。

    随后,那扇御风堂的大门便被人从外面紧紧地关上了。

    当那扇大门又被人从里面再次开启时,已是半个时辰之后。

    紫薇搀扶着神色略显疲惫的阴太后,缓步走出了御风堂,又回转了宁心轩。

    许久之后,花湘君和翠儿才扶着面色苍白,且又步履虚浮的陆远风,一起走出了御风堂的大门。

    他们三人未做任何停留,直接出了慈宁宫,一路艰难地走回了寒香阁。

    将浑身都冒着虚汗的陆远风安置在了一间偏殿的床榻上之后,花湘君便又仔细地为他把了把脉。

    把完了脉,她才终于缓缓地松了一口气,道:“小风,你体内的天毒异灭确实已被清除净尽,不会再有复发的可能。”

    陆远风一听,双眼中也不禁闪过了一抹欣喜之色,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道:“这么说来,公子就有救了!”

    花湘君轻轻点了点头,但她的秀眉却始终微蹙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时,一直在一旁偷偷抹眼泪的翠儿,忽然拉住了陆远风的一只手,哽咽着问道:“小风哥哥,你还能好起来吗?我们还能一起回大裕吗?”

    陆远风微笑着道:“当然能!虽然没有了内力,但我的剑还在,依然能够保护你和湘君姐姐回到大裕。”

    翠儿不禁嘟了嘟小嘴,摇着头道:“可是现在,我们就连这座皇宫都出不去啊!”

    “虽然此刻出不去,但终会有办法出去的!”

    陆远风语气坚定地说道,“公子他绝不会就这样把我们留在北戎!我知道,他一定是已经做好了某种安排。”

    翠儿半信半疑地看着他,继续晃着小脑袋问道:“但是小风哥哥,公子他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又如何能够再替我们做出什么安排呢?”

    这时,一直在皱眉沉思的花湘君,忽然平静地开口道:“翠儿莫慌,小风说的对,寒冰他肯定已经替我们做好了某种安排。而我们只需耐心等待,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听到自家小姐也这么说,翠儿这才终于看到了希望。

    她的一张小脸立时便绽开了欢快的笑容,脆声问道:“那小姐你猜,公子他究竟会派谁来救我们出去?”

    花湘君若有所思地摇头笑了笑,“他的行事作风一向诡谲莫测,我又哪里能够猜得到?不过我相信,无论最终那个来救我们的人是谁,都一定会大出我们所有人的意料。”

    翠儿的大眼睛不由骨碌碌地转了转,突然悄声问道:“小姐,你方才向阴太后提出,要让小风哥哥在寒香阁中休养一个月。这应该就是为了到时候我们能够一起逃走吧?”

    花湘君含笑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确是如此,但又不止如此。”

    翠儿好奇地眨了眨眼睛,急声追问道:“那还有什么?”

    花湘君没有马上答她,却将目光转向了同样也在好奇地看着自己的陆远风,终于微微一笑,道:“这一个月的时间,或许足够我想明白一些事情了。”

    见自家小姐做出这种罕见的故弄玄虚之状,翠儿不由更是难掩好奇。

    她急忙拉住了花湘君的衣袖,央求着道:“小姐,你快告诉翠儿,究竟要想明白什么事情?”

    “天毒异灭!”

    花湘君的唇边挂着一抹浅笑,秀目中更是闪着一种睿智的光芒,“我需要弄清楚的是,天毒异灭的毒性与太后所教的解法之间,究竟还存在着什么未被看破的秘密?”

    翠儿神色茫然地看了一眼同样也是神色茫然的陆远风,不由撇了撇小嘴,道:“我看小姐是越来越像公子了!成天故弄玄虚地让我们猜来猜去,把我的脑袋都给猜坏了!”

    花湘君忍不住“扑哧”一笑,道:“这你可怪不得我!说实话,我自己也是在猜,尚不知自己猜得对不对,便只好先故弄玄虚了。”

    见到她笑靥如花的模样,陆远风不由看得有些痴了,心中竟暗暗感到庆幸,自己终于又有机会与湘君姐姐呆在一起了。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