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欲擒故纵
    经过一夜的狂风暴雪,清晨日出,寒香阁的后园中,万木萧疏,积雪盈尺。

    只穿了一件单薄衣衫的陆远风,独自在刺骨的寒风中练剑。

    虽然没有了内力,但那些早已熟记于胸中的剑法还在,那份宁折不弯的勇气与毅力还在,他便决不会从此自暴自弃,一蹶不振。

    只见他手中的长剑映着初升的旭日,在挂满冰雪的枝桠间飞旋舞动,幻化出一道道炫目的光芒。

    待他将一套剑法练完,收剑站定身形之际,却赫然发现,不知何时,花湘君也来到了后园中,正站在不远处含笑望着自己。

    “湘君姐姐!”

    他连忙快步跑上前去,满脸关切地道,“天这么冷,你不能在外面呆太久!”

    花湘君见他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禁笑着举袖为他轻轻拭去了颊边的汗珠,柔声道:“你的身体也刚刚恢复,不能过于劳累。练剑也须得循序渐进,切莫心急。”

    陆远风那张原本冷峻的脸上,不觉泛起了一抹可疑的绯红之色,他赶紧垂下头去,低声道:“是,我自是一切都会听姐姐的话。湘君姐姐,外面冷,我们还是进里面去说吧!”

    花湘君微微点了点头,便与他一起出了后园,回到了温暖的殿内。

    此刻,宫人们已在一间偏厅中摆好了早膳,翠儿一见他们两人走进来,便忙着把那些侍候的宫人们都打发下去了。

    屋内只剩下他们三人,便也不用再分什么主仆,一起都坐在桌边用起了早膳。

    喝下了两口热乎乎的白粥之后,翠儿忽然悄声说道:“小姐,我刚刚打探清楚了,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昨日已经返回新京。可能今日阴太后便要召见他,然后他们就会一起商量那个害我们的阴谋了。”

    花湘君随手夹了一块香喷喷的蒸米糕给她,抿嘴笑道:“那你就多留心一些,看那独笑穹何时入宫。到时候我也好再去听听那位太后老祖宗的壁角,多得些有用的消息回来。”

    “是啊,上次小姐你说,阴太后要用什么‘欲擒故纵’之计害我们。这一次,应该就知道那老太婆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翠儿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蒸米糕,一边兴高采烈地晃着小脑袋。谁知目光一转,却见陆远风一直在那里闷头吃东西,显得异常沉默。

    她不禁好奇地问了一句:“小风哥哥,你在想什么?”

    陆远风闻声,停下了手中的筷箸,犹豫了一瞬,才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看着花湘君,道:“湘君姐姐,公子临走前曾经叮嘱过,让我多提醒姐姐,追魂功极为耗费心神,不可过于频繁施用。

    尤其是姐姐的身体本来就弱,又没有丝毫内力护体,实是不宜让精神意念长时间离体,以免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某种不可挽回的损害。”

    花湘君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故意做出一副委屈之状道:“这些话我都记得了,小风,也一定会注意的。”

    一旁的翠儿也嘟起了小嘴,瞪着陆远风,道:“是啊,小风哥哥,这些话你都说过好几遍了!以前只有小飞哥哥才这么多话的,怎么你现在变得比他还要絮叨啊!”

    陆远风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憋了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话来:“我是……替公子说的……”

    翠儿却嘻嘻一笑,道:“我看就是你自己不放心小姐,才打着公子的旗号来吓唬小姐!”

    “我……我没有……”

    陆远风此时的神情,已不能仅用“狼狈”一词来形容了。

    他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匆匆说了一句,“我去练功”,便站起身来,落荒而逃。

    翠儿的大眼睛眨了眨,转头看向花湘君,道:“小姐,你觉不觉得,小风哥哥他最近变得好奇怪啊!”

    花湘君的美眸不禁微微一垂,轻叹了一口气,却没有说话。

    懂事的翠儿似乎意识了什么,也不再多话,只是用筷子夹了一些吃食,统统都放进了花湘君的碗中。

    花湘君看了她一眼,柔声道:“吃饭吧,翠儿。”

    翠儿抿嘴笑了笑,两人又低头默默地吃了起来。

    早膳过后,翠儿便又出去打探消息。

    还果然让这机灵的丫头打探到,独笑穹一早便进宫来拜见太后。

    由于花湘君的追魂功还未完全练成,精神意念离体的时间不能超过一刻钟。

    故而,她又多等了一些时候,估计独笑穹已向阴太后讲述完裕国之行的情况之后,才运起追魂功,让自己的精神意念悄然潜入宁心轩内,偷听阴太后与独笑穹接下来要商议的事情。

    幸好她的时机拿捏得较为精准,倒真是将阴太后那个所谓的“欲擒故纵”之计,听了个大致分明。

    当她的精神意念回归本体之后,睁开眼来,便看到陆远风和翠儿这一大一小两个人,齐齐站在自己的床榻前,正在用一种极为焦虑的目光盯着自己。

    此刻,看到花湘君及时醒转过来,他们两人才全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翠儿连忙伸手将她从床榻上扶坐了起来,同时急声追问道:“小姐,你没事吧?已经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了!”

    花湘君含笑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应该是我的追魂功已经又有所精进,意念离体的时间也相对延长了一些。”

    一边说,她一边掀开身上盖着的锦被,想起身下地。

    陆远风却赶紧出言劝阻道:“湘君姐姐,你还是在床上多歇息一些时候,待精神完全恢复了,再起身不迟。”

    花湘君已经开始习惯于他的啰嗦了,只是浅笑了一下,便老老实实地坐在床榻上不动了。

    这时,翠儿终是忍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小姐,你去了这么久,可是听到了些什么重要的消息?”

    “确是听到了一个与我们性命攸关的消息。”

    花湘君故意向翠儿眨了眨眼睛,淡然笑道,“阴太后的那个‘欲擒故纵’之计,就是要制造一个让我们出宫的机会,然后再布置下一个我们私自出逃的假象,最终将我们全部诛杀于新京城外通往大裕方向的官道之上。”

    “出宫的机会?”

    翠儿的眼中不由闪过了一抹激动之色,“我们真的会有出宫的机会吗?”

    花湘君点了点头,“腊日冬猎,祭祖敬神,阴太后打算在那一日放我们出宫,去宗庙参与祭天。”

    “去宗庙?!”

    这一回,是陆远风忍不住发问了,“可是我们与他们北戎皇族根本就毫无关联,阴太后又能以何种借口,让我们有资格去宗庙,一起参与祭天呢?”

    花湘君看了他一眼,轻吐了一口气,道:“虽然算起来,阴太后是我的外祖母,但我与宇文皇室确是毫无瓜葛。所以这一次,阴太后所用的借口是,准备在祭祖时当众宣布,立我花湘君为大戎之后。”

    陆远风的剑眉当即向上一挑,“卑鄙!阴太后此举,就是想利用宇文罡的疑忌之心,害死姐姐!”

    翠儿也在一旁点头道:“就是这样!宇文罡对小姐一直都有觊觎之心,当然会同意阴太后的提议,带小姐去宗庙祭天。可如果小姐中途逃跑,以宇文罡的暴虐性情,必然会在狂怒之下,对小姐下杀手。”

    “为了做得逼真,阴太后让独笑穹派赤阳教弟子扮成隐族密谍,袭击负责护送我们去宗庙的禁卫军,将我们救走,以此制造出一种我等早有计划,里应外合出逃的假象。”

    花湘君徐徐地说着,唇边挂着一丝冷笑,“如果我们最终死在了宇文罡派出的追兵之手,阴太后便不算是违背自己当初的诺言,更还收到了一箭双雕之效,既除去了我这个眼中钉,又重重地打击了宇文罡。”

    “那小姐……你可想到了什么应对之策?”

    翠儿皱着小眉头,突然问了一句。

    花湘君也不禁皱起了秀眉,思索着道:“腊日祭天,原本确是一个逃走的极好机会。但如今有那位赤阳教主插手其中,我们所要冒的风险着实太大。

    所以,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我们要一直固守宫中,等待寒冰派来的人与我们接洽,然后再做下一步出逃的打算。”

    翠儿的大眼睛转了转,立时拍手道:“对啊!若是阴太后突然宣布要带我们出宫,倒是真的可能让她的狡计得逞。可如今我们既然提前知道了她的打算,那便要狠狠地气一气她,就是不出宫,最终让她无计可施!”

    花湘君笑着点了点头,“那我们便好好地演一出戏,来给那位老祖宗看看吧!”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