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愁云惨雾
    腊月二十三,小年夜。

    这一日,家家户户都要送灶神,叩头敬香,着实是会好好地热闹上一番。

    然而,今年的小年夜,大戎新京城中却是一片凄凉景象。

    没有百姓们祭灶神的祷告声,也没有乞丐们送灶君的吟唱声,更没有孩童们快活的嬉笑打闹声。

    各处大街小巷之中,隐隐传出的,只有一阵阵悲痛欲绝的哭声……

    可惜的是,这些哭声根本无法穿透重重的宫墙,搅扰到宁心轩内那位太后老祖宗的膳后小憩。

    为躺在榻上的太后盖好了轻软而厚实的锦被之后,紫薇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窗外阴翳沉暗的天空,知道又一场暴风雪即将来临。

    事实上,近日以来,大戎境内已经接连出现了几场罕见的大暴雪,天灾之相已露端倪。

    朝野上下本就对此等不祥之兆议论纷纷,以致人心惶惶,皆有一种大难临头的不安之感。

    结果,兵败重渊的消息就骤然传了回来。

    整整十万大戎铁骑,就那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遥远的域外荒岭之间。

    今晨噩耗刚刚传至时,太后当场便呆在了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就连那位脾气暴躁的皇帝陛下,也表现得异常沉默,将自己关在书房内半日之久,竟连午膳都没有吃。

    之后,他便又匆匆摆驾寒香阁,想必是向湘君姑娘去寻求慰藉了。

    然而,无论如何竭力掩饰,兵败的真相还是被人传了出去,并迅速散布开来。

    不到半日的时间,这一消息已由宫内传到了宫外,整座新京城顿时陷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想起日间听到的手下人对京城中情况的禀报,紫薇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中尽是焦虑与伤痛之色。

    她自己虽然没有任何亲人在那支西征重渊的队伍之中,但在她所熟识的一些宫中姐妹里,却有人从此失去了父兄。

    看到经历了这一沉重打击的太后,在勉强进了一些清粥之后,终于沉沉睡去,紫薇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利用这难得的片刻闲暇,去看看那些犹自沉浸在悲痛之中的宫中姐妹。

    她悄然开门出了宁心轩,叮嘱守在外面的宫人,一定要仔细留意里面太后的动静,然后便独自匆匆离开了。

    而就在紫薇离开之后不久,花湘君却带着翠儿来到了慈宁宫。

    那些宫人自然十分清楚这位湘君姑娘未来皇后的身份,更知道她与紫薇姑娘极为相熟,便谁都没有加以阻拦,任由她们主仆来到了宁心轩的门外。

    守在门外的宫人见到她们二人,虽然感到有些奇怪,却仍是毕恭毕敬地上前施礼。

    花湘君轻轻一摆手,让他们免礼。

    随后,她便将握在手中的一枚龙形玉佩向那几个宫人晃了晃,语声温和地道:“听说太后老祖宗身体有恙,陛下让我前来代为探病问安。”

    那些宫人都识得,这枚龙形玉佩乃是皇帝陛下的贴身之物,自然不敢再多言,连忙主动打开了宁心轩的门,请这位湘君姑娘入内拜见太后。

    向翠儿悄悄使了一个眼色之后,花湘君便独自走进了宁心轩。

    而留在门外的翠儿,立刻示意那些宫人,把门重新关上了。

    花湘君来到轩内,径直走到了屋角所摆放的一只造型精巧的香炉近前。

    她小心地打开了香炉的盖子,然后,便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纸包,并将纸包中的一些白色粉末全部倒入了香炉之中。

    再小心地盖好香炉的盖子之后,她便举步来到了阴太后所躺的床榻前,在一旁的椅中缓缓地坐了下来。

    这时,原本沉睡着的阴太后似乎有所警觉,陡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目。

    当她终于看清楚,那个安静地坐在自己床边的人竟然是花湘君时,她那双昏黄的老眼中不禁迅速地闪过了一道精芒!

    “湘儿,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一边问,一边缓缓地从床榻上坐起身来,脸上露出一种明显的戒备之色。

    花湘君却只是淡淡地一笑,不紧不慢地答道:“我自然是来探望太后老祖宗您的。”

    “是宇文罡让你来的?”

    阴太后刚问了一句,却又马上摇了摇头,“不,到了这时候,他才不会再有闲心来看我这老太婆究竟怎么样了!此刻,想必这位皇帝陛下正忙着谋划,如何从我的手中夺走全部的军政大权。”

    听她这么说,花湘君居然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道:“不错,皇帝陛下刚刚离开了寒香阁。他已经决定,连夜召集群臣,商议应对之策。”

    “什么应对之策?”阴太后马上警惕地追问了一句。

    花湘君继续不紧不慢地道:“十万大戎铁骑,悉数葬身于域外荒岭之间,尸骨无存,此乃举国之殇。身为大戎帝君,自当担负起这一战败之责,给天下万民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

    阴太后当即不屑地反驳道:“交代?什么交代?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根本无需过于大惊小怪!

    再者说,此次西征的主帅既已阵亡,自然是对战败之事已有了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而皇帝他乃是一国之君,焉有向那些什么都不懂的百姓做出交代之理!”

    “果真如此吗?”

    花湘君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当初太后提议出兵重渊,皇帝陛下曾三番两次地表示出反对之意。可太后却还是一意孤行,依然让此议在朝堂上得以通过,结果就有了十万大戎铁骑全军覆没的下场。

    当然,对于你这位太后老祖宗,皇帝陛下确是有些束手束脚,不敢轻易动你。但对于那些曾经在朝堂上替你摇旗呐喊、站脚助威的误国庸臣,陛下多少还是能够动得一些的。

    如果不多杀几个这样的罪人,又如何能向天下百姓显示出陛下的天子之殇与天子之怒呢?”

    “你……你这个奸诈的小贱人!”

    阴太后不禁咬牙切齿地骂了出来,已经完全顾不得再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尊贵模样,“这一定都是你向皇帝进的谗言!”

    狂怒之下,她猛地伸出枯瘦的手爪,向花湘君的前额一掌拍了过去!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