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孰胜孰负
    眼看阴太后的一掌已到了自己的面前,花湘君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之意,仍是稳稳地坐在那里,一双秀目中闪动着一抹鄙夷之色。

    而阴太后的那一掌刚刚挥出,她自己便意识到了不对。

    不但丹田中提不起丝毫的内力,甚至是浑身的血脉也都在瞬间凝滞。

    于是,那原本应该蓄满内力的一掌,竟然没有带动起一丝风声,就那么软绵绵地,在距离花湘君额头数寸之处,自动停了下来,又颓然垂落了下去。

    “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这一次,阴太后的声音中已露出了明显的恐惧之意。

    花湘君微微一笑,道:“天毒异灭既然是天下第一奇毒,当然不可能只对隐族人有伤害。所以,我试着把上次从你这里偷去的天毒异灭做了些处理,稍许改变了它的毒性。

    太后也是善毒之人,自然知道天毒异灭原本就有加速人体血脉流动的作用,而经过我的一番调整,已令其功效更为猛烈。

    常人在吸入这种天毒异灭之后,如果将身体的移动及呼吸尽量放缓,便也无甚大碍。

    但对于习武之人而言,在中毒之后,若是骤然提聚内力,血脉必定会承受不住剧烈的贲张,以致受到无法挽回的重创,甚至是直接发生爆裂。

    从太后目前的情形来看,恐怕你的整条右臂已就此废了!”

    阴太后此时只觉得两耳轰鸣,整个身体都已不受自己的支配,就那么像一堆烂泥一般地瘫倒在了床榻之上。

    “放平呼吸,便不会觉得太难受了。虽然今后你再也无法离开这张病榻,但仍有足够的时间,看着自己手中的权力从指缝间慢慢流逝。”

    花湘君一边慢声细语地说着,一边伸出手来,帮这位太后老祖宗把身体略微摆正了一些,让她的头能够重新枕在那只玉枕上,又将那张锦被向上拉起,盖住了她已经变得僵直的身体。

    “你就不怕……我立即……命人杀了你?”

    阴太后吃力地从喉间吐出了这句话,一双眼睛也一直恨毒地瞪着花湘君那张如花的娇颜。

    花湘君却含笑摇了摇头,道:“稍时,皇上便会派御医来为你诊脉,然后当众宣布,因受到重渊兵败的打击,太后已然意识不清,神志失常。

    到了那时,你以为在这座皇宫之中,还有多少人会愿意听从你这位明显已是时日无多的太后老祖宗的懿旨?”

    阴太后猛地闭上了眼睛,良久之后,才又慢慢地睁开,目光中尽是阴冷的恨意。

    “即便我承认自己败了,可你也没有赢!”

    她用低弱的声音缓缓地开了口,“没有了我从中阻挠,皇帝他会毫不犹豫地立即兴兵攻裕。而在那之前,他还会做一件事情,那便是立你为后。

    我想,这对于你而言,恐怕是一种比死还要可怕的结局吧?因为你我都心知肚明,你只是一直在利用皇帝与我为敌,事实上,你对他从未有过半点真心!”

    花湘君点了点头,神色从容地侃侃而言道:“不错,我确实一直在利用宇文罡,利用他的急功近利与对权力的极度贪婪,来与你作对!

    如今,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权力,而我也达到了将你赶下神坛的目的。不过,至于以后的事情,恐怕还是不会如你所愿。

    事实上,从你为了那个所谓天下一统的梦想,而毁灭亲情的那一刻起,便没有任何事情是真正如你所愿的!

    你的亲哥哥阴国师,为了阻止你,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建成了得保大裕江山稳固的护国神柱。

    我的娘亲,你的亲女儿,宁愿牺牲自己,保全了藏涧谷中的隐族人。而所有大裕的隐族人,都会为保卫大裕,抗击北戎而奋不顾身!

    想必你也知道,这一次,西域联军被来自大裕的隐族人偷袭,让被围困的重渊得以继续支撑下去,终于等到了大裕的援军。

    而你派去的那十万西征大军,早已被大裕的军队全部歼灭。当然,伏击他们的相关情报,都是由我所提供的。

    这一切,全都没能如你这位太后老祖宗所愿。不过我想,真正让你失望之极的,并不只有这些,还有那位由你一手扶植起来的皇帝陛下!

    你为了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不惜唆使宇文罡发动宫变,亲手杀死了他自己的生身之父,也是你的亲生之子宇文继恒。

    然而到头来,你却发现,宇文罡并不是你所预想中的那个能够担当大任,替你实现天下一统的千古一帝。

    而且恰恰相反,他的急功近利与刚愎自用,时刻都在威胁着你至高无上的权力,更令你离那个天下一统的梦想越来越远。

    所以,当他终于攫取到了权力,完全取代了你之后,宇文罡仍是不会如你所愿,做出任何一件足以让你感到安慰的事情来。

    如果你还能活得足够长久,便会亲眼见证到,所谓的大戎帝国是如何在宇文罡的手上分崩离析,最终走上覆亡之路的!”

    听着花湘君这番明显带着胜利者姿态的言辞,阴太后的双眼不禁越睁越大,嘴唇也一直在不停地抖动着。

    费了半天劲,她才总算是低哑地吼出了一句:“我……不……相信!”

    “你当然不会相信!因为在你的心目中,唯有权力是无坚不摧的。但是很遗憾,你完全错了。真正无坚不摧的,是不灭的情义!你以为,我花湘君身处这座戒备森严的皇宫之中,便真的是孤立无援了吗?

    无论是你这位已经失势落魄的太后老祖宗,还是那位刚刚大权在握的皇帝陛下,此刻恐怕都已没有那个本事,能够逼我花湘君屈服就范!”

    说到这里,花湘君故意好整以暇地慢慢理了理鬓边的发丝,同时唇边也多了一丝莫名的笑意,“这也就是为何我能够轻而易举地出现在你的病榻前,并且还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你下了毒,然后再眼睁睁地看着你做最后的挣扎,却不会有任何人进来阻止我的原因。”

    “你……你竟然能够买通我身边……所有的人?!”

    阴太后不甘心地挣动了一下,却发觉自己的右半边身子已变得僵硬麻木,丝毫动弹不得。

    花湘君冷冷地一笑,缓缓站起身来道:“你以权力控制他们,所以一旦你失去了权力,便也同时失去了对他们的控制。而我根本无需买通他们,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我从来就不是敌人!”

    话音方落,她便断然转身离去。

    宁心轩内,只剩下那位一脸绝望的阴太后,孤伶伶地躺在床榻之上,继续为自己心中的那份执念而狂乱不已……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