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安然脱身
    花湘君带着翠儿一路出了慈宁宫之后,便看到陆远风正站在宫门外等候她们。

    而在陆远风身后不远处,居然还站着那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

    “湘君姐姐——”

    陆远风迎上前来,低声说道,“一切都已安排妥当,我们这就出宫吧!”

    花湘君微微点了点头,走到沈云鹏的面前,深深施了一礼,道:“承蒙沈将军屡次相助,湘君实是感激不尽!”

    沈云鹏连忙拱手回礼,道:“湘君姑娘客气了,沈某实是愧不敢当!我这就护送你们一起出宫,到了宫外,青萝业已安排好了马车予以接应。南城门处的守卫也都是自己人,保证姑娘等人可以安全出城。”

    花湘君又默默地深施了一礼,便与翠儿和陆远风一起,跟在沈云鹏的身后,往出宫的方向行去。

    有了沈云鹏这位禁卫军统领护送,的确是一路通畅。花湘君等人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便顺利出了那座皇宫的大门。

    宫门外不远处,果然停着一辆极为普通的双轮马车,显然是在那里相候。

    待花湘君、翠儿和陆远风一起上了马车之后,沈云鹏便立即转身回到了宫内。

    看着那扇厚重的宫门重又紧紧地关上了,花湘君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声,将目光转向坐在车内的沈青萝,关切地问道:“令兄私放我们出宫,不会因此担上极大的罪责吗?”

    沈青萝镇定地摇了摇头,道:“再大的罪责,也不会落到他这个已经准备挂印而逃的禁卫军统领头上了。哥哥他只是回去接紫薇,然后便与她一同出城躲避,再也不会回来了!”

    忍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她又继续说道:“出兵重渊之举,已让哥哥对太后感到彻底的心灰意冷。他再也不愿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英勇的大戎儿郎,为了某个莫名其妙的原因而葬身域外。

    所以从那时起,我们便开始商量脱身之策,同时也在思量救你们出宫的办法。好在有古凝与隐族密谍的帮助,让我们与你取得了联系,能够互能消息,为大家安排好了各自的退路。

    今日晨间,重渊兵败的消息传了回来,哥哥虽是深受打击,但也愈加坚定了他马上离开的决心。

    不过此前,他一直没有与紫薇说明自己的这一想法,主要是怕她在太后身边已呆得太久,可能会一时想不通,不愿做出背叛太后的事情来。而且,弄不好反倒让太后看出端倪,就此惹祸上身。”

    花湘君一听,马上非常理解地点了点头,道:“紫薇姑娘心性善良,对沈将军也是用情极深。但是以她的为人,的确做不出公然背叛太后的事情来。可她若是继续留在宫里,恐怕迟早都会遭到宇文罡的毒手!”

    “是啊,此刻宇文罡正忙着与他的那些心腹之臣密商夺权事宜,自然想不到要顾及其他。这便是我等脱身的最佳时机——”

    说到这里,沈青萝突然看了花湘君一眼,然后又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不知太后那里的情况如何了?”

    花湘君微微一抿唇,笑了笑,道:“大势已去,黄粱梦醒,那位太后老祖宗自然有满腹的遗憾无处发泄——从此再也不能呼风唤雨,操控他人。

    相信今后的每一日,她都会活在对往昔那种风光无限之时的追忆中。因为像她这样的人,便是到了最后一刻,也永不知悔改!”

    沈青萝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丝怅惘之色,摇了摇头,道:“对于太后而言,失去了权力,便是生不如死。而我所担心的是,以那位皇帝陛下的心性为人,恐怕就连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都不会留给太后。”

    花湘君皱眉细思了一下,道:“只要独笑穹还是赤阳教主,宇文罡想必不敢轻易对太后下毒手。”

    沈青萝闻言,脸色顿时一变,道:“你尚且不知,就在不久之前,独笑穹已将教主之位传给了公玉飒容!”

    花湘君不由怔了怔,“这样一来,事情倒是有了更多的变数!”

    沈青萝只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没有再多言。

    当他们所乘坐的马车到达南城门时,天上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

    沈青萝与花湘君等人告别之后,便下了马车,随即又登上了等在那里的另一辆马车,匆匆离开了。

    那些负责把守城门的卫兵早就得了命令,问也未问,便打开了城门,放花湘君他们的马车出了城。

    随后,那辆马车便一路向前,行走在南下的官道上。

    此时已经入夜,呼啸的北风吹着雪花,不停地拍打在车厢的外壁上,传来一阵阵萧索而单调的“沙沙”声。

    车内的三人谁也没有说话,似乎都在静静地聆听着外面的风雪声。

    这样不知走了多久,忽然,马车竟毫无预兆地停了下来!

    陆远风的反应最快,只见他的眼中陡地寒光一闪,迅速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当他挡开扑面而来的风雪,凝神看清了那个正负手挡在马车前面的人时,一颗心不禁猛地狂跳了一下,知道这回遇到大麻烦了!

    暗自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立即挺身大步上前,抱拳施礼道:“独教主深夜驾临,不知有何见教?”

    那个于风雪中拦在马车前面的人,正是前赤阳教主独笑穹。

    他看了一眼陆远风,脸上不由闪过了一抹惊诧之色,但随即,他便将目光转向了那个坐在车上不言不动的车夫,冷冷地一笑,道:“没想到在这种风雪之夜,寂静无人的官道之上,竟能让独某同时遇到两个不错的对手!”

    听他如此说,陆远风也不禁好奇地转头看向了那位车夫,却见那人正缓缓地将头上戴着的斗笠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长了一对狭长眼睛的森冷面孔。

    “独教主果然目光敏锐,古某佩服!”

    话音未落,古凝已经利落地从车上一跃而下,与陆远风并肩站在了独笑穹的面前。

    独笑穹又仔细地打量了面前这两个曾经的对手半晌,突然叹一口气,道:“惹非亲眼所见,独某实是不会相信,你二人还有能够站在我面前的一天!”

    古凝眼中的精芒陡地一闪,沉声道:“独教主突然现身拦路,想必是早就发现了古某的行踪,一路跟踪而至。既然如此,那便无需太多废话,索性再打上一场吧!”

    独笑穹瞥了一眼右手已经按上腰间长剑的陆远风,不屑地笑了一声,道:“就凭你二人目前的状况,根本无法击退宇文罡派来的追兵,护送那位湘君姑娘安全回到大裕。”

    古凝和陆远风彼此对视了一眼,又齐齐转头看向了独笑穹,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独笑穹见状,有些不耐地挥了挥手,道:“你们还是快些赶路吧!前面有二十名赤阳教弟子,他们会负责一路保护你们,直到裕国的边境。”

    古凝和陆远风又彼此对视了一眼。

    这一回,陆远风终于开了口,“你为何要这么做?可是有何交换条件?”

    独笑穹冷哼了一声,道:“的确是有交换条件,但与我做交易的那人不是你们,而是寒冰!勿要再多说废话了!免得我突然反悔,把你们两个都给杀了!”

    陆远风立时明白了过来,原来公子派来救湘君姐姐的人,竟然是赤阳教主独笑穹!

    面对这种颇有些匪夷所思的情景,他不禁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随即便用肘尖轻轻地碰了一下古凝。

    古凝当即会意,二话没说,便与他一起转身回到了马车上。

    马车继续前行,在经过已让到路旁的独笑穹时,车窗上的布帘始终低垂着,丝毫没有被人掀起的痕迹。

    独笑穹一直站在那里,目光炯炯地盯着那面始终低垂的布帘,心中不由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车中所坐着的,是他的亲外甥女。

    而那面布帘所隔开的,却是洗不尽的仇怨!

    虽是暗夜沉沉,独笑穹却似乎在那面纹丝不动的布帘上看到了从前所发生的一幕幕情景——

    他的亲妹妹独蕊娇,在将自己全部的内力传输给他之后,弥留之际抓着他的手,让他远离自己的儿女家人,不要踏入藏涧谷半步。

    他的亲外甥凌弃羽,面对他所代表的强权,宁愿被震断心脉,也始终一步不退,决不屈服……

    就这样,这位前赤阳教主,怀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心情,默默地目送着花湘君所乘坐的马车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了风雪之中。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