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青出于蓝
    年关将至,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都在兴高采烈地准备过年。

    可就在这时,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突然传了出来——

    北戎三十万铁骑悍然挥师南下,已经逼近津门关。

    大裕的百姓们在惊恐之余,自然全都失去了过年的兴致。

    不过,朝廷所设立的募兵处,却是热闹非凡。那些有志保家卫国的年轻人都聚集在此,纷纷踊跃报名。

    而在大裕的朝堂之上,裕帝冷衣清与群臣在紧急相商之后,决定派禁军大统领宋青锋为主帅,率领刚刚召集到的十万援北军,立即奔赴津门关,与靖远侯宋行野所统帅的北境军一起,共同抗击北戎大军。

    正值新年的那一天,十万援北军从景阳城外出发,踏上了北上的征程。

    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大裕朝野上下便于不安的等待中,渡过了一个最为漫长的年关。

    上元节刚过,终于有北境的战报传了回来。

    大裕北境军在津门关外,与北戎大军首次交锋。双方激战了整整一日,最终未分胜负,遂各自收兵,暂时休战。

    花府中,神医花凤山把这一刚得到的消息,立即转告了从北戎回来才不过数日的花湘君。

    “看来新京那边传来的情报果然无误!”

    花湘君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一直轻蹙的秀眉也不由微微舒展了一些,“所谓的北戎三十万大军,其实只是宇文罡虚张声势的一种伎俩而已。真正的戎军数量,恐怕也就在二十余万人左右。”

    花凤山也颇感欣慰地点了点头,道:“如此一来,津门关应该暂时不会有失。待到定亲王从重渊回师,北境之危便指日可解!”

    花湘君却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听说,那位前赤阳教主独笑穹也到了北境。有这样的一位绝世高手存在,随时都可能会令战局生变。”

    花凤山一听,不禁皱起了眉头,“我所担心的是,如果让寒冰知道了这件事,他肯定会忍不住跑到津门关去对付那个独笑穹。”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

    花湘君又苦恼地蹙起了秀眉,“寒冰身上的天毒异灭虽然已解,但因为他此前曾经受到了极重的内外伤,若想让功力恢复如初,怕是至少还需要一年的时间。

    可是以他的性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府中养伤,却让自己的那些好兄弟们在前线与敌厮杀。”

    花凤山突然懊悔地跺了跺脚,道:“当初得知湘儿你已经从阴太后所教授的解毒之法中,进一步悟出了新的解法,既可以解毒,又不会封住人的内力,为父着实是替寒冰和小风感到万分的庆幸。

    可是如今看来,我倒是希望他们都没有了内力,就不会再跑出去好勇斗狠、打打杀杀,害得我终日为他们担惊受怕!”

    花湘君闻言眨了眨大眼睛,唇边隐隐泛起了一丝调皮之意,“爹爹您曾经教导过湘儿,身为医者,救死扶伤,自当尽力而为。若我明知有更好的解毒之法,却眼睁睁地不去救他们,又让我于心何忍呢?”

    被她这一挤兑,花凤山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这小丫头,倒是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了为父的头上!根本就是你心疼那两个小子,我又岂会不知?

    其实为父也能理解,一个武林高手若是没有了内力,便如同我这个所谓的神医失去了治病救人的本事,其内心的痛苦自然可想而知。

    说实话,如果你没有找到新的解毒之法,我还真是不忍心看到那两个小子变成普通人之后的失落模样!”

    “其实爹爹,那新的解毒之法并非是我一个人悟出来的,而是受到了清平公主的启发。”

    花湘君忍不住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清澈的眸中也闪过了一抹怅然之色,“我曾经听寒冰说过,他的师父定亲王总是重复做着一个噩梦,就是当年永王浩星潇隐被乱箭射杀,清平公主抱着自己儿子的尸身跳入火中**而亡的情景。

    当时,我的心中便存了一个疑问,清平公主因中了天毒异灭而被阴太后封住了内力,那她又是如何能够做到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永王被杀的现场,并抱着他的尸身跳入燃烧的火堆之中呢?”

    花凤山顿时若有所悟地接口道:“你是不是怀疑,清平公主已经想出了恢复内力的办法?”

    花湘君轻轻点了点头,“不错。于是我便也有了信心,一定能够像清平公主一样,找到一种新的解毒之法。

    所以,在小风服下了天毒异灭,并由阴太后替他解毒之后,我便设法把他留在了宫中,并开始在他的身上试针。

    结果慢慢地,竟真的让我摸索出了一种新的解毒之法。不但就此提高了解毒之效,而且还让小风渐渐恢复了一部分内力。”

    “怪不得你刚一回来,马上就给寒冰施针,而第二日,他便醒了过来。”

    花凤山一脸欣慰地看着花湘君,同时感慨地叹了一声,“湘儿你果然是青出于蓝!而为父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花湘君听了,只是略显羞涩地低头一笑,道:“爹爹千万不要这么说!湘儿所学,皆是得自您的教诲。只不过爹爹一生致力于治病救人,而湘儿却喜欢研究解毒之术。”

    说到这里,她的笑容忽然微微一收,清丽的面庞上也露出了一抹愧疚之色,“爹爹,其实湘儿并没有向您说出我在北戎的全部经历。

    我……我在那里,不但没有治病救人,却还一直在想方设法地算计人。甚至于,我还自制出了一种毒药,用于害人。

    每当回想起那段不堪的经历,我……我……只觉得……就连自己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看到女儿眼中闪烁着的晶莹泪花,花凤山不由感到一阵心疼,他连忙拉过花湘君的小手,带着安慰之意地轻轻拍了拍。

    “湘儿,过去的那些事情,便不要再去多想了!爹爹知道,你是一个心性善良的好孩子。可是你的那些遭遇,却又实在太过凄惨!

    失去了父母兄长,又失去了小飞,被赤阳王所掳,又被阴太后胁迫入宫。面对这一切,如果说你心中不恨,那便是彻底辜负了自己身上的隐族血脉!

    身为医者,确是要以治病救人为己任。但是面对世间的诸多迫害与不公,任何人都应该挺身而出,对抗强权,绝不屈服!

    所以说,无论湘儿你在北戎做了些什么,都不必为此感到后悔和自责。

    因为,正是你这个小小的弱女子,让那些迷信权力的愚者们,见识到了情义的力量与人性的光辉!爹爹实是以你为傲!”

    “爹爹——”

    花湘君终于一头扑入了花凤山的怀中,失声痛哭了起来。

    花凤山用双臂紧紧地搂着这个曾经饱受磨难的女儿,眼中也止不住地落下泪来。

    如此过了良久,他们父女二人的情绪才渐渐平复,同时也各自慢慢收住了悲声。

    花湘君抬袖拭去了自己脸上的泪水,轻声说道:“爹爹,给寒冰施针的时辰快到了,您这就过去吧!而我也该去看看洛儿姑娘了。”

    花凤山立即点了点头,与花湘君一起走出了所置身的这间偏厅。

    不料,他们刚一出了厅门,便看到管家花英急匆匆地奔了过来。

    “老爷,四下里都找不到公子,他定是又偷偷溜出府去了!”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