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兄弟话别
    景阳城南郊。

    已近正午,冬日的太阳当空而照,虽然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但地上的积雪却已在渐渐消融。

    仅穿了一袭单薄白衫的寒冰,手中拿着一只大酒囊,独自坐在凌弃羽的坟前。

    “弃羽哥,想必你都已经知道了,湘君姐姐从北戎平安归来,而那个梦想天下一统的阴太后,最终却落得一个在病榻上苟延残喘的下场。重渊之危虽解,但大裕正面临着与北戎的又一场大战。”

    他一边说,一边举起酒囊,痛饮了一大口酒。

    可能是由于酒太烈,令他那张略显苍白的面孔,竟隐隐透出了一丝血色。

    “这一次,全赖舅父和湘君姐姐的竭力相救,我才能够死里逃生。从今以后,实不该再让他们为我担心了!可是,弃羽哥,你一定能够明白,离别箭与独笑穹之间,终是免不了要有最后一战!

    而此刻,独笑穹就在津门关外。我能够感觉得到,他是在等我,等着与我的那最后一场交锋。所以,我必须要去!”

    他又仰头喝了一大口酒,随后又向地上也倒了一些,笑着道:“弃羽哥,你也来上一口!然后你可要告诉我,与独笑穹的这最后一战,究竟会是一个怎样的结局?”

    这时,一阵寒风猛地刮过,吹动周围树上的枯枝,发出一连串细碎的“沙沙”声。

    寒冰默默地喝着酒,做出一副凝神细听之状。

    忽然,他哈哈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了,弃羽哥你也猜不出!不过你尽可放心,兄弟我是一定不会输的!”

    话音未落,他便利落地站起身来,将手中的酒囊往凌弃羽的坟前一放,便大步往回城的方向行去。

    进了城之后,他又径直去了那座大裕皇宫。

    把守宫门的禁卫与巡视内城的侍卫,自然都识得这位了不起的皇长子寒冰,便一路放行,任由他大摇大摆地进入了深宫大内。

    毓秀宫中,小皇子世玉一见寒冰就这样突然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不由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寒冰也没有动,只是冲着他微微一笑。

    “哥哥!——”

    世玉总算是回过神来,立刻惊喜地跑上前去,一把拦腰抱住了寒冰,“你终于醒过来了!”

    寒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带了些自嘲意味地笑了笑,道:“是啊,睡了这么久,觉得浑身的筋骨都快打结了,自然要多出来活动活动。”

    “我去看过你,但他们不让我看你身上的伤口。听师父说,你中了很多箭,流了很多血,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说着说着,世玉禁不住开始呜咽起来。

    寒冰轻轻抚摸着他不停颤抖的稚嫩肩背,柔声安慰道:“哥哥没事,世玉,一切都过去了。你看哥哥不是还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

    世玉抬起泪眼模糊的小脸,看着寒冰,“爹爹他也很惦记你,时常向师父打听你的情况。不过他刚去了前面与朝臣们议事,我这就让人去禀告他一声——”

    寒冰连忙摇头打断了世玉的话,“不必了!我这次是专为看你而来的。世玉,明日哥哥就要走了,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

    世玉一听,不由得把寒冰抱得更紧了一些,哑着声音问道:“哥哥你要去哪里?是去重渊吗?”

    “不,我要去津门关,跟你的师父宋青锋一起,与那些北戎人再好好地打上一架!”

    听寒冰如此说,世玉立时瞪大了眼睛,急声问道:“那哥哥你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

    寒冰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你还太小,去那种危险的地方,你的爹娘定然不会放心。”

    他一边说,一边轻拍着世玉稚嫩的肩头,“放心吧,等你长大了一些,哥哥一定会带你出去闯荡一番!”

    世玉垂着小脑袋,没有说话,然后慢慢放开了抱紧寒冰的双臂。

    寒冰自然能够看出他的失望,当即矮下身来,直视着他的眼睛道:“世玉,在临走之前,哥哥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托付于你。这件事对我十分重要,而且并不容易办到,不知你可愿意帮我这个忙?”

    世玉对他点了点头,却突然开口问道:“听师父说,你就是离别箭,也是隐族人。那你一定就是我的亲哥哥,对吗?”

    寒冰不禁沉默了一瞬,随即脸上便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你只要记住,无论何时,我都是你的寒冰哥哥。”

    世玉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犹自不甘心地追问道:“我也问过爹爹,他说哥哥的身上应该有一枚玉玦……”

    一边说,他一边将挂在颈间的那枚玉玦摘了下来,递到了寒冰的面前,“与这枚一模一样的玉玦,哥哥你有吗?”

    寒冰将那枚玉玦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摇着头道:“没有。不过你的这枚玉玦我倒是见过的。当时在地府之中,那个丧心病狂的郑庸突然对你下起了毒手。好在他所使出的那记玄阴指,恰巧就点在了你颈间的这枚玉玦上,没能真的伤到你。”

    “怪不得这枚玉玦上面忽然多出了一个小坑,原来是这么来的……”

    世玉似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小脸上却挂着一抹难掩的失望之色,“如果爹爹知道你没有玉玦,他还是不会相信你就是我的亲哥哥。可是我知道,你就是我的亲哥哥!”

    寒冰轻轻抚拍了拍他的小脸儿,星眸中闪动着浓浓的关爱之意,笑着说道:“有些事情无需证明,只要用心去体会便可。”

    “我明白哥哥的意思了!”

    世玉终于释然地点了点头,小脸上也泛起了一个纯真的笑容。

    寒冰把手中的那枚玉玦重新挂回了他的颈间,同时口中还温声叮嘱道:“既然这枚玉玦是你的祖传之物,而且还曾经救过你的命,那你一定要好好保管他,千万不可遗失。”

    世玉再次听话地点了点头。

    可随即,他又似猛然想起了什么,脱口问道:“对了,哥哥,你还没有告诉我,要让我去办的那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没想到,寒冰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此事不急,待我到了津门关之后,会让人传信给你。你只要按照我信中的指示去办,便不会有误。”

    世玉皱着小眉头想了想,才又闷声追问道:“那哥哥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打败了北戎军,哥哥自然便会回来。”

    寒冰含笑答了一句,却见世玉依然皱着眉头,大眼睛里也闪着担忧之色。

    他便用手牢牢地握住了世玉的双肩,语声坚定地道:“放心吧,世玉,哥哥一定会回来的!而且你记住,只要那枚玉玦在,哥哥就在,永远也不会离开你!”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