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碎玉之约
    大裕北境永州城。

    寒冰刚一入城,便直奔城南的一家茶肆而去。

    将流云交给了茶肆中的一名伙计照料之后,他就在另一名伙计的引领下,进了这家茶肆后面一个十分隐密的雅间。

    雅间里已经有一个人在喝茶相候,正是那位刚从北戎归来不久的忠义盟副盟主古凝。

    见到寒冰进来,他立该起身相迎,同时极为郑重地抱拳躬身施了一礼,道:“大恩不言谢,寒冰公子,请受古某一拜!”

    寒冰一见古凝,星眸中不禁闪过了一丝欣喜之色,当即也抱拳回了一礼,口角含笑地道:“古兄看上去气色不错,想必是已经完全康复了?”

    古凝那张略显森冷的脸上竟也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虽未完全康复,但已不影响杀人。”

    寒冰闻言,不由摇头失笑道:“看来青萝姑娘虽然治好了古兄的伤,却仍是祛除不了你这一身的杀气!”

    古凝脸上那稍许的笑意立时僵在了唇边,他微眯着那双狭长的眼睛,语气低沉地问了一句:“这种杀气……是不是很讨厌?”

    “呃——”

    寒冰顿时怔了怔,没想到这位杀手之王会把自己这句玩笑话如此当真。

    他不禁咧了咧嘴,努力寻找着合适的措辞,道:“我倒是没有这种感觉,不过古兄的对手想必会很讨厌你身上的杀气吧!”

    古凝默然盯着寒冰看了许久,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这小子一向自负聪明机变,怎么竟连如此简单的话都听不明白呢?

    谁管他这心狠手辣的小子对杀人有什么感觉了,自己分明是在问他,青萝会不会讨厌自己这一身的杀气嘛!

    被古凝用这种古怪的目光一瞪,寒冰这才终于醒过味儿来,星眸一连眨了几眨,居然就那么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古凝只气得连连摇头,竟有些口不择言地道:“什么风流浪子,我看你小子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洛儿姑娘年轻识浅,才会上了你的当。还是青萝说的对,在你的心里,永远有比女人更重要的东西!”

    也许是被他的这句话直接戳中了痛处,寒冰陡地收住了笑声,默然在桌旁坐了下来,端起面前的一盏茶,仰头一饮而尽。

    古凝也随即坐在了他的对面,喝了一口茶,问道:“洛儿姑娘的情况如何了?还没有醒过来吗?”

    寒冰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道:“古兄你说的没有错,我的确是对不起洛儿!几乎每一次离开她,为的都是那些所谓更重要的事情!”

    谁知古凝听了,竟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想必这也是在得知我要回大裕之后,青萝她突然间不再理我的原因!”

    听他如此说,寒冰不由再次摇了摇头,将两人面前的茶盏都满上了。

    然后,这对难兄难弟竟不约而同地举起自己的茶盏,轻轻碰了碰杯,随即便将那盏不知何时已变得无比苦涩的冷茶喝了下去。

    放下手中的茶盏,他们不禁尴尬地彼此对视了一眼,竟又突然不约而同地纵声大笑了起来。

    笑声方歇,古凝便从怀中掏出了一样绢帛状的物事。

    将之在桌上打开铺平之后,才看出这块绢帛竟是一张草绘的舆图。它的上面主要画了几座山峰,及其附近大致的地形地貌。

    古凝伸手在其中两座一高一矮山峰的相连之处点了点,道:“那条传说中的峡道应该就在此处!我向长期居住在那里的山民们打听过,那一片山区在数十年前曾是北戎的疆域。

    后来,镇北王凌天在荆江大败北戎国主宇文雄,那几座山峰从此便被收入到大裕的版图之中。

    可是就在二十几年前,北戎人又重新夺回了一些失地。最终,那些山峰便成为了裕戎两国之间的一道天然屏障,无法判断其归属。

    正是由于北戎人曾经占领过那片区域,因此便知道了那里曾经有一条峡道存在。但是经过数十年的变迁,山顶的落石和积雪渐渐将那条峡道填埋起来,再也无迹可寻。

    这一次,北戎人很可能是根据以前所留存的记载,找到了那条被填埋的峡道,并打算把它重新挖通。

    我曾亲自去那里勘查过,的确发现有异常的动静,从峡道的另一边出口处隐隐传过来。我已派人守在附近,日夜监视,一旦发现峡道有被挖通的迹象,便立即报予我知。”

    寒冰缓缓地点了点头,同时思索着道:“如今想来,这条峡道恐怕就是宇文罡急于出兵南侵的原因。

    春季将至,一旦山上的积雪开始融化,随时都会与松动的山石一起掉落下来,把北戎人费力挖开的峡道又重新填埋起来。

    而待到夏季,山脚的积雪彻底消融,这条峡道又会被完全暴露出来,成为双方设防的关键所在,再也收不到任何奇兵偷袭之效。

    既然宇文罡费尽心机,找到并挖通了这条峡道,想必是已将赌注全都押在了它的上面,自然绝对不容有失。

    他事先应该已经做好了通盘的考虑,为了使偷袭收到最佳的效果,必定还要在其他阵线同时发动攻击,彼此遥相呼应,以分散我方的注意力——”

    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了顿,随后便问了一句,“对了,古兄,这条峡道旁边那座较高的山峰叫什么名字?”

    古凝刚一张嘴,还未来得及出言答他,便听到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随后,一个声音也在门外响了起来:“古副盟主,有人刚刚在前面留下了一封信函,要求转呈寒冰公子。”

    寒冰当即站起身来,走过去打开了房门,直接从那名忠义盟弟子的手中接过了那封信函。

    将它拆开一看,他那张俊美的脸上不由泛起了一抹冷笑,轻声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果然如此……”

    随即,他便转头看向古凝,直截了当地问道:“那座山峰的名字,可是叫‘碎玉峰’?”

    古凝马上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同时沉声问了一句:“是独笑穹?”

    寒冰将那封信函递给了他,语声平静地道:“不错。他约我三日之后,于碎玉峰顶,决一死战!”

    古凝那双狭长的眸中立时闪过了一道精芒,“看来这位前赤阳教主已经死心塌地地听命于宇文罡,准备配合他的偷袭行动了!”

    “如此正好!”

    寒冰不由朗笑了一声,“我等便不必再去费心猜测,宇文罡究竟何时会发动这场偷袭了!三日之后,碎玉峰旁,就让那些妄图偷袭我大裕军的北戎人有来无回,全部葬身于那条峡道之中!”

    “那你呢?”

    古凝看着他,目光是充满了关切之意。

    寒冰的薄唇微微一抿,星眸中闪着冷峻的光芒,“这将是我与独笑穹的最后一战,自然不能失约!”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