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尽作前尘
    次日清晨,寒冰与宋青锋一起肩并肩地走出了北境军帅府的大门。

    听到从城外隐隐传来的阵阵号角声,宋青锋不由转头看了一眼寒冰,沉声道:“就要开始了!”

    寒冰泰然地点了点头,唇边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今日,我们便要让那些北戎人吃一场大败仗!”

    “由定亲王亲自带人把守那处峡口,我自是极为放心。”

    宋青锋微皱着剑眉,目光转向正在远处集合队伍的定亲王萧天绝,“可令我不放心的是,你真的有把握击败独笑穹,并顺利封住那条峡道吗?”

    寒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轻松而肯定地道:“放心吧!既然师父他都接受了我所提出的那个制敌之策,自然是相信我能够做到万无一失。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谁知宋青锋听了,原本微皱的眉头不但丝毫没有松开,反而更是紧锁在了一处。

    “说实话,这正是我所担心之处!你小子只把计划告诉了定亲王一人,竟是连我这个主帅都被蒙在鼓里,这其中定是有什么阴谋存在!

    你这个当徒弟的,一向都知道怎么糊弄自己的那位师父。而我,你却是很难糊弄过去的。

    所以你才故意不把全盘计划告诉我,就是怕我从中看中破绽,然后向定亲王揭发你这个竟敢‘欺师’的家伙!”

    寒冰一直笑嘻嘻地站在那里听着他说,星眸中还不时闪动着狡黠的光芒,那神情分明就是在说:“即便如此,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而柔美的声音从不远处响了起来:“寒冰!”

    乍然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寒冰这小子顿时吓得缩了一下脑袋,脸上那种无赖的笑容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雪盟主——”

    他略显尴尬地转过身去,向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雪幽幽躬身施了一礼。

    雪幽幽微微点了点头,未再开口说话,可是一双眼睛却在仔细地上下打量着他,直看得寒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自从上次在忠义盟遭受箭刑之后,他便再没有与这位雪盟主有过正面的接触。

    不过寒冰知道,在自己昏迷期间,雪幽幽曾经多次来探望过自己。

    后来,戎帝宇文罡骤然兴兵南侵,这位豪气不输男儿的雪盟主便毅然带领忠义盟的人奔赴津门关,与北境军共同抗击北戎大军。

    说实话,这倒是让寒冰暗自松了一口气。

    因为对于这位洛儿的师祖,同时也是自己师父的心上人,寒冰始终都存着几分敬畏之意。

    一想到自己没有保护好洛儿,让她至今昏迷未醒,寒冰的心中便充满了愧疚,更觉得无颜面对雪幽幽。

    最主要的是,他一直对雪幽幽隐瞒了自己离别箭的身份,而最终,又是以那样一种激烈的方式,在她的面前赫然揭开了真相。

    对于这一切,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做出解释,才能让这位雪盟主真正原谅自己。

    于是,他便十分窝囊地选择了逃避。

    之前,所有与忠义盟的联络,他都是尽量假手他人。

    而来到永州之后,见到了古凝,他更是就此放下心来。有事便直接找这位古副盟主商量,有意无意地避开了那位盟主雪幽幽。

    然而古语有云:是祸躲不过。

    本以为躲过了今日,或许一切都将会烟消云散。

    可是此刻,一直在躲避的那个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寒冰实在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好在这时,一旁的宋青锋也走上前来,向雪幽幽抱拳施礼,总算是暂时替寒冰解了围。

    但雪幽幽早已与这位北境军主帅相熟,近日又时常在一起商议军务,彼此间自然无需那么多客套,才不过几句话,便将宋青锋给打发了。

    临走之前,宋青锋犹自有些不放心地看了寒冰一眼,却见这个好兄弟也正默默地看着自己,一双星眸显得格外深邃而明亮。

    虽然表面上是在目送着宋青锋骑马远去,但其实,寒冰的心思早已悄悄地转到了那位仍在目光炯炯地审视着自己的雪盟主身上。

    “雪盟主——”

    他刚想找个借口赶快离开,却被雪幽幽的一句话给打断了。

    “洛儿会醒过来的!”

    他不由怔了怔,然后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是的,湘君姐姐一定能够配制出解药,把洛儿救醒过——”

    谁知他还未说完,就再次被雪幽幽的下一句话给打断了。

    “所以你也一定要回来!”

    这一次,寒冰没敢再开口说话。

    雪幽幽容色平静地看着他,又徐徐地言道:“洛儿苦等了两年,才把她的萧玉给盼了回来。这一次,你不能让她再等了!”

    “雪盟主,我……”

    寒冰不由垂下了头去,不敢直视雪幽幽那双充满了期盼之意的眼睛。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位雪盟主竟然已经知道了全部真相!

    作为寒冰,他也许还可以心存侥幸,向这位洛儿的师祖,说上几句敷衍之词。

    然而作为萧玉,他实在没有勇气,向这位被自己一再欺瞒的雪盟主,讲出更多的不实之语。

    见寒冰露出了这种神情,已经心如明镜的雪幽幽只是微微一笑,道:“我会率领忠义盟的人,在山下接应你。无论如何,我都要把洛儿的心上人带回到她的身边。”

    语气淡然地留下了这几句话之后,这位忠义盟盟主便步履从容地转身离开了。

    寒冰又独自呆立了半晌,终是微微一抿唇,便飞身上了流云。

    在策马离去之前,他向着远处正遥望着自己的师父,恭敬地拜了三拜。

    当寒冰抬起头来时,却见师父正向自己缓缓地挥了挥手。

    他当即仰头发出了一声清啸,然后提缰纵马,向着那座碎玉峰飞奔而去。

    望着徒儿策马远去的挺拔背影,萧天绝的双目中不禁闪过了一抹深深的担忧之色。

    昨日,寒冰已把自己所想出的那个制敌之策,向他这个当师父的尽可能详尽地述说了一遍。

    按照寒冰的计划,此次行动一共要兵分三路——

    第一路,只有寒冰一人。他要去碎玉峰赴约,借此牵制住独笑穹。

    第二路,则是由古凝带领十几名忠义盟的高手,攀到与碎玉峰相邻的那座稍矮一些的无名峰的半山腰,然后再悄悄绕到那条峡道的上方。

    第三路,就是由萧天绝率领两千人马,埋伏在峡口附近。

    一见寒冰现身,独笑穹自然会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就没有余暇去监视峡道附近的动静。

    而古凝等人便可趁此机会,摸上那座无名峰的半山腰,占据峡道上方的有利位置。

    如果到时候,潜藏在峡道内的戎军还没有开始偷袭行动,那么古凝等人就可以抢先利用山上的滚石和积雪,向峡道内的敌人发动偷袭。

    但如果在古凝等人到达峡道上方之前,敌军便已经冲出峡口,那么接下来,便由萧天绝所率领的那支人马负责将其悉数歼灭。

    而古凝等人则是要利用山上的岩石与积雪,尽快将那条峡道重新填埋起来。

    一旦山下的异常响动传到了山顶,一直与独笑穹尽量保持缠斗的寒冰,便可以趁那位前赤阳教主因发觉到偷袭行动失败,而心神大乱之机,赶紧抽身而退。

    在听完寒冰的这一制敌之策以后,萧天绝虽然认为他的想法未免有些太过冒险,但迫于情势,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然而今早一觉醒来,这位定亲王爷便开始感觉到,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于是,他又将寒冰所说的计划仔细回想了一遍,却仍是没有发现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问题。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徒儿,直奔碎玉峰而去。

    等到寒冰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萧天绝才勉强收拾起不安的心绪,对正在列队待命的那两千名大裕将士一挥手,带领他们向着那处峡口进发。

    “潇宇!”

    听到这声仿若隔了沧海桑田,几经千载轮回的久违的呼唤,萧天绝猛然停下马来,缓缓回头望去。

    只见不远处,那个骑在马上的女子,一身戎装,蛾眉淡扫,那张历经岁月风霜却依然美丽如昔的脸上,挂着一抹柔和的浅笑。

    “幽幽!”

    一瞬间,大半生沉积下来的沧桑尽扫,他的眼中又恢复了年少时的那一片澄澈明净。

    “我想投入你的军中,去参加碎玉峰一战,可以吗?”

    “你的要求,我何时拒绝过?”

    两位多年前的挚友,不由相视而笑,一切恩怨,尽作前尘。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