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埋骨之地
    碎玉峰,顾名思义,终年的积雪几乎覆盖了整座山峰,而那些被冰雪包裹的山岩,远远望去,便犹如一块块散落的白『色』玉石,在阳光的照耀下放『射』出一种炫目的光彩。

    独立于峰顶一块较为平坦的巨大岩石之上,独笑穹一直在默默俯瞰着山下的某处。

    虽然被山间的云雾遮挡住了视线,几乎什么也看不到,但他还是清楚地知道,此刻正有一支数百人的队伍,躲藏在那条狭窄的峡道之中,等待着他所发出的进攻号令。

    这支队伍里的人,大多都是从军中选拔出的身手不错的将士,另外,还有五十名赤阳教弟子。

    说实话,对于宇文罡所策划的这次偷袭行动,独笑穹根本就不看好。

    或者干脆一些说,对于宇文罡所发动的整个南征之举,独笑穹都是持坚决反对的态度。

    在这位前赤阳教主想来,即便此次行动一切顺利,这支数百人的队伍穿过峡道,绕到了裕军的背后,偷袭成功,甚至还直接打开了津门关的大门,放戎国大军长驱直入,进而攻占了整座永州城。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整个南征之举就能最终成功。

    因为接下来,就要深入到裕国境内。大戎铁骑所面临的,必将是敌方的坚壁清野,以及来自各路裕军的不断『骚』扰与围攻。

    这次大戎南征军的主帅,虽然是宇文罡所倚重的堂弟宇文良,但队伍里其他的一些重要将领,仍然是太后一手提拔起来的军中心腹。

    尽管宇文罡已经控制了病中的太后,并进一步攫取到了军政大权,可是在大多数大戎朝臣与将领的心中,对这位弑父篡位、刚愎自用的年轻皇帝,还是抱着一种鄙视与怀疑的态度。

    而这种鄙视与怀疑的态度,自然也会从那些将领的身上,潜移默化地扩散到每一个士兵的心中。

    宇文良虽是一名悍将,但他绝对没有那个本事与时间,彻底打消那些将士们心中的疑虑,将这支二十余万人的队伍,完全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

    如此一来,在粮草不足、军心涣散的不利情势之下,这支看似所向披靡的大戎铁骑,究竟还能前进多远呢?

    虽然已经清楚地预见到了这一可怕的后果,独笑穹却只能冷眼旁观,不置一词。

    因为,太后还在宇文罡的手中!

    尽管独笑穹很清楚,在那位太后的心中,从未把自己当作亲生之子来对待。但他却仍是做不到,对那个曾经生养过自己的女人置之不理。

    于是,他这位前赤阳教主不得不向宇文罡低头,硬是厚着脸皮,向这位皇帝陛下索要了五十名赤阳教弟子,同时也是暗卫司的暗卫,以供自己驱策。

    无论如何,这也算是他这个为人子者,为那位太后老祖宗所能尽到的最后一次孝道。

    对于这场与寒冰的最后一战,独笑穹的心中其实并无必胜的把握。

    虽然他知道,寒冰在重伤之后,功力必然难以全部恢复。但是他也知道,那个智计百出的少年,绝对不会随意任人宰割!

    高手相争,争的只在毫厘之间。

    而绝世高手相争,争的却在一念之间。

    或许寒冰的功力已远远不如独笑穹,但是就获胜的信念而言,那少年却远远强过了他这位前赤阳教主。

    因为对于寒冰来说,若是获得了这场决斗的胜利,便能够就此鼓舞士气,令大裕的江山更加稳固。

    而对于独笑穹来说,即便打败了寒冰,也不能挽回涣散的军心,更无法拯救太后已在苟延残喘的生命。并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丝毫改变不了大戎走向覆亡的命运!

    赤阳神教的创始者,那位具有天人之智的赤阳王,曾经留下过两句谶语:祝融之灾,塌天之祸。

    并且他还警告说,一旦出现这两种征兆,大戎绝不可在年内与裕国开战,否则,便会有亡国之危。

    如今,祝融之灾与塌天之祸,已经由那位裕国的皇长子寒冰一手造成。而宇文罡又完全无视太后的警告,终于还是在年内兴兵攻裕,开始了他的所谓南征大业。

    这一切事情的发生,已让独笑穹的心中渐渐被一种绝望的情绪所占据,再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这也就是他毅然将教主之位传给公玉飒容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为独笑穹已经预料到,在太后失势之后,心胸狭窄的宇文罡必然会将多年积蓄于心头的对赤阳王,甚至是对太后的恨意,全部发泄在他这个赤阳王与太后的私生之子的头上。

    如果他还是赤阳教的教主,宇文罡肯定会先下手翦除他的羽翼赤阳教,然后再着手对付他。

    所以独笑穹决定,替宇文罡省了消灭赤阳教这一步,自己提前与赤阳教脱离关系,让宇文罡也无从着手,暂时拿赤阳教没有办法。

    而且独笑穹认为,自己的爱徒公玉飒容虽然『性』情有些憨直,但正因为他这种单纯的心『性』,才能够带领赤阳教逐步摆脱与朝廷的诸般瓜葛,回到修身养『性』、追求天道的正途,最终成为真正令世人膜拜的赤阳神教。

    另外,没有了赤阳教的牵绊,独笑穹自己也感到了一阵解脱与释然。

    接下来,他便可以尽自己的全力,为那位太后老祖宗,做好最后一件事情,并希望由此能够替她争取到一个得以寿终正寝的机会。

    宇文罡曾经以宇文皇族的名义,向独笑穹做出过承诺

    无论他与寒冰这场决战的胜负结果如何,只要他能够保证偷袭行动最终成功,太后便可以继续安然地呆在慈宁宫中,一直享有她后宫之主的尊荣。

    独笑穹相信,宇文罡一定会遵守自己的承诺。

    因为对于这位皇帝陛下而言,太后已经不会再对他构成任何威胁,而只是一个可以用来牵制独笑穹的工具罢了。

    而且,独笑穹清楚地知道,此刻在碎玉峰下的某处,还潜藏着另一批人马,应该就是宇文罡特意准备下的,用来对付他这位前赤阳教主的高手。

    如果他足够幸运,能够在与寒冰的决战中获胜,那么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就是这些高手的围攻与追杀。

    事实上,在最初发现这些高手的踪迹时,独笑穹原本有很大的机会,将他们全部除去。但他却没有出手,而是任其跟在自己的身后。

    因为对于这位前赤阳教主而言,除了与寒冰的最后一战,其他的一切都已经无所谓。

    甚至于,他还隐隐地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这座高耸云宵的碎玉峰,倒也不失为一个理想的埋骨之地。

    只不过,究竟是谁的埋骨之地呢?

    当独笑穹看到那个俊美的白衣少年,飘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心中忍不住闪过了这个疑问。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