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最后一战(一)
    ..追魂一笑

    “本公子如约而至,怎么独教主反倒露出一副不太高兴的模样?”

    寒冰的唇边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神态自若地看着一脸肃然的独笑穹。

    “你迟到了!”

    独笑穹冷冷地说了一句。

    “哦——”

    寒冰不禁略带歉意地笑了笑,“的确是比约定的时辰迟了片刻,但也是情有可原。因为本公子在上山的途中遇到了些许阻碍,不得不先动手清理了一下。”

    独笑穹的眉头顿时一皱,追问道:“竟敢有人向你出手?”

    寒冰摇了摇头,“那些家伙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我,自然也不会傻到要主动招惹我。只不过,本公子可不想你我之间的这最后一战被人从中破坏,所以便将他们都给赶下山去了。”

    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顿,又随口问了一句:“莫非独教主也发现了那些人?”

    独笑穹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一些。不知为何,他竟隐隐地有一种感觉,事情恐怕并非像寒冰所说的那么简单。

    于是,他便故作不屑地哼了一声,道:“那些人的目标原本就是我,根本用不着你寒冰公子多此一举!”

    寒冰闻言,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继续摇着头道:“看来独教主对你们的那位皇帝陛下,实在是误会颇深啊!”

    “此话怎讲?”

    独笑穹的眼中顿时露出了几分警惕之意。

    寒冰见状,不禁一脸得意地道:“独教主很可能以为,那些高手是宇文罡派来对付你的。而事实上,他们确是宇文罡所派,但却并不是来对付你的。”

    “哦?”

    独笑穹意似不信地挑了挑眉,“不过看起来,他们也不是来对付你的!”

    “不错,宇文罡派他们来的目的,既不是要对付你,也不是要对付我,而是要确保他的那个偷袭行动能够顺利进行。”

    听到寒冰随口说出的这句话,独笑穹不禁呆在了那里,一时间无言以对。

    寒冰却仍是意态悠闲地负手望着山下看不见的某处,不紧不慢地说道:“独教主不会不知道,在这座碎玉峰下的一条峡道之中,此刻正潜藏着一支数百人的队伍,随时准备冲出峡道,从后方对津门关的大裕守军发动偷袭。

    但你所不知道的是,除了那数百人之外,宇文罡还准备了一支近万人的骑队,正在峡道另一端的入口处待命。

    同时,这位志在必得的皇帝陛下还派出了数十名高手,分别守卫在那条峡道上方的两边,以确保峡道,以及峡道中那些人马的安全。”

    “原来,他竟还做了如此多的准备……”

    独笑穹不由颇感意外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可随即又突然间感觉到不对,当即盯了寒冰一眼,“这一切就连我都不知道,为何你却知道得如此清楚?!”

    寒冰自然不会向这位前赤阳教主承认,自己也是不久前通过追魂功的意念离体,才发觉了宇文罡的全部阴谋。

    当时已经没有时间去提醒正带人埋伏在峡道外面的恩师萧天绝,还有正向无名峰的半山处攀爬的古凝等人。

    所以这场危局,只能由他一个人来摆平。

    想到这里,寒冰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故意以一种得意洋洋的语调道:“那自然是因为我比宇文罡所做的准备更多,也更充分!

    他既然能够想到要在峡道的上方布置守卫,那我便也能够想到要派人去除掉那些守卫。

    守在碎玉峰这边的高手,想必是已经奉了严令,不可暴露出他们的真实行藏,以免被我借此识破宇文罡的阴谋。

    所以,他们都扮成是前来看热闹的江湖人物,一见到我露出了驱赶之意,便故作惊骇之状,纷纷作鸟兽散了。

    既然这些家伙如此喜欢做戏,那本公子自然也要配合上一些,根本未费吹灰之力,只大声呼喝了几句,就把他们都给赶下了山去。

    而守在对面那座无名峰上的高手,便不会有这么幸运了。忠义盟的人应该很快就能把他们逐个解决掉。

    然后,忠义盟的人便会推动山石和积雪,把那条峡道,以及正藏身于峡道内的那些鼠辈全部填埋起来。

    至于那支正在峡道外待命的万人骑队,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峡道在他们的面前消失,根本毫无用武之地!”

    独笑穹一直面色阴沉地听着,最终却冷笑了一声,道:“如果一切真如你寒冰公子所言,大戎已面临着又一次惨败,那你又何必应我之约,来这里白白送死?”

    “送死?”

    寒冰不由略带惊讶地挑眉一笑,“独教主真的认为我只是来送死的吗?”

    独笑穹断然地道:“以你目前的功力,在我手下恐怕连百招都支撑不过去。所以你上这碎玉峰来,若不是送死,便是另有目的!”

    寒冰听了,竟然缓缓地点了点头,“不错,我此来确是另有目的。对于你我之间的这最后一场决战,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在武力上与独教主一争长短。故而,我打算与你比拼一下心志!”

    独笑穹没有说话,只是不置可否地漠然一笑。

    寒冰却完全没有被他这种轻蔑的态度所影响,而是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想此刻,那支潜藏在峡道内的人马,应该正等着独教主所发出的进攻号令。而你却一直迟迟没有发出那个号令,更还不惜浪费许多的唇舌,与我在这里说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废话。

    这其中的原因,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一直在犹豫不决,不知道在让那些人发起进攻之后,究竟会出现怎样的一种结果?”

    显然是被寒冰一语说中了要害,独笑穹的面色不由一僵,反驳的话也当即脱口而出:“起码我不会相信,你真的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寒冰顿时好整以暇地笑了笑,道:“那我们何妨就赌上一赌?”

    “如何赌?”

    “我赌你独教主最终也不敢发出那个进攻号令。如果本公子输了,便立即将自己的这颗项上人头送给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