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追魂一笑 第五百五十五章 天意如此
    随着“扑”地一声闷响,玄铁匕已深深刺入了一名北戎高手的背心!

    古凝还没来得及抽匕后退,便陡地感到自己的左肩背处起了一阵锐痛,应该是刚刚被人在上面刺了一剑。

    他立即闪身回头,又与另两名北戎高手缠斗在了一起。

    而此时,他的心中实是恼火不已。只恨自己的身体再不复往昔的敏捷灵活,每当施出那些熟悉的致命杀招时,却总有一种力不从心之感。

    若是放在以前,仅凭眼前的这二十几个北戎高手,他这位杀手之王一个人,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其解决掉大半。

    可是现在,他带着十几个忠义盟的手下,已与这些北戎高手厮杀了半天,不但未占到丝毫的上风,竟还渐渐地被对方『逼』得向山下退去。

    而这样一来,便根本无法再去完成寒冰托付给他的任务,尽快将那条峡道填埋起来。

    暗自心焦之余,古凝的心中也一直在责怪自己太过轻敌,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埋伏。否则的话,如果能够多带些人手上来,也不至于落得像现在这般进退两难的境地。

    但无论如何,哪怕是要赔上所有人的『性』命,他都决不会就此放弃。

    猛地一匕挥出,在其中一个对手的颈侧开了一个血洞之后,他自己的右肋下也多了一道寸许深的伤口。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下微微一震。

    随即,一阵轰然巨响便从对面碎玉峰的方向传了过来。

    还未来得及回头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古凝便已从那个正与自己交手的北戎高手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惊骇之极的表情。

    他连忙向后飞退了两步,然后也忍不住回过了头,向自己身后的那座碎玉峰看去

    只见那座高高的山峰,似乎刚被几记重锤击中了一般,正在不断地向下崩塌。

    飞泻而下的碎石和『乱』雪,卷起了一道道狂流,瞬间便淹没了那条峡道,以及周遭的一切……

    幸好他们这些正在这座无名峰上缠斗的人,已经远离了那条峡道的边缘,这才算是逃过了一劫,没有被那些漫延而至的积雪给全部活埋了。

    当那令人惊恐的一幕发生之际,他们这些人皆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打斗,一个个呆呆地站在那里,都有些不知身在何处之感。

    待到一切尽归于平静之后,这些幸存下来的人,也都没有了再继续搏命之心。

    那些北戎高手互相看了看,不知是谁突然打了一声呼哨,他们便都一声不响地往北边的山脚下迅速退去了。

    古凝也看了看自己身边剩下的那几名忠义盟的手下,猛地沉声说了一句:“跟我去救人!”

    随即,他们这一行人便往碎玉峰的方向飞奔而去。

    ……………………………………………………

    就在那场山崩地裂发生的前一刻,萧天绝还一直都在为自己的徒儿担心不已。

    寒冰曾经向他这位师父坦白过,自己是通过追魂功的精神离体之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探查到了敌方的军情,并由此定下了制敌之策。

    按理说,徒儿的话不应有假。

    可是令萧天绝感到不解的是,为何自己已经带人在峡口附近埋伏了许久,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敌方的人从那条峡道中出现呢?

    而且,那条峡道的出口处仍然未见任何被挖通的迹象。这说明,即便此刻峡道内确实藏有敌人,也不会马上发起进攻。

    另外,还有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情。那就是,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那些负责在无名峰上填埋峡道的忠义盟的人,却迟迟没有开始行动。

    面对如此诡异的情形,萧天绝的心中实在是焦急万分!

    如果这种毫无动静的局面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难道要让所有的人也都这么一直等待下去?

    而此刻,寒冰应该已经登上了碎玉峰,甚至已经与独笑穹交上了手。以他目前的功力,究竟能够在那位前赤阳教主的手下支撑多久?

    “我去看看寒冰!”

    一旁的雪幽幽忽然轻声说了一句,随后便径自翻身下了马,飞速向碎玉峰的山脚下行去。

    可谁知才走出去没几步,她便听到一阵轰然巨响,陡地从头顶上方传来。

    抬头一看,却见整座碎玉峰正在自己的面前开始崩塌!

    面对此情此景,即便是以雪幽幽这位久经战阵的忠义盟盟主,也不禁登时变了脸『色』!

    她急忙回过头去,看到萧天绝定定地盯着那座正在不断消失的碎玉峰,面如死灰!

    “潇宇!”

    雪幽幽立即飞身扑过去,将在马上摇摇欲坠的萧天绝给扶了下来。

    “玉儿”

    萧天绝的双目猛地一闭,却没能及时阻止住那两行奔涌而出的泪水。

    雪幽幽也面『色』凄然地叹息了一声。

    这时,萧天绝突然又重新睁开眼睛,转身看向身后的那队人马,高声命令道:“立刻全部下马,脱去身上铠甲,随我去救人!”

    那一千名大裕将士当即齐齐应了一声,便纷纷跳下马来。

    萧天绝与他们一起,把身上沉重的铠甲全都脱了下来,随后便大步飞奔向那座几乎已经完全被积雪所掩埋的碎玉峰。

    ……………………………………………………

    当那一阵奇特的轰响声从远处隐隐传来时,北境军主帅宋青锋正在津门关外,与北戎的平南侯宇文良交战正酣。

    只听金鼓齐鸣,号角阵阵,千军万马拥挤在一起,展开了一场极为激烈的浴血厮杀。

    而这一切,却在碎玉峰崩塌的一瞬间,完全停止了下来!

    望着远处那座高高的山峰,犹如破碎的玉石一般,散落成一片白『色』的齑粉,那些刚刚还在相互搏命的两军将士,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傻在了当场。

    随后,一些北戎士兵便纷纷面朝着那座崩塌的山峰,双膝着地跪了下来,同时口中还在低声祷告着什么。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北戎士兵都开始跪下来祷告,甚至叩头。

    宋青锋一时间也不知这场仗应该如何打下去了,只能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对面的宇文良一眼。

    宇文良坐在马上,目光沉肃地环视了一眼整座战场,突然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宋帅有所不知,我们戎人自古相传,碎玉峰乃是一座千年神山。

    而今日,这座千年神山在戎裕两军交战之时突然崩塌,想必是因为我等的行为触怒了天神,才用这一山崩之兆,予以警示。

    天意如此,我大戎注定无法攻破这座津门关,夺取裕国的江山。夫复奈何!”

    话音方落,这位满脸失意之『色』的平南侯,便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收兵的命令。

    看到那些方才还犹如凶神恶煞一般疯狂厮杀的北戎士兵,忽然就这样静悄悄地从这座一片狼藉的血腥战场上全部退走了,所有大裕将士们在呆怔了片刻之后,竟都齐声欢呼了起来。

    含笑看着面前这些激动得欢呼雀跃的弟兄们,宋青锋的眼中却隐隐泛起了一层泪光。

    寒冰,他真的做到了!

    填平了那条危险的峡道,埋葬了那些准备发动偷袭的北戎人,甚至还解决掉了那位有着绝世武功的前赤阳教主独笑穹。

    可是,自己的这位好兄弟,是否也会从此一去不复返了?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