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失手被擒
    灰色的宫墙,青色的石砖,已被飞溅的鲜血染成一片猩红。

    越过满地的尸骸,那位浑身浴血的年轻将军踉跄着向他一步一步走过来,插在身上的数枝长箭泛着寒光,而那位年轻将军的脸上却犹自挂着一抹凄然的笑意。

    “七弟——”年轻将军在他耳边轻唤,一只带血的手无力地搭在他的肩头,急喘了几下之后,那只手便随着年轻将军的身体一起,无声地滑落到冰冷的青石地砖上……

    一位长发垂地的白衣女子悄无声息地来到他的面前,俯身将年轻将军抱起,缓缓行至一处刚刚燃起的火堆前,仰天长哭了数声,忽然纵身一跃,与年轻将军的尸身一起消失于烈焰之中……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无语亦无泪。

    忽然间,一张孩童的脸也出现在那堆烈焰之中,唇边淌着鲜血,面上却带着与那位年轻将军一模一样的笑容。

    他发狂般地冲向那堆烈焰,口中终于喊出声来:“玉儿——”

    “阿弥陀佛——”一声低沉的佛号陡然间响起,“施主仍旧困顿于那同一场梦境之中吗?”

    缓缓睁开了眼睛,萧天绝从床上坐起身,对盘膝坐在一旁的那位黄袍老僧摇了摇头:“不,这次梦到了更多的人,更久远的事。”

    黄袍老僧点头道:“如此也属正常。施主的天绝魔功至今已悉数散尽,过去的记忆自然渐渐恢复,今后当会想起更多往昔之事。”

    萧天绝漠然道:“想起又如何?萧某已在这寺中被困了十年,行将就木之身,记起那些过去的恩怨又有何益?”

    黄袍老僧正色道:“昨日之是,今日之非,唯时时自省,方能明心见性,得脱苦境。”

    萧天绝的脸上掠过一抹不以为然的轻蔑之色,起身走过去推开了这间禅房的前窗,对着庭中的积雪默然不语。

    这时,一位中年僧人来至禅房之中,向黄袍老僧施了个礼,“慧念师叔,寺外来了一位施主,自称是来践十年之约。”

    慧念大师闻言长眉一轩,低诵了一声佛号,“既是故人远来,老衲当前去相见。萧施主,老衲先行告退。”

    萧天绝依旧没有出声,也未回转过身来,唯有宽阔的双肩在不停地微微抖动着,透露出他此刻内心的激动与不安。

    ……………………………………………………………………………………………………………………………………………………………………………

    方出了寺门,慧念大师便看到一个身着白衣银袍的人在雪地上盘膝而坐。

    这场雪业已下了一日一夜,不久前方停,而那人的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想必是已在大雪中坐了许久。此刻只见他微垂着头,双手平放于膝,似正在闭目沉思。

    慧念大师稳步来到那人身前,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十载不见,小施主别来无恙?”

    那人闻声慢慢抬起头来,竟是一位容颜憔悴的十七、八岁少年。

    慧念大师见状一怔,只觉眼前这个少年虽然相貌清秀,却丝毫已无昔日那个粉雕玉琢般俊美孩童的影子了。

    “小施主容颜大改,可是身染重疾之故?”

    那少年飘忽的目光从慧念大师的脸上一掠而过,又微微垂下头去,漠然对着地上的积雪,许久才冷冷一笑道:“区区贱命,本不足惜,只要慧念大师你还健在就好!”话语中有一股说不出的阴寒怨怼之意。

    慧念大师不由微微一叹:“小施主好大的杀气!”

    那少年一皱眉道:“难道大师要毁约吗?”

    “阿弥陀佛,小施主误会了!老衲只是希望小施主能三思而行,苦海无边,回头——”

    未待慧念大师把话说完,那少年已霍然长身而起,厉声道:“大师昔日所赐,在下终生不忘!十年之期已到,今日若不能毁了你这座济世寺,我萧玉甘愿毙命于此!”

    即是以慧念大师数十载的修为,听到这少年如此怨毒之语,竟也不禁微微色变,高诵佛号道:“阿弥陀佛,想不到小施主竟然如此执迷不悟,着实枉费了老衲昔日对你的一番苦心!”

    “苦心?!”萧玉不由冷冷一笑,“只不知毁去一个人全身的经脉,令他终生再不能习武,这是大师对谁的一番苦心?”

    慧念大师默然半晌,叹道:“既然小施主终不能看破,老衲也无需多言。”

    “既然是话不投机,那就直接动手吧!”萧玉冷然道。

    虽然嘴里说得痛快干脆,可他却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负手望天,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就在此时,济世寺内骤然传来呼喝打斗之声,并隐隐有烟雾冒出。慧念大师微微一愣,知道寺中有变,再也顾不得眼前这个行事古怪的少年,想即刻回转寺中查看究竟。谁知他方一迈步,随即面色大变,单掌立于胸前,闭目不语。

    萧玉见状,在一旁悠然笑道:“大师此刻最好不要妄动,更不要行功运气,否则毒性攻心,虽不会致命,却也要毁了数十载的修为。果真到了那时,在下倒是可以与大师拼一拼体力了。”

    慧念大师缓缓地在雪地上坐了下来,睁目看着萧玉道:“老衲虽是无法行动,难奈你何,但施主也未必就能轻易地离开此地吧?”

    “能与不能,总要试试才知道。”萧玉笑着轻拍了一下身上的雪,转身大步离去。

    慧念大师看着他步履略显不稳的背影,默默摇了摇头,双掌当胸合十,重新闭上了双目。

    ……………………………………………………………………………………………………………………………………………………………………………………

    也不知在雪地中走了多久,萧玉的额上已见了汗,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突然间脚下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倒在雪地上。

    他几番挣扎着想重新站起身来,竟是都没有成功,索性就仰面躺在雪中,对着那颗高悬天上的冷日,放声大笑起来。

    “已然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为何你还笑得出来?”一个轻脆悦耳的声音忽然在近旁响起。

    萧玉立时收了笑声,可唇边还挂着浅浅的笑意,“我就是在笑自己竟然会落得如此狼狈不堪!”

    一只纤巧秀美的手轻轻搭上了他的腕脉,片刻之后,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我还以为你也似那位大师一般中了毒,原来你竟是毫无内力。可是,你这个毫无武功之人又来这里做什么?”

    感觉到那姑娘的手已从自己的腕脉上收了回去,萧玉便支撑着坐起身来,口中淡然笑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应该与姑娘相同——闯寺劫人。”

    “你——你竟知道我是谁?”那姑娘的声音里陡地多了些许警惕,人也随之从雪地上站了起来。

    萧玉也慢慢站起身来,笑着问道:“姑娘不是岫云剑派的女侠吗?”

    “是呀,可是——可是你又是如何知道的?你究竟是谁?”那姑娘的语气愈加紧张起来。

    “在下萧玉。”

    “萧玉?!原来你就是那个萧天绝的徒弟,怪不得师祖让我来抓你回去——”那姑娘突然顿了顿,同时满面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萧玉,似是喃喃自语地道,“可是……你这副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个大恶人的徒弟啊!”

    萧玉不禁好笑地问道:“那姑娘以为大恶人的徒弟应该长成什么样子?”

    “师父说那个大恶人的武功非常厉害,杀过很多很多的人,而你却只是个没有内力的普通人,且还是个……是个……”那姑娘犹豫着没有继续说下去。

    “瞎子?”萧玉毫不在意地接口道。

    “对不起,起初我见你行走的路线古怪,还以为你是故意为之,想要摆脱追踪的人,可是方才看到你竟能直视着当空的烈日,才想到原来你是看不见的。”

    “路线古怪——”萧玉缓缓地将那姑娘的话重复了一遍,终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原来竟是迷路了!怪不得走了这么久,还是被姑娘给捉到了。”

    “我本不想捉你的,可是师祖严命,只好得罪了!”

    那姑娘倒是爽脆,话音方落,便搓唇发出一声呼哨,片刻间,一匹神骏的赤色马儿就奔到了她的身旁。她自己先飞身上马,然后伸出一只手来抓住萧玉的右肩,顺势轻轻一抛,将他抛落在她身后的马背之上。

    那马儿想是不高兴身上又多出一个人来,陡地一尥蹶子,萧玉的身体随之一晃,险些被摔下马去,却被人猛地抓住了腰间的束带,耳畔传来那姑娘的轻叱声:“坐稳了!”

    萧玉忙摸索着抓住那姑娘身上披风的一角,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那姑娘回眸看了一眼他的窘迫情状,不觉抿嘴一笑,随即一拉缰绳调转马头,向着西南的方向飞驰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