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与虎谋皮
    浩星明睿面带不安地看着闭目不语的萧天绝,自从得知萧玉被雪幽幽抓去的消息之后,他就一直这样一句话也不说地坐在那里。

    “今日闯寺劫人的计划是由你所定?”萧天绝终于睁开双目问道。

    “是。”浩星明睿闷声答。

    “玉儿也是你派他去的?”

    “是。”

    萧天绝犀利的目光在浩星明睿的脸上转了几转,忽然无奈地叹了口气,“纵然你是他的亲舅舅,我也不信那个倔强的小子会完全听从于你。这次一定又是他自作主张,以身犯险,我猜得可对?”

    浩星明睿不禁苦笑着道:“还是七叔了解那个不听话的臭小子!我本是想派个相貌与他有几分相似之人前去,只要能将慧念骗出寺外,再拖延他片刻就行。可玉儿他就是不同意,他说自己虽是一个毫无武功的寻常人,但却不是一个普通的寻常人所能扮演好的,尤其是要处在雪幽幽的监视之下,并且还要面对四大神僧的首座慧念,没有几分胆量和定力是绝对应付不来的。一旦此人露出破绽,引起雪幽幽与慧念两人之中任何一个的怀疑,都会使筹划多时的计划彻底失败,一切皆要前功尽弃。”

    萧天绝点头道:“玉儿说得倒是没有错。雪幽幽那个女人本就精明多疑,而慧念大师更是神目如电,假扮之人绝难逃过这两个人的法眼。可是既然你们早已都计划妥当,玉儿又聪敏机警,又怎会出了如此大的纰漏,竟至失手被擒呢?”

    浩星明睿叹气道:“这一点我至今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和玉儿筹划此事已有数月之久,早已将一切谋算得清清楚楚,之所以迟迟未能付诸行动,就是由于缺少人手之故。四大护寺神僧联手,天下无人可敌,而我们这边能派得上用场的却只有四人。即便玉儿可以将慧念引走,合我与两名属下之力也只能将另三位神僧拖上个一时半刻,更何况还要分出一人去救人。我们也想过要另寻帮手,可是以济世寺之威,天下又有何人胆敢轻犯?无奈之下,我们想到了雪幽幽。”

    萧天绝摇头笑道:“这坏主意定是玉儿出的,否则你又怎会清楚过往的那些事情,还能够想到这其中的关联?”

    浩星明睿略带尴尬地轻咳了一声,“这……这主意确是玉儿出的。当然,他也向侄儿提起了一些有关七叔与雪幽幽之间的……旧事,但也仅限于与营救行动有关的那部分,且又大多语焉不详……”

    萧天绝忽然哈哈一笑,“你这小子定是在这王府里呆久了,脑筋也变得古板起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是再自然不过之事,我这当事之人尚不觉得有何难为情,你反倒这般吞吞吐吐得诸多不自在!”

    “是,七叔教训的是,侄儿确是过于拘泥了。”浩星明睿苦笑着道。

    萧天绝笑着摆了摆手,转而正色道:“可是话又说回来,玉儿那孩子也太过胆大包天!这种与虎谋皮的事情也亏他想得出来,简直就是在引火烧身,而你这个做舅舅的竟然还跟着他一块儿胡闹c啊,你倒是说说看,你们两个究竟是如何设计这一切的?”

    浩星明睿垂头叹气道:“我们不是不知道这种做法可能会惹来无穷后患,可又实在是别无选择。经过一番精心的布置之后,我们让雪幽幽的弟子水心英在无意中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曾肆虐武林且专与忠义盟作对的大魔头萧天绝,竟是被秘密囚于济世寺中,而且他的徒弟萧玉正在四处找寻帮手,誓要救自己的师父出困。

    得知此事的雪幽幽难免就要生疑,为何这个在江湖中向来只闻其名,却罕有人见过其真面目的萧天绝,会被关在护国神寺之中?此事若是由皇上授意,那么萧天绝此人的出身来历必定大有隐情。既然生疑,雪幽幽一定会派人去探个究竟,当她发现所谓的萧天绝竟然就是她追杀多年而不得的定亲王浩星潇宇时,闯寺劫人之举也就势在必行了。而且,以她那种精明霸道的性格,定然不会放过萧玉这步好棋,因为即是以她这个天下第一剑派宗主之能,也断然敌不过四大神僧联手。

    于是按照我们的计划,事情一直进展得很顺利。玉儿将慧念引出了寺外,并令他中毒失去动武之能。雪幽幽和水心英合力狙杀了另外三位护寺神僧。与此同时,我的属下柳逸飞和陆远风将七叔您救出寺外,并护送回定亲王府——”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顿了一下,又接着道:“为了保证玉儿今日能够全身而退,我特意安排了一个人在济世寺附近接应他。可是玉儿却似乎是在雪地里迷了路,没有到达约定的会合之处。这本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此前所有的安排和部署几乎皆是由玉儿一人筹划,我其实只是坐在府中听听他的汇报而已。他早已将济世寺周遭的环境了然于胸,怎么可能竟会忽然间迷路了呢?”

    萧天绝皱眉沉思了片刻,然后道:“事已至此,就先别去想那些难以想通之事,目前我等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善后。雪幽幽既已卷入到此事当中,便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另外,我们还要提防宫里的那个皇上,倘若被他寻到了任何破绽,不仅仅是你我和玉儿的处境堪忧,恐怕还会令许多无辜者受到牵累。

    浩星明睿犹豫了一下,才道:“其实玉儿与我早有约定,若万一发生意外,无论失手的是何人,其他人都必须另觅新的藏匿之处,之后便要蛰伏一段时日,绝不可再回去涉险搭救失手的同伴。可是我却未能遵守此约,仍是按原计划让大家继续留在了王府之中。而且我已下定决心,无论要付出何种代价,都要把玉儿救回来!”

    萧天绝不由笑看着他道:“你的相貌虽不似你的父王,可脾气秉性却是如出一辙。说吧,你打算如何救出玉儿?”

    “我打算明日去见一个人,”浩星明睿的语声微微顿了一下,“也许,她能救玉儿。”

    萧天绝点了点头,脸上渐渐露出几分感伤之色,“十年了,玉儿都快满十八岁了。当年藏涧谷一役,葬送了无数人的性命,其中还包括那个曾经号令武林、人人敬仰的忠义盟盟主雪平皓,而玉儿也为此失去了一身武功,毁了他一生的希望与抱负。这些旧事,因我当日与四大神僧有约而从未被外人知晓,我想玉儿对你这个当舅舅的恐怕也没有道出全部实情,只因他不忍让你知道,你的七叔曾是个走火入魔的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