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甘为弃子
    一位虽然年已迟暮却依然美若秋水的女子脚步轻缓地步入密室之中。

    慧念大师曾与这位足以号令天下武林的忠义盟盟主,同时又是天下第一剑派岫云派的宗主——雪幽幽有过数面之缘,虽然此番再次彼此相见的情境颇有些尴尬,但他毕竟是有道高僧,还是能够心平气和地以礼相待。

    “阿弥陀佛,老衲慧念见过雪宗主。”

    雪幽幽也十分客气地还礼道:“慧念大师有礼了。今日本座将大师强行请来此间,实在情非得已,如有唐突怠慢之处,还望大师见谅。”

    慧念大师微微点了点头,道:“雪宗主客气了。”

    此时萧玉也站起身来向雪幽幽施礼:“见过雪宗主。”

    雪幽幽转头审视着他,眼中闪过一道犀利的冷光。

    “萧玉,本座听说你瞎了?”

    萧玉微微牵动了一下唇角,“确是什么也看不见了。”

    “莫非这便是做人棋子的代价?”雪幽幽的话中带着明显的嘲讽之意。

    萧玉却是淡淡地一笑:“命该如此。”

    雪幽幽的声音一冷:“既然你甘愿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能否就让本座见识一下,究竟何人有此能耐,可以将狠绝天下的萧天绝的徒弟当作棋子来用?”

    萧玉的脸上登时露出了不解之色,诧异地问道:“雪宗主何出此言?在下不正是宗主您用来对付济世寺四大护寺神僧中的首座——慧念大师的一枚棋子吗?”

    “简直一派胡言!”雪幽幽终是有些沉不住气了,“你这无赖之徒若再敢有半句虚词狡辩,本座便即刻割了你的舌头,让你彻底变成一个又瞎又哑的废物!”

    这种话若是出自他人之口,或许只是意在威胁,但是出自一向任性妄为的雪幽幽之口,便绝对会说到做到。

    萧玉听了这番警告之后,倒是没有立即回嘴,而是带着一副懒洋洋的笑容,又自靠着墙坐了下来,然后才咂了一下舌头,半点不服软地道:“此事雪宗主既然做得,在下当然也就说得,又有什么敢与不敢的?不就是济世寺的背后有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给他们撑腰嘛,莫非雪宗主还真的怕了他不成?”

    雪幽幽冷哼了一声,“你不必故意用言语来激我,即便我在慧念大师面前承认,今日火烧济世寺、杀死三位护寺神僧皆是我一人所为又如何?没有真凭实据,皇上就算有所猜疑,也难奈我何。倒是你这个从中捣鬼的奸诈小子,如今既已落在我的手中,我定会让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萧玉笑了笑,无所谓地道:“我早就知道,一枚无用的棋子,最终难免会成为弃子。”

    “你是萧天绝的徒弟,怎会随意被人当作弃子——”雪幽幽忽然有所警醒地盯了他一眼,“除非——你自己就是那个下棋之人!”

    萧玉顿觉有趣地咧嘴一笑:“这局棋本就是宗主与那个皇帝老儿的一场博弈,在下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又怎配做宗主的对手?”

    “不管你承认与否,就凭你有本事毁了本座的这盘好棋,就已有了足够的资格成为本座的对手。”

    “这样说来,倒是要谢谢宗主能够如此高看在下。”想必是觉得继续否认已毫无意义,萧玉这次倒是十分痛快地认下了。

    见萧玉未再试图抵赖,雪幽幽的脸色总算稍霁,语气也随之平和了下来,“萧玉,能否告诉本座,这局棋我究竟输在了哪里?”

    萧玉不由得笑了笑,随后正容答道:“其实说来很简单,宗主今日之失,只因此前将全部心思皆用于计划如何闯寺劫人,根本就没有把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窝囊小子放在心上。然而宗主却是忽略了一点,我既已对救人之事谋划多时,又怎会不多找几个帮手相助?虽然我所找的那几位帮手敌不过四大护寺神僧中的任何一位,但是有了我将负责贴身看守家师的慧念大师引出寺外,又有了宗主及座下弟子牵制住其他寺僧,他们当然就可以顺利地入寺救人了。”

    雪幽幽沉默良久,方才开口道:“本座确有失察之责,竟把你当作一个软弱可欺的小角色来胁迫驱策,到头来反倒令自己成了一枚被你利用的棋子,此局我输得心服口服。”

    说到此处,她的语声转厉,“然而,我既已知错,便决计不会重蹈覆辙,再次小看于你。所以今日我不会再给你任何耍花样的机会,你只有两个选择,说出萧天绝的下落,我放你走,否则,死路一条!萧玉,其实从一开始,本座从未打算将你当作弃子,所以才会让洛儿她去带你回来。可是事到如今,你我都十分清楚各自的立场,本座必将用尽一切手段让你开口,对此你心中可会觉得有何不公平?”

    萧玉微垂了双目,容色平静地道:“是在下欺瞒利用宗主在先,所以无论今后宗主如何对待我,都不可谓不公平。”

    雪幽幽对着他冷冷一笑,转头看向慧念大师:“慧念大师,想必你对此事的前因后果已尽知悉,那么大师可知自己为何会被本座请来此处?”

    慧念大师叹息了一声:“雪宗主为了当年的旧怨,不惜犯下今日的杀孽,可知冤冤相报,何时才是尽头?”

    雪幽幽早已听多了诸如此类的说教之辞,只是不屑地一笑置之,“慧念大师,本座只想向你问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当初你们是如何捉到萧天绝的?”

    慧念大师摇头道:“老衲曾答允过萧施主,绝不将当年之事向外人提起,还请雪宗主见谅。”

    雪幽幽似是早就料到会有此种结果,倒也并不气恼,“大师再多考虑片刻也无妨,只是不要超出了本座忍耐的极限。萧玉,本座现在要知道你的选择。”

    萧玉叹了口气,摇头道:“既已成了一枚弃子,就该有当弃子的自觉,再多做何种选择都属无益。杀剐存留,萧玉在此听凭宗主处置便是了。”

    雪幽幽不屑地道:“无知小子,此时还敢耍贫嘴,你应是还没有真正尝到过做弃子的滋味!”

    萧玉没有说话,只是神情飘忽地笑了笑。

    这时,密室门外忽然有人来报,有一位重要客人到访,要即刻请见雪盟主。

    雪幽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对密室中的两人道:“如此两位倒可以多一些时间来权衡利害,考虑清楚。但是时间恐怕也不会太久,待本座回转之时,希望两位的想法都会有所改变。”

    语罢,她便打开室门,匆匆离去。

    密室中的两人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大师,”萧玉忽然开口道,“家师既已离开了济世寺,当年你们之间的约定便不再作数,即便大师将其告知雪宗主,也不应算作是毁约。”

    慧念大师摇头道:“当日老衲与令师立约,并未定下任何期限,自当谨守一生。”

    萧玉闻言只是笑了笑,不再多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