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藏涧之秘
    “你自幼在隐族长大,可知道藏涧谷的由来?”

    浩星明睿虽不明白为何萧天绝要在此时向他提起十年前的那段往事,但他还是恭敬地答道:“侄儿曾听隐族的大族长说起过,藏涧谷的真名实为藏箭谷,只因谷中藏了一枝神奇的箭——离别箭。

    据传,隐族有三门神奇的武功:追魂、化蝶和离别。因这三门武功太过独特,惟有身具隐族血脉,且根骨与天分俱佳之人方能习练。我父王当年所练的便是追魂,可惜他英年早逝,此功也就此失传。而化蝶,则是这三门武功中最凶险诡异的一种,习练之人若不能练至化茧成蝶、脱胎换骨的大成之境,就会内力尽失,身体更变得孱弱不堪,反倒不如常人结实有力。据说,继此功始创者之后,数百年间,隐族之中再无一人能够练成此功。至于离别,则是一种以气御箭的内功心法,故而又被称作离别箭。”

    “不错,就是这离别箭的心法,将我吸引到了藏涧谷中。我修习的本是天绝心法,却不知这门内功竟存在着极大的隐患,越练至高处,越容易令人走火入魔。当我渐渐发觉自己的身体出现状况时,竟已是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若只是我一人,那大不了认命,废去这身武功也就罢了。可是当时玉儿还不到六岁,却已练了近两年的天绝心法,我怎忍心就此毁了他!我想起你的父王曾告诉过我,隐族有一门奇特的内功心法,可以帮助化解修习上乘武功时所幻生的心魔。于是,我就带着玉儿找到了藏涧谷。谁知我们的出现,竟给藏涧谷带来了一场空前的劫难!”说到此处,萧天绝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

    浩星明睿沉郁地接口道:“我听玉儿说,藏涧谷中不只有离别箭,还有几十户一直守护此箭的隐族人。”

    萧天绝再次叹息了一声,方道:“五十多年前,曾辅佐先帝打下大裕江山的镇北王凌天,在封王的第二天便离开京城,从此不知所终,世人皆以为他的离别箭也就此失传。其实早在那之前,他已将离别箭的心法传给了他的侄子凌倨峰,并命凌倨峰带着家人隐居于藏涧谷之中,从此不问世事。

    三十二年前那场宫变之后,朝庭下诏,指称隐族为邪族,但凡隐族邪人,擒左即可格杀勿论。从此以后,隐族人在裕国境内不是被驱逐杀戮,便是被迫隐姓埋名地藏匿起来。自那时起,守护离别箭的凌倨峰一家及其族人便全部迁移到谷中深处藏匿,藏涧谷亦变得与世隔绝,终于渐渐被世人所遗忘。

    我将玉儿送至谷中之后,凌倨峰见玉儿是个练武的奇才,便将离别箭的心法传给了他。不到两年的时间,玉儿的离别心法已小有所成,竟然已渐将他体内的天绝功法部分化去。而在那段时日里,我却是一直忙于他事,鲜少留在谷中,与玉儿实是聚少离多。在一次远行归来之后,我刚回到谷中,却又忽然想起翌日与一位故友有约,便决定马上动身离开。玉儿自是十分不舍,于是我便带了他一同去见我那位生平的挚友——孤剑蓝清鉴。

    谁料到,那次会面竟是一个为了捉我而设下的圈套,相识多年的故人竟向朝庭出卖了我。栖霞岭上,我和玉儿被数十名大内高手围攻,他们欺负玉儿年幼,屡屡向他施以毒手。激愤之下,我竟突然间走火入魔,乃至狂性大发,将那些围攻我的人全部杀死,就连他们的尸身……也被我用剑斩得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说到这里,萧天绝的声音颤抖起来,眼前又浮现出当时血腥恐怖的一幕。

    浩星明睿默然听着这段一直折磨着七叔的惨烈往事,一时间竟找不到任何可以安慰他的话语。

    “自那一役之后,我便一直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时尔清醒,时尔迷糊,玉儿费了许多周折才将我带回了藏涧谷。谁知我们刚回到谷中,皇上派来的四大神僧便忽然出现,想必是一路追踪我和玉儿而来。我和凌倨峰联手对抗四大神僧,玉儿则护着凌倨峰的一双儿女和其他族人一同向谷外逃。可是当他们逃到了谷口才发现,来犯的不只是四大神僧,还有忠义盟盟主雪平皓和他的十几名属下。

    一踌战下来,我被四大神僧联手制住,凌倨峰却不幸伤重而亡。百余名隐族人近一半被杀,另一半也都被雪平皓所擒。所幸的是,玉儿竟带着凌倨峰的一双儿女逃了出去。

    在这踌战中,有数名忠义盟的人被隐族人所杀。为了报复,雪平皓命令他的属下将被擒的隐族人全部绑在了一起,竟是想要活活地烧死他们。我便恳求四大神僧的首座慧念大师,希望他能对此事加以阻止。可是,雪平皓断然拒绝了慧念大师的劝诫。雪平皓宣称,朝庭早有旨意,隐族邪人不得入大裕之境,违者格杀勿论。慧念虽是有心救那些隐族人,却又不能公然违抗圣命,眼看着那些隐族人就要葬身火海。

    这时,玉儿却突然从谷外杀了回来,他制住了一名雪平皓的属下,命他们放开被困的隐族人。雪平皓那老贼表面上虽然答应放人,却趁着玉儿不备,突然出手偷袭,将他打得受伤昏迷。更糟的是,他发觉玉儿修习了隐族人的内功心法,竟将他也扔进了火堆之中!那一刻,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又沸腾了起来……”

    萧天绝紧紧闭上了双目,脸上皆是痛苦之色。

    “七叔,您只是为了救玉儿和那些无辜的隐族人。”浩星明睿轻声安慰道。

    萧天绝慢慢抬起自己的双手,用眼睛盯视了许久,才道:“就是这双手!当我完全清醒过来时,就是看到自己的这双手,上面沾满了鲜血,而当时我的眼前也是模糊一片,我用手在面上抹了一把,竟发现手上又多了许多猩红的血肉!四大神僧被我打得受伤倒地,而雪平皓和他的那几名属下却已全都没了踪影,只剩下一地的零碎尸骨……,我竟然用自己的这双手……将他们一个个地撕碎了!……”

    浩星明睿呆呆地看着举在自己面前的那双骨节突出、青筋暴露的手,一时间竟说不出半句话来。

    “我当时只想将自己立刻杀死,可是这时玉儿却突然醒了过来,他扑上来抱住我,哭着喊我师父……”萧天绝的眼中泛起了一层泪光。

    “最后我与四大神僧立下誓约,任他们废去我的武功,押我回济世寺囚禁,而他们则要放过那些隐族人,并且对当日谷中所发生之事守口如瓶,不得向任何人提起。可慧念还是坚持要废去玉儿的武功,他说无论是天绝功还是隐族的内功都走的是邪路,最终玉儿也会像我一样走火入魔,危害武林。我本想继续出言恳求,玉儿却自行走到了慧念的面前。他对慧念说,只要能让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有没有武功都无所谓。”

    萧天绝停下来看了一眼正凝神倾听的浩星明睿,“我之所以此刻将这段旧事说给你听,是希望你能更清楚地了解玉儿的禀性为人。若你真的有万全之策可以救他,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但若是为了保全他,你想牺牲自己或是他所在意的任何人,他都绝不会同意,更不会接受。关于这一点,你可明白?”

    浩星明睿沉默了良久,方无奈地叹了口气,“玉儿的脾气我又怎会不知?可眼前情势危急,哪里容得我去想出什么万全之策?放心吧,七叔,我要去见的那人即便不愿出手相助,也断不会反过来加害于我。只是若得不到她的帮助,我实是没有丝毫把握能够救出玉儿。”

    萧天绝看着他道:“既然如此,你就放手去做吧。雪幽幽抓住玉儿,不外乎就是要向他逼问我的下落。以玉儿之智,与她虚与委蛇拖延上一、两日还是不难的。我相信此次玉儿一定也会和十年前一样,能够逢凶化吉、平安归来!”

    浩星明睿听了却是神色一暗,沉默着没有答话。

    萧天绝不由凝目注视着他,缓缓地道:“我和玉儿被囚济世寺不久,那个整日跟在皇上身边的郑公公就到了寺中,带走了玉儿。我那时已完全成了一个废人,又被体内残留的天绝功法扰得神志不清,根本没有能力去护住他。我只记得那孩子跪下来给我磕了三个头,然后对慧念说,十年之后他定会回来接我出寺。

    此后我便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玉儿的任何消息。其实在我内心里,一直都以为他已经不在了,因为我很清楚,那个姓郑的狗太监是怎样一个阴狠变态的老怪物!所以,今日当我在济世寺中突然听到有人来赴十年之约时,当真是惊喜欲狂!原来玉儿不但活着,而且他也没有忘记当年之诺。整整过去了十年,这孩子终于回来了!”

    见浩星明睿始终垂着头,一脸黯然地听着,萧天绝不由停止了述说。过了半晌,他才又颤抖着声音道:“可是,我却一直未敢仔细去想,他究竟是如何回来的?明睿,你实话告诉我,这十年间玉儿是怎样过的?当年那姓郑的老狗到底都对他做了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