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阴毒奸宦
    看着来人脱下遮住头面的黑色斗篷,雪幽幽的心微微一沉,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皇上到底还是派人来兴师问罪了!

    “咱家给雪盟主见礼了。”来人的声音平缓细软,不知为何却会令闻者自心底生出一股莫名的凉意。

    “郑公公的礼,本座可万万承受不起。”雪幽幽冷淡地回了一句,“不知公公深夜驾临,所为何事?”

    郑公公笑吟吟地道:“说起来咱家也有些年未见过雪盟主了,今日一见,盟主竟还是这般直率刚烈的性子,倒真是难得的很哪!”

    雪幽幽心中虽对此人倍感厌憎,面上却也不得不敷衍地一笑,“雪幽幽出身草莽,失礼之处,还请公公见谅。”

    郑公公笑着摆摆手,“盟主实在是太客气了!正是因为盟主身上这独有的英风侠气,才会令皇上对盟主你青眼有加,破格委以忠义盟盟主的重任。”他顿了顿,语气一转道,“不过,咱家今日前来,却是要代皇上向盟主讨个人情。”

    雪幽幽忙肃容道:“公公言重了j上若有谕旨,尽可吩咐雪幽幽去办,何来讨人情之说?!在公,雪幽幽身为忠义盟盟主,自当听命于皇上,领旨办事;在私,皇上曾派人将家父的尸身找到并送回故里安葬,雪幽幽受此大恩,粉身碎骨,亦不足以为报。”

    郑公公微眯着双眼,不紧不慢地说道:“盟主既然这么说,看来咱家今日这一趟便不会白跑了。其实咱家也就是代皇上来传个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日你闯寺劫人,也属情有可原。但望你能就此收手,放慧念大师平安归寺。’”

    雪幽幽紧抿了唇角,沉默了许久,才不无恨意地道:“杀父之仇!为何皇上今日终于肯说出我的杀父仇人是谁了?莫非是因为皇上知道,他再也袒护不住那个恶贼了吗?”

    郑公公的面上一紧,沉声道:“咱家在此好意地奉劝雪盟主一句,皇上虽对你一向大度宽仁,而盟主则更应体念圣心,谨言慎行!”

    “怎么?难道是我说错了吗?不是皇上一直在袒护那个杀人狂魔萧天绝,也就是他的七皇弟定亲王浩星潇宇吗?”雪幽幽冷笑着问,声音因激愤而明显地高了起来。

    郑公公见状,双目暗自一转,随即叹息着摇了摇头,道:“雪盟主着实是误会了皇上的一片良苦用心!十年前藏涧谷中究竟发生了何事,只有当时活下来的寥寥数人清楚,即便是连皇上,也无法知悉全部内情。令尊及其十几位属下的尸身都是由四大神僧从谷中带回的,可是四大神僧皆对当日谷中发生之事缄口不言,至于杀害令尊的凶手究竟是谁,根本无从判定。

    定亲王的嫌疑确是最大,但也只是嫌疑而已,既无人证,又无凶器。皇上也曾派我将定亲王那个叫萧玉的小徒弟带回去询问,可是别看他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两个大内高手轮番逼问了他三天,却是半个字都没有问出来。既然无法定罪,皇上只好将定亲王囚在济世寺中,以免他继续为祸。至于皇上为何要将此事瞒着盟主,想必盟主此刻应该是比谁都要明了,皇上就是怕盟主报仇心切,反被他人趁机利用,落得今日这般两手空空的结局!”

    雪幽幽闻言一惊,“皇上知道我没有抓到萧天绝?”

    郑公公再次摇头叹道:“看来盟主当真是已乱了方寸!盟主试想,若是你已顺利抓到了人,又何需再大费周章地将慧念大师关在此处?”

    雪幽幽不由悻悻然地哼了一声,“所以皇上才派公公来命我即刻放人?”

    郑公公忽然别有深意地一笑,“皇上确是要盟主放人,但却不是即刻,而是在三日之内。”

    雪幽幽疑惑地皱了一下眉头,“恕雪幽幽愚钝,无法领会圣意,还请公公明示。”

    不知何时,郑公公的手中忽然多了一只白玉小瓶,他小心翼翼地从瓶中倒出一颗黄豆粒儿大小的碧绿色丹丸,并将它递到了雪幽幽的面前。

    “雪盟主请看,这是咱家新近得到的一颗无尽丹,只要服下了它,任何人皆熬不过一日,便会将平生所知秘密悉数道出。”

    雪幽幽看了那颗绿色的丹丸一眼,心底顿时生出一阵惊惧厌恶。原来这就是传说中能令人生不如死的无尽丹!江湖中关于这歹毒之物的传闻很多,因其极为稀有且功效极佳,以至于极其抢手,每一颗的价格竟都在千金以上,而它的解药更是超过了万金。

    可是此物出现江湖已经十多年,竟是没有一个人说得清它的来历,就是极少数的那几个买主,也都是从未见过卖主的真面目。不知这个老怪物又是从何处得到此物的,也不知他已经用它害过了多少人,今日恐怕是要让自己用它来坑害慧念大师了。

    “公公想从慧念身上得到些什么?”

    “雪盟主误会了,不是咱家,而是皇上,想从慧念口中问出昔年藏涧谷中的秘密。事实上,雪盟主你不是也在打同样的主意吗?既然藏涧谷是这一切麻烦的开始,那么它或许也会成为这一切麻烦的结束。只要慧念大师说出十年前在谷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切自然都会真相大白。而且,盟主若是顺藤摸瓜,说不定还能由此找到定亲王的下落。”

    见雪幽幽一直沉默不语,郑公公不由慢悠悠地一笑,又接着道:“然则,雪盟主当是十分清楚,济世寺乃护国神寺,寺中方丈慧觉大师已卧病多年,真正掌管寺务的四大神僧如今又唯余慧念大师一人。皇上当然不希望这位硕果仅存的神僧再有任何差池,只要从慧念口中得到了他所想要知道的一切,皇上便会将无尽丹的解药给他。盟主可听明白了咱家的意思?”

    虽然心中仍是不免对那个皇上的心思起了些许猜疑,雪幽幽也只能默然点了点头,从郑公公手中接过了那颗无尽丹。

    “容咱家再多啰嗦几句……”

    临走之前,郑公公貌似刚刚想起来一般地,转头对雪幽幽道:“这无尽丹的毒性只在每日的子时发作,虽只有短短的一个时辰,却足以令人痛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且此丹最为奇妙之处在于,除了能让人痛入骨髓,还可以令人痛极失智。就在子时刚过剧痛方歇的那一刻里,中毒之人会完全处于神志迷乱之中,盟主只需抓住这一刻的机会,便能让那人将你想知道的一切悉数道出。当然了,盟主也千万莫要错过丹毒发作时的那趁戏,中毒之人那持续整整一个时辰的辗转哀号,听起来当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看到郑公公只因描述中毒者遭受折磨时的惨状,就兴奋得双目放光、浑身发抖的丑态,雪幽幽感到既厌恶又心寒,皇上用这样一个阴狠卑劣的阉宦作心腹,恐怕他自己也不会再是什么良善之辈。那个冰冷的皇位,竟真的能让一个人心性大变到如此地步?!

    “到了第二日,此丹的毒性将会比第一日时倍增,而到了第三日,毒性又要比第二日时倍增。三日过后,中毒者毒性发作时的痛苦虽不会再增,可是到了那时,丹毒已然入骨,再也无药可解。”郑公公继续得意万分地笑着道,“是以,盟主定要在三日之内,将慧念大师送回济世寺中,并前去向皇上复命。另外,到时候盟主可切莫忘了,要向咱家讨取这无尽丹的解药。”

    雪幽幽心中暗自冷笑,这个多疑的皇上果真是心思缜密,躲在幕后操纵这一切,却又在那里置身事外地扮演一个高高在上的圣明君主。而她却要去充当恶人,用无尽丹逼迫慧念说出藏涧谷之秘,且事后还不得不受到皇上的要挟,用从慧念处获得的秘密去向他换取解药。否则的话,她不但是违抗了圣命,还会失信于慧念,成为食言背信的小人。

    可惜的是,枉他们机关算尽,却不知她才不会将这颗无尽丹浪费在只知道什么藏涧谷之秘的慧念身上,因为此刻在她的手中,已有了一个知道得更多的萧玉。虽然听这个奸宦方才所言,原来萧玉竟是生了一副铁嘴钢牙,轻易不会吐实。但她此刻有了这颗霸道至极的无尽丹,便一定能撬开那小子的嘴,到那时,她所能够知晓的事情,又岂是十年前藏涧谷中的秘密可与之相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