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遍体鳞伤(一)
    听到萧天绝问起十年前萧玉被郑公公从济世寺中带走之后的遭遇,浩星明睿不禁垂着头说不出话来。虽说已经事隔十年之久,当他再次忆起自己初见萧玉时的情景,却仍是忍不住满腔悲痛与愤怒。

    十三年前,浩星明睿怀着一腔抱负,只身从重渊回到景阳。在找寻七叔浩星潇宇未果的情况下,他开始联络那些仍忠于他父王的隐族旧部,在大裕境内秘密展开行动,并逐步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情报网。

    就在十年前,他遇到了一些从藏涧谷中侥幸逃生的隐族人,并从他们的口中得到了关于他的七叔浩星潇宇和他那个素未谋面的亲外甥萧玉的消息——他们目前都被困于济世寺中。

    浩星明睿一时间真是心急如焚,可是以他当时的实力,根本没有可能成功地入寺救人。正在苦心筹谋之际,他又得到了一个更坏的消息,萧玉被一位宫里来的太监从济世寺中带走了。

    浩星明睿所能推测得出的是,带走萧玉的人应是受了大裕皇帝的指派,想从这个孩子的嘴里撬出些有关他师父萧天绝的事情来。可是以那个皇上的心性为人,当不会将萧玉关在人多眼杂的宫内,以免若是风声透了出去,有辱他圣主之名。而萧玉并不是朝庭钦犯,且还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当不会被收监关押。那么,在偌大的京城之中,还是有太多的地方可以藏匿一个孩子而不被人发觉。可是,除了藏匿,他们一定还会刑讯逼供,这就需要一个能够避人耳目之处。

    突然之间,浩星明睿想到了一个地方,也许那里才是关押萧玉最合适的所在。

    午夜时分,浩星明睿摸进了守卫十分松懈的定亲王府。其实早在三年前他就曾来过此地,当时是为了找寻他的七叔浩星潇宇,结果他却发现,王府中的那个定亲王只是一个替身,而真正的定亲王已不知所终。

    此刻站在漆黑一片的王府中,他发现各处的院落里竟也是没有半点灯火,由此可以想见,这座定亲王府已经凋败到了何种境地。

    顺着一道长廊,他慢慢接近这座王府的中心地带——王爷的寝殿。这里也与三年前大有不同,竟是连一个把守的护卫都没有。据他猜测,很可能是因为皇上已经发现了定亲王府的秘密,撤换掉了王府中原来的护卫,而新来的护卫实在无法与从前的那些铁卫相提并论。

    然而,就是在这个无人把守的王爷居所中,居然还亮着灯,隐隐还有说话的声音传出来。

    浩星明睿悄然潜入殿中,来到那间属于王爷的睡房外,透过门缝向内窥探。只见一个人披衣坐在窗前,正对着窗外漆黑的长夜发呆。

    屋内的烛光很暗,浩星明睿无法看清这个人的长相,更不能断定他是否还是当年的那个替身。

    这时,屋中人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自言自语地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浩星明睿再次仔细观察了一番周边的环境,在确定这不是一个可能的圈套之后,他悄悄推开了房门,无声无息地来到临窗而坐的那人身后。

    不料敲此刻,那人突然站起了身,并回转过头来,赫然发觉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竟多出一个人来!他不由双目大睁,张口就要惊呼出声,却突然被人死死地扼住了咽喉,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浩星明睿这时才发现,那人的脸上满是淤青伤痕,以至于整张脸都已肿胀得变了形,实在难以辨认出他是否就是三年前的那个替身。

    “若是想活命,就不要出声!听明白了吗?”他低声喝道。

    那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随即点了点头。

    浩星明睿慢慢松开了扼住那人咽喉的手,并将他重新按坐在那把楠木椅子上。

    “你……你是谁?”那人哆嗦着开口问道。

    浩星明睿轻轻拍了拍他那张已不似人形的脸,冷笑道:“我是谁不重要,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我自然是定亲王浩星潇宇……”那人明显底气不足地答道。

    浩星明睿又是冷冷一笑,“是吗?那我算是找对了人!告诉你,我就是来杀你这位定亲王爷的人!”说罢,他作势又要去扼那人的咽喉。

    “慢着!慢……着……”那人吓得从椅子上滑落下来,直接跪到了地上,“不要杀我!我不是真的定亲王!”

    浩星明睿仍是把手按在了他的咽喉上,低声喝道:“我如何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定亲王?既然方才你已经亲口承认,且你此刻就在定亲王的寝殿之中,我才不担心会杀错了人!”

    那人顿时感到那只按在自己咽喉上的手有用力收紧的趋势,忙挣扎着哭喊求饶:“好汉……饶命!我真的……不是定亲王!我只是他雇来的一个替身,已经在这里呆了五年多了!若我是真的定亲王,怎会被人打成现在的这副模样?!”

    “那真的定亲王去了哪里?”浩星明睿的手稍微放松了些,却仍是没有从那人的咽喉上拿开。

    那人急喘了几口气,犹带着哭腔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五年前有人把我带来这里,告诉我平日可以在府中随意走动,只要不出王府就行。当时我根本就没有见到王爷本人,而且随后就连带我来的那个人也消失不见了。”

    “那你为何还一直留在这里?”

    “当初我也是为了钱才这么做的,本以为呆上几个月就能出去,可是没想到他们竟再也不肯放我走!我也想过偷偷溜出去,可是当时的护卫看的严,根本不可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跑。直到三日前,王府里的护卫忽然都不见了,就连府中的一干下人也都走了个干净,转眼又换上了一批生面孔。我本想着也许这下有机会逃走了,没想到忽然来了两个大内侍卫,不由分说,便将我拖到后院去劈头盖脸地暴打了一顿。他们还逼问了我很多事情,然后就又把我仍回了这里,我……我自然是再也不敢打逃走的主意了……”

    那人咧着嘴,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浩星明睿,希望他能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就此饶过他这条好不容易捡回来的性命。

    浩星明睿看着他这副惨不忍睹的面孔,忽然心中一动,不由微微一笑,马上放开了自己那只准备杀人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