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遍体鳞伤(二)
    那人一边悄悄用手揉着被掐得生疼的脖子,一边大气也不敢出地偷眼看着浩星明睿脸上的神色,身体还不自觉地在椅中不安地扭动了几下。

    浩星明睿将他的这些举动一一看在眼中,既感到有趣可笑,又觉得他有些可怜,不由放低了声音,温和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进。”那人眨巴着眼睛,似是感觉到了一丝生望,声音中也少了些颤抖。

    浩星明睿从旁边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到了李进的对面,继续和声问道:“李进,那些府中新来的下人可同你说过话?”

    这问题虽是有些奇怪,但此刻李进早已想不了那么多了,只是一门心思地要讨好这位刺客大爷,毕竟自己的这条小命还攥在人家手里呢!

    “那些下人——他们哪里有机会见到我?那两个大内侍卫将我在后院关了两天两夜,直到今日才放了回来。我成了这个样子,自然也不敢出去见人,只能吩咐他们将饭菜送进来。好在我扮的这位王爷本就是个病殃子,即便是整日都躲在房中,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浩星明睿一听更是来了兴趣,又追问道:“那他们都是如何称呼你的?你觉得他们是否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定亲王?”

    李进似是还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皱着眉头呆了片刻,才答道:“那些新来的下人们应是并不知情,还都是称我王爷,而且态度上也恭敬得很,完全不像从前的那些人那般怠慢无礼。”他咧嘴苦笑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可若是一辈子都要像这样困在这座王府之中,我便是真的成了王爷又有何意趣可言?!”

    也许是由于心中渐已镇定,李进的这番话说得竟有些文绉绉起来,浩星明睿听了不由一笑,觉得自己实是有必要好好地了解一下这位李进了。因为就在刚才,他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再来一回偷梁换柱,由自己顶替李进,冒充真正的定亲王。

    这个想法虽是有些冒险,但应该可行。

    一来,如今在这整个王府之中,只有那两个大内侍卫见过李进的真面目,只要将他们灭了口,便无人再能分辨出真假李进了。

    二来,那些新来的下人和护卫中虽是可能混有宫中的探子,但他们主要的用处应该是留意真的定亲王或是与他有关联的人回到府中活动,其次才是监视这个废物一般的假亲王李进。尤其是在真的定亲王已被困济世寺中之后,这些探子的作用便小了许多,换言之,便是不会太被重视了。相应地,既然感到自己不被重视,这些探子自然也会变得懒散懈怠,耳目失聪。

    如此一来,他便可以步步为营,不落痕迹地将隐族人渐渐安插进来,最终将这座定亲王府变成一个潜伏在皇上鼻子底下的行动中枢。

    打定了主意之后,浩星明睿又接着问李进道:“那两个大内侍卫可还都在王府中吗?”

    李进的脸色不禁变了变,把声音放得不能再低地道:“在。他们还带了一个孩子进来……也关在后院里。我曾隐隐听到过他们的叫骂声,还有……挥动鞭子的声音……”

    浩星明睿微皱了一下眉头,尽量用平静的语调问道:“你见过那个孩子吗?”

    李进赶紧摇了摇头,“没有,但我听到过他的声音,年纪应该不大。我听到他骂那两个大内侍卫‘狗奴才’,然后就是一通鞭子抽人的声音……”

    浩星明睿装作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表示不想再继续听这种无聊事,随即用一种极为阴冷的声音对李进道:“既然你不是真的定亲王,我也没有必要杀你。然而你今日也看到了,这座亲王府对我来说不过是形同虚设,只要我高兴,随时都可以再来拜访你一趟。你若是还想见到我,尽可以将今晚的事情说与他人听——”

    李进忙不迭地摇头道:“不c汉请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说的!”

    浩星明睿笑了笑,“好,你若是能够做到守口如瓶,那我也当是从未见过你这个人,大家相安无事最好,你说呢?”

    李进忙又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相安无事!相安无事!”

    浩星明睿再次看了这个胆小怯懦的替身一眼,想到自己今后就要变成他这般模样,不由干涩地“嘿嘿”笑了一声,随后便故作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可是刚一出了那座寝殿的大门,他就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焦虑,急急向后院的方向赶了过去。一边赶,他的心中一边还在想,看来果如自己先前所料,萧玉就被关在此间的某处,只是不知他目前的状况已糟糕到了何种程度……

    按照方才李进所说的大致方位,浩星明睿终于找到了那处后院。先解决了那两个尚在东厢中熟睡的大内侍卫,随后他又搜查了一遍相邻的几间屋子,却并没有找到萧玉。

    快步出了东厢,他暗自长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先定下神来,然后在黑暗中凝目向四周仔细查看,这才注意到旁边角落处还有一间上了锁的旧屋。

    方一打开旧屋的门,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便扑面而来,而当他踏进房内再看时,不禁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

    一个孩子被悬空高吊在房梁之上,遍体鳞伤,身上的衣衫已残破不堪,鲜血犹自顺着**的双足缓缓流下,不断滴落在他身下的青石地面上,已在那里积了厚厚的一大滩……

    浩星明睿飞步上前将那孩子放了下来,谁知刚一抱起他,他那瘦小的身体竟是软绵绵地瘫在了自己的怀中——

    这时他才发觉,那孩子不但浑身上下已是体无完肤,而且他身上的骨头也几乎全被根根折断,甚至包括手指和脚趾!

    那孩子的双目一直紧紧地闭着,身子一动不动,惟有鼻间尚存的一丝气息,表示他还活着……

    ………………………………………………………………………………………………………………………………

    思及当日的那副惨景,浩星明睿不由攥紧了拳头。

    他不想再让已饱受折磨的七叔心痛不已,却又无法将那段旧恨一笔抹去,只有垂目悲声道:“那个奸宦让人打断了玉儿身上几乎所有的骨头……”

    萧天绝闻言不禁瞪大了双目,浑身颤抖着坐在那里,久久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