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苦海无边(一)
    虽然眼睛看不见,萧玉仍能感觉到,雪幽幽的目光从进到密室中以来,就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他只是默默地用手轻抚着身下的青石地面,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看到他这种近乎是完全认命的笑容,雪幽幽的心中突然起了一阵很不舒服的感觉,便把目光转向了另一边。

    “慧念大师,你可听说过三十二年前永王浩星潇隐闯宫谋逆被杀,而永王府也在一夕之间灰飞烟灭的那段旧闻?”

    “阿弥陀佛,老衲自幼入济世寺出家,对朝堂中事所知甚少。不过对于三十多年前的那桩旧案,倒也略有耳闻。不知雪宗主今日突然问起,却是何意?”

    “大师可知在济世寺中呆了十年的萧天绝,便是昔年的定亲王浩星潇宇,也就是三十二年前那桩旧案的始作蛹者?”

    “当年济世寺奉旨捉拿萧天绝,已然清楚他就是定亲王。至于定亲王与那桩旧案有何关联,老衲确是不知。”

    雪幽幽扫了一眼依然安静地倚墙而坐的萧玉,微微一笑,“既然不知,那今日本座就让大师亲耳听上一回。”

    “阿弥陀佛,不知雪宗主为何要告诉老衲三十多年前的一桩旧案?难道此案竟与老衲有何牵连吗?”慧念大师不解地问道。

    “大师误会了,那件事本与大师扯不上任何关系。我之所以想让大师听取此案的详情,是为了让大师在此做个见证,待此案昭雪的一日,站出来为那些含冤屈死者说一句公道话!”

    言辞恳切地说出这番话之后,雪幽幽的声音顿了顿,随即再度转冷:“另外,今日要向大师述说此案之人并不是我,而是萧天绝唯一的徒弟——萧玉。”

    慧念大师一听,马上极不赞同地摇头道:“萧施主虽是萧天绝之徒,可他年纪尚轻,怎会对他未出世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知之甚详?雪宗主万万不可为此逼迫于他!”

    雪幽幽将阴沉的目光转向萧玉,“本座起先确是没有料到,萧天绝会将那样一件残酷至极之事,说给一个稚龄童子听。故而,此前我从未逼问过萧玉,有关那件旧案的任何事情。可是经过济世寺一役,本座方才想明白,原来这个奸狡的小子从一开始就已经设计好,要利用昔年那件旧事来诱使我出手。他定是自信能够顺利脱身,便也不在乎事后会被我察觉到他的居心。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竟突然变成了瞎子,又被本座给捉了回来。现在再想设法抵赖,即便是以他的狡智,恐怕一时间也难以找到能令本座信服的借口了。”

    慧念大师却仍是摇头道:“雪宗主怕是误会了。此前萧施主也与老衲谈起过宗主闯寺劫人的缘由,我们皆以为,你是因为得知了昔年萧天绝杀害令尊一事,才会闯入敝寺向他寻仇。阿弥陀佛,老衲以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雪宗主今日所为虽是痴愚,却也情有可悯……”

    雪幽幽神色古怪地盯着慧念大师看了半天,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大师想必是终日在寺内清修,早已对这俗世中的尔虞我诈甚为生疏,故而才会几次三番地被这姓萧的小子蒙骗,却仍不自知!”

    慧念大师看了一眼依旧沉默不语的萧玉,向雪幽幽问道:“宗主此话怎讲?”

    “杀父之仇确是要报,可是直至今日之前,本座根本就不知先父是死于萧天绝之手,又何谈去找他报杀父之仇呢?!”

    慧念大师闻言一愣,“这——,当年皇上竟然没有向宗主提起过,令尊于藏涧谷中遇害,而定亲王也于彼处被拿?”

    雪幽幽冷笑了一声,“大师既知萧天绝就是定亲王,难道还不明白皇上为何会忘了向我提起,他的这位一母同胞的七皇弟很可能就是我的杀父仇人吗?再者说,若是十年前本座便知道杀父仇人就在济世寺中,还会等到今日才去寻人报仇吗?”

    “阿弥陀佛——”

    知道雪幽幽所言确是全都在理,慧念大师虽仍是觉得此中可能存了某些误会,一时间却也不知该如何替萧玉开脱了。

    “大师若仍然对此事心存疑虑,本座便让你听听萧玉这小子当初是如何给本座讲这段故事的——

    十年前,数十位大内高手设伏于栖霞岭,奉旨捉拿萧天绝师徒,结果却被萧天绝诛杀殆尽。随后四大神僧现身,双方交手之下,萧天绝和萧玉皆被四大神僧所擒。慧念大师念萧玉还是一个孩子,只是废去了他的武功,便放他离开了。萧玉费尽周折寻找萧天绝的下落,终于在不久前打探出,萧天绝竟是一直被关在济世寺中。于是,他便开始计划营救自己的师傅——”

    说到此处,雪幽幽忍不纵狠地瞪了一眼仍似没事人儿一般坐在那里听故事的萧玉,接着道:“这故事本身听起来合情合理,而且本座还特意派人去查证了一番。前半段确实是真的,至于后半段,虽然无法详加核查,但结果却已经摆在那里,足以说明他所说无误。再加上这小子极善作伪,在本座面前又是诸般虚言巧饰,令本座对他深信不疑,丝毫未加提防,才让他最终奸计得授,利用本座之手,将萧天绝救出了济世寺。可是即便事后回过头来细想,本座也未在这故事中找出任何破绽,直至方才经人点破,我才知原来在这整个故事中,只字没有提到藏涧谷,更是半句也没有提到家父遇害之事。”

    雪幽幽不由自嘲地一笑,声音随即也变得越发森冷起来:“可笑的是,本座丝毫不知自己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竟还让弟子去济世寺前,将负责诱敌的萧玉救了回来!”

    见慧念大师仍是沉默不语,雪幽幽继续道:“大师现在总该明白了吧?非是本座要故意为难萧玉,实是此子太过奸狡刁滑,数度以谎言相欺。本座若不对他施以非常手段,想必他是不会乖乖吐实的。今日,本座便一定要让他说出三十二年前旧案的全部真相!”

    “若是可以说,家师早在三十二年前就说了,何苦还要一直隐姓埋名,混迹于江湖,以躲避雪宗主的追杀呢?”萧玉终是有些无奈地开口了。

    雪幽幽的神情顿时转厉,“原来他果然知道是我在一直追杀他!如若是心中无愧,堂堂一个曾统率过千军万马的定亲王,会害怕我一个区区小女子的追杀吗?!”

    萧玉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害怕,也可以有很多理由,并不一定就是因为心中有愧。不说,也不是因为不敢说,而是因为还没有到说的时候。”

    “如此说来,今日你是铁了心不说出此事了?”雪幽幽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问道。

    萧玉肃然道:“终有一日,家师会亲口告诉宗主此事的全部真相。而我此刻所能说的只有一句,耳听为虚,眼见却也未必为实。”

    雪幽幽的眼神一冷,“好一个‘耳听为虚’!萧玉,你可曾听说过一种叫无尽丹的东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