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苦海无边(三)
    “患得患失,想必这就是令宗主犹豫不决的原因吧?”

    久未开口的萧玉忽然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宗主只有一颗无尽丹,而宗主想要知道的秘密,却分别着落在慧念大师和我两个人的身上,正可谓顾此即失彼。”

    雪幽幽狞狠地瞪着萧玉道:“无论怎样,本座都不会让你有任何侥幸的机会!”

    “在下也从未存过任何侥幸之心。只是像这般耽搁下去,宗主既无法向皇上交差,又无法得到自己想知道的秘密,最终岂不是要一无所获?”

    说到这里,萧玉故意顿了顿,才又接着道:“我倒是替宗主想到了一个不算是主意的主意,虽然不能彻底解了宗主的难题,却是可以帮宗主马上做出一个选择。”

    雪幽幽立时生出了几分警惕,同时心中已打定了主意,无论萧玉的提议是什么,她都不会同意,甚至还应该反其道而行之。

    于是,她故意心平气和地问道:“那你认为本座该如何选择?”

    “在下以为,宗主根本就不必选择,而是让慧念大师和我两人自己来选。”

    雪幽幽先是一愣,随即冷笑了一声,“你倒是打得如意算盘!你以为本座看不出来吗?对于这颗无尽丹,慧念大师分明是要去争,而你却是想方设法地要去躲。若真是让你们自己来选择,结果不是已经明摆在那里吗?”

    对于雪幽幽言语中的讥刺挖苦,萧玉只是毫不在意地一笑,“既然知道在下肯定会躲,宗主何不就让在下先来选呢?反正我只是个瞎子,根本看不到无尽丹究竟长得何种模样……”

    雪幽幽顿时明白了萧玉的意思,既然他看不见,她就可以同时拿出两颗药丸来让他选,这样,他能否选中无尽丹的机会便是一半对一半。

    雪幽幽暗想,这倒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虽说简单得看似儿戏,却是十分公平,而且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这样做可以让慧念大师没有理由再来指责她,甚至是敌视她。

    虽然杀死另三位护寺神僧已足以让慧念将她视作敌人,但他毕竟是有道高僧,应该能够明白她当时确是别无选择,况且她与三位神僧是光明正大的交手,生死皆是各安天命,却也无法完全怪罪于她。

    但萧玉的事情就是另一回事了。就连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她用来逼迫这个病弱少年的手段,完全是以强凌弱,毫无公平可言。因此,慧念大师必然会对她的做法极不赞同,并且要竭力阻止。而以她目前所处的情势而言,实在不应该再多树一位像慧念大师这样的强敌。

    如果采用萧玉所说的办法,无论结果如何,那都可以说是萧玉自己的选择,慧念大师很难再怪罪到她雪幽幽的头上。

    另外,其实不管做出何样的选择,对她而言,都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可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又不得不如此做。如今有人来替她选,确是让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反倒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若是萧玉选中了无尽丹,那便只能怪他自己的运气不好。待他说出萧天绝的下落和三十二年前那件血案的真相,她便可以请求皇上为永王雪冤翻案。至于那个所谓的藏涧谷之秘,既然皇上并不知道藏涧谷中究竟有何秘密,她不妨就用从萧玉嘴里得到的一些很可能是残缺不全的秘密,去回复皇上。或许照样可以蒙混过关,也未可知。

    若是萧玉没有选中无尽丹,慧念大师就会被迫说出藏涧谷之秘,这样她对皇上便有了交待。至于萧玉,只要他还在她的手里,她便有大把的时间和诸多的手段让他开口!再说,这世上又不是仅有一颗无尽丹……

    考虑清楚了这些,雪幽幽终于不再迟疑,从怀中取出了一颗止血丹,心想萧玉定是无法辨别出这种岫云派秘制的疗伤药。

    她将止血丹和无尽丹都拿在手中,看了一眼一脸平静地坐在那里的萧玉,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自己会不会又中了这个小子的诡计?

    可是反复将这件事在心里思量了数遍之后,她又实在想不出到底会有何不妥之处。心想,事到如今,自己既然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解决此事,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也罢,我想你应该不会愚蠢到想在本座面前玩什么鬼把戏!这里有两颗丹丸,就由你先选吧。”

    萧玉的唇边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默默伸出了右手。

    雪幽幽也不再迟疑,将两颗丹丸一同弹到了他的手里。

    他慢慢抬起右手,将两颗丹丸凑近了唇边,却又突然间停住不动了。

    一股不算陌生的辛辣气味令他不由微微一愣,那竟然是止血丹的气味!

    他用左手拿起了一颗丹丸,凑到鼻端仔细闻了闻。不错,正是今日那位洛儿姑娘给他服下的止血丹。想起那位有着银铃般甜美声音的小姑娘,他不禁微微一笑。

    雪幽幽一直在紧紧盯着萧玉的一举一动,心中已打定主意,若是他有任何想捣鬼的迹象,她便将那颗无尽丹强行喂他吃下去!

    见萧玉拿起了那颗止血丹,并且露出了笑意,雪幽幽顿时心念急转,突然想起了洛儿,想起了她和萧玉遇到的那次雪中偷袭,更想起了萧玉肩上的伤……

    她刚想说些什么,却又忽然改了主意,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萧玉,看他自以为诡计得逞后,究竟会露出怎样的一副表情。

    萧玉却只是用拇指和食指轻轻转动着那颗止血丹,脸上仍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淡淡笑容。

    随后,他的双唇突然轻轻一抿,将右手中剩下的那颗丹丸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眼看着萧玉将那颗碧绿色的无尽丹吞了下去,慧念大师不由暗自叹息了一声。

    雪幽幽先是一愣,随后深深地看了萧玉半晌,才面色阴沉地问道:“萧玉,你可知自己服下的是什么吗?”

    萧玉摇了摇头,露出一个略带苦涩的笑容,“无论是什么,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说完,他将孱弱的身体向后靠了靠,使之与冰冷的石壁贴得更紧了些,似是在找寻某种并不存在的依靠。

    雪幽幽沉默地盯了他那张苍白而平静的面孔片刻,随后一转身,走出了那间密室。

    此刻,子时将近。

    慧念大师叹息了一声,开始闭目默诵起经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