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化蝶神功
    “我将玉儿救出定亲王府之后,就直接带他回了重渊。”

    定亲王府之内,浩星明睿继续述说着往事。

    “重渊——”萧天绝默念了一句,面上露出了向往之色,“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浩星明睿点了点头,“重渊是我们隐族最古老的聚居地,很多隐族人已在那里世代居住了数千年,只因少与外界来往,才被世人当成了世外桃源。”

    “当年你父王将你托付给我时,曾言已安排在府外接应你的隐族武士将你带回重渊。可惜当时情势危急,我没顾得上问他那重渊究竟在何处,以至于从此便与你断了消息。玉儿的母亲芳茵去世时,他还不满两岁,我本打算将他也送去重渊会你,可惜多方打听了许久,却是半点线索也未找到。当时皇上已对我化名萧天绝在江湖上做的那些事有所察觉,情势所迫之下,我只好带着这个年幼的孩子离开了王府,从此一起浪迹江湖,让他自小就吃了不少苦,最终还是受我之累,经历了如许多的磨难……”

    浩星明睿却是摇头道:“这些都不是七叔您的错!为了救我们一家,您舍弃了亲王之尊,在江湖中打拼搏命,同时还要忍受着世人对您的误解,皇上的无情猜忌,以及雪幽幽永无休止的追杀。这样的恩情,我和玉儿一直都铭记于心,所以无论将来再发生何事,您都是我们最尊敬的长辈,是我们一生都会拼死保护的恩人!”

    萧天绝轻轻拍了拍浩星明睿的手,微笑道:“不管怎样,听到玉儿回到了重渊,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了一些安慰,起码在重渊的那段时日,他应该过得很快乐。”

    “其实以玉儿当时的伤势而言,并不适合远行,但我已是别无他法。他全身的骨头都已碎断,即便能够侥幸存活下来,恐怕也要落下终身的残疾。所以我只有把他送回族里,看大族长能否设法保全他,甚或是能够恢复他的内力。”

    “我知道隐族中有许多奇能秘技,可是玉儿全身的经脉已毁,难道你们大族长真有神力可以回天吗?”

    虽然有此一问,萧天绝却是并未抱任何的希望。因为从方才与浩星明睿的一番谈话中他便已知晓,萧玉依然是个没有丝毫内力的普通人。

    “七叔记得我说过隐族有一种名为化蝶的神奇武功吗?那门武功最为奇特之处就在于,它能够化腐朽为神奇,令断骨再生,经脉续接。”

    萧天绝怔了一怔,缓缓地道:“原来玉儿练了化蝶,因此重生了断骨,并恢复了经脉。然而,如你先前所言,当他的化蝶功练至一定阶段之时,却再也无法突破,遂令他骤失内力,又变回了常人……”

    浩星明睿叹了口气,“多年苦练再度功亏一篑,玉儿心中的痛苦,当是旁人无法体会的!一年前他从重渊来景阳见我时,还是个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少年高手。当时我们一度还相信,仅凭我们几人的力量就可以将您救出济世寺。可是就在半年之前,一切尚都在筹划之中时,玉儿突然发现自己身上一丝内力皆无,而且他的身体也开始每况愈下,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就因病魔缠身而变得憔悴不堪。我本想将他送回重渊休养一段时日,可他却坚决不肯,说若是错过了与慧念的十年之约,恐怕再难有机会将您救出来。无奈之下,我们才最终想出了利用雪幽幽去闯寺劫人。”

    “这化蝶功竟然如此霸道!那玉儿目前的身体状况如何?是不是又回复到从前那种经脉举的状态?”

    “七叔请放心,情况还没有那么糟!您知道我们隐族人虽也是**凡胎,但在某些身体机能上,还是与其他族群之人略有不同。比如,我们身体的柔韧性要比一般人都强上许多,而忍耐力与承受力则更是非寻常之人可及。玉儿虽然失了内力,身体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但较之他习练化蝶功前的身体状况,却已是天壤之别。而且,他依然具备一个绝顶高手的敏锐耳力与眼力——”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突然停了下来,张着嘴大睁着双目定在了那里。

    萧天绝顿时被他的这副样子吓了一跳,忙追问道:“莫非玉儿的身体出了什么其他的问题?”

    浩星明睿猛然拉住萧天绝的手,喃喃地道:“七叔,七叔——,是化蝶!”

    萧天绝本就是个急性子,此时更是忧急万分,“你倒是说清楚啊!什么化蝶?!玉儿他究竟怎么了?”

    浩星明睿的面上忽然露出了狂喜之色,“七叔,玉儿的化蝶功法应是有了突破,已经进入到最后一层——成茧!”

    萧天绝一听也激动了起来,“你是说玉儿的内力恢复了?”

    “不,还没有那么快。”浩星明睿放开了萧天绝的手,脸上的兴奋之情却更增加了几分,“但是一旦进入到成茧的境界,离最终的破茧成蝶之期便不远了!若果真如此,那可真是天大的奇迹!几百年来没有一位族人能够练成的神功,竟被这孩子仅用了十年的功夫就给参透了,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萧天绝皱眉看着兀自激动不已的侄儿,实在想不明白他究竟在高兴些什么!

    浩星明睿却仍在那里喋喋不休地道:“据古书上记载,化蝶功法进入到最后一层之后,习练者的身体会自动开始蜕变,最终破茧而出,羽化成蝶。从此,他便可脱胎换骨,成为世间难得一遇的顶尖高手。怪不得我一直想不通玉儿为何会在济世寺外迷路,原来是突然失明所致。古书上说,一旦进入成茧期,习练者将逐渐丧失一切感官,目不能视、耳不能闻、口不能言、鼻不能嗅、舌不能辨。此时习练者只要闭关修炼,最多一年之内便可——”

    萧天绝看着突然间意识到哪里不对而骤然停了下来的浩星明睿,不由得叹了口气。

    浩星明睿也跟着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侄儿方才可真是昏了头!我竟然忘记玉儿此刻是在雪幽幽的手中,若是被她发觉玉儿隐族人的身份,身为忠义盟盟主的她,定然不会留下玉儿的性命!”

    “以玉儿的聪慧,想必不会让雪幽幽轻易发现他的身份。然而令我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我怕雪幽幽会不择手段地逼迫玉儿说出三十二年前那桩旧案的真相。”

    浩星明睿不以为然地道:“七叔也许多虑了!雪幽幽在初次见到玉儿时并未向他逼问过那件旧事,想必她早已知道,您与玉儿分开时他还是个不满八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清楚三十二年前的事情呢?说实话,若不是玉儿主动提起您与雪幽幽的旧怨,我还真不敢相信他会对当时所发生的事情如此清楚。”

    萧天绝又是叹了口气,“十年前我发觉自己有了走火入魔之兆,不但情绪不时失控,而且竟渐渐开始记不清楚事情。可是哪怕所有的事情我都忘记了,也绝不可以忘记三十二年前的那桩血案!于是,我就把当年所发生的一切,都源源本本地讲给了玉儿听,并且告诉他,如若有朝一日我真的把一切都忘记了,他一定要负责将它一遍遍地讲给我听……”

    浩星明睿的眼圈一红,哑声道:“七叔,若您真的忘记了,我和玉儿都会讲给您听的。”

    萧天绝默默点了点头,突然间神色一变,猛地拉住了浩星明睿的手,“明睿,你一定要尽快把玉儿救出来!雪幽幽起初应该是没有怀疑玉儿知道那件事,但是如今她已经知道自己是被玉儿所设计,那她必然就会醒悟,玉儿之所以能够想到去利用她,就是因为他十分清楚雪幽幽与我的那段往事。雪幽幽本就为当年之事恨极了我,此番更有玉儿对她欺骗利用在后,以她的心性为人,定是会对玉儿施据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