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知无不言
    静立于密室之外,雪幽幽侧耳倾听着从室内传出的一切细微的动静。

    起初,还只是慧念大师低沉的诵经声,持续不断地传入她的耳中。可是不久之后,她就听到了另一种微弱的喘息声,在一句句平缓有力的诵经声衬托之下,那个喘息的声音显得尤为急促而压抑,更隐隐透出一种极度的痛苦。

    雪幽幽紧抿着唇角,心中却在冷冷地笑,这只是刚刚开始,任你萧玉心坚似铁,待丹毒发作之后,你的心神迷乱之际,还是会把一切都乖乖地说出来,而且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仅就她所知,江湖中至少已有三位出了名的硬汉毁在这无尽丹之下,其中最可惜的一位,当然要数孤剑蓝清鉴。这位一身傲骨的绝世剑客,不知因何事得罪了郑公公,竟然被其以无尽丹折磨逼供。最终,这位孤剑虽是得到了解药,却仍是饮剑自尽了。想必是他已经对郑公公说出了他视之比性命还重要的事情,自觉无颜再苟活于世。以那样一位绝顶高手尚且难以幸免,而萧玉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内力能够抵抗丹毒的病弱少年,定是坚持不了多久。

    然而,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雪幽幽的信心也渐渐开始动摇起来。她紧抿的唇角微微放松了下来,神情中竟不知不觉地多了一丝钦佩之色。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失明且伤病在身的萧玉,竟然会是如此硬气的一个人!承受了近一个时辰无尽丹的折磨,居然未发出一句哀号痛呼,甚至连半声呻吟都没有……

    终于到了子时将尽,雪幽幽悄然开启了室门,缓步走到萧玉的面前。

    借着密室内略显昏暗的油灯光,她能够清楚地看到,萧玉仍是斜倚着石壁,身体却在不停地抽搐颤抖着。

    此时,萧玉的双目紧闭,胸口剧烈地起伏着,额上正在不断冒出的冷汗,亦是如雨般地顺着惨白的面颊流下……

    雪幽幽静静地在萧玉面前站了片刻,直到发现他的身体不再剧烈地抖动,呼吸也渐渐平顺下来,她立刻开口问道:“萧玉,你师父萧天绝现在何处?”

    “我……我不知道。”萧玉的声音听起来迟滞而喑哑,“我们事先早有约定,倘有一人在营救中失手被擒,其他人便另换藏匿之所。”

    雪幽幽的眉头微微一皱,突然产生了一个颇为奇怪的想法,会不会面前这个心志坚忍且又心机深沉的少年,并没有真的被丹毒所控制?而他此刻的表现,只不过是又一次在试图蒙骗自己?

    一念及此,雪幽幽决定,自己还是先试一试萧玉。于是她突然问道:“十年前藏涧谷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屠杀。”萧玉说得虽然缓慢,但没有丝毫的犹豫或是停顿。

    “什么大屠杀?究竟是谁杀了谁?”雪幽幽此时忽然意识到,其实自己也非常想知道藏涧谷的秘密,不只是为了父亲被杀的真相,或是为了向皇上交差,还为了——那颗无尽丹的解药。

    萧玉依旧沉缓地答道:“十年前,有很多人死在了藏涧谷中,有的是被人杀死,还有的是被人活活烧死……”

    雪幽幽虽是在问萧玉,眼睛却一直在暗暗观察着慧念大师的反应。

    这位大师本来一直容色平静地独坐一隅,默诵着经文。然而,当他听到萧玉说起那些被烧死的人时,不禁想起,昔年皆因自己的一念之差,未能阻止住雪平皓的暴虐行径,才引得萧天绝狂性大发,致使那么多人为此丧命——

    再是古井无波的心绪,也禁不住被那件血腥的往事骤然搅动,慧念大师诵经的声音不由微微一顿,低叹了几声:“罪过,罪过……”

    如此一来,雪幽幽心中的疑虑顿消。看来萧玉所说的确是实话,应该是自己太多虑了。虽然这小子心志之坚忍超乎常人,可终究只是一个毫无内力的病弱少年,根本无法抗衡丹毒的**之力。

    “萧天绝究竟让四大神僧替他隐瞒了什么秘密?”

    “家师所修习的天绝功极易令人走火入魔,需要用一种特殊的武功心法才能化去,而这种武功心法是隐族人的不传之秘,所以家师带我找到了藏涧谷,向隐居在那里的隐族人学习那种武功心法。谁知四大神僧和忠义盟的人也找到了谷中,他们制住了家师,又要将被捉住的那些隐族人全都放火烧死。家师在急怒之下出手伤了四大神僧,并且杀死了包括忠义盟盟主雪平皓在内的所有忠义盟的人。”

    “你是说,伤四大神僧、杀忠义盟的人皆是萧天绝一人所为?这怎么可能?!若是他有如此功力,开始时又为何会被四大神僧所制?”

    “当时家师突然间走火入魔,出手形如鬼魅,无人能抗——”

    “那最后他又是如何被捉,并被废去了武功?”

    “稍后家师清醒过来,看到自己亲手造成的惨烈之局,实是痛悔不已,遂与四大神僧立约,任他们废去了自己的一身修为。”

    “原来他是自愿被废去武功,以此换来四大神僧替他保守谷中的秘密——”雪幽幽忽然顿住了话语,再次疑惑地盯着萧玉,“慧念大师曾说过,你当时已是受伤昏迷,又怎会对后来的事情了解得如此清楚?”

    “这些都是在被囚济世寺中之时,家师告诉我的。”

    “原来如此——”

    雪幽幽喃喃地念了一句,心中却在想,看来是上天也愿助我替永王伸冤,竟是让萧玉自己选到了那颗无尽丹。这样一来,我不但能问出那件旧案的真相,还能知道藏涧谷之秘,真乃是一举两得!

    竭力按捺下激动不已的心绪,雪幽幽一边清理着自己的思路,一边用平稳的语调继续逼问萧玉。

    “隐族人藏匿大裕境内之事,已是屡见不鲜,而浩星潇宇与隐族人勾结也是由来已久,之前皇上也应该早有耳闻,想是念及他有军功在身,且皇上与他还是骨肉至亲,遂并未予以深究。可是后来,浩星潇宇化名萧天绝,变身成一个江湖人,数度为了维护隐族之人而大肆杀戮忠义盟所属,皇上想必是再也无法容忍他的所作所为,才会派四大神僧去拿他。如此说来,这所谓的藏涧谷之秘,竟是根本没有丝毫秘密可言,为何萧天绝却一定要四大神僧为他保守这些无关紧要之事呢?”

    “这些秘密对于家师而言,确是无关紧要,然而对我而言,却是事关生死。因为我不但练了天绝功,也练了隐族的内功心法,而隐族的内功心法,只有身具隐族血脉之人方能习练。”

    雪幽幽这才恍然大悟地道:“原来你才是那个所谓的藏涧谷之秘!没想到你竟是隐族人!难怪慧念大师当年竟会对一个年幼的稚子痛施辣手,毁去了你全身的经脉——”

    顿了顿,她继续追问道:“那种特殊的武功心法到底是什么?竟能够化解天绝魔功?”

    “是离别箭。”

    雪幽幽登时一惊,“离别箭?!凌天的离别箭?那凌天是否还活着?难道那位被传为天神一般的人物,竟也败在了四大神僧的手里?”

    就在这一连串的追问过后,萧玉却突然间沉默了下来。

    雪幽幽怔了怔,忙算了算时辰,从她开始提问到现在,刚好过去了一刻的工夫。虽然没能打听到关于凌天的消息,令她多少感到有些遗憾,但毕竟此事与她所谋之事并无多大干系,况且来日方长,早晚她会将萧玉所知道的一切秘密全部榨干……

    想到这里,她不由满意地一笑,对萧玉道:“看来这无尽丹果然名不虚传,其**之力确是霸道至极。萧玉,既然你今日已对本座知无不言,本座便不会再多加为难于你。你还有十多个时辰的时间可以考虑清楚,是在下次丹毒发作前就说出三十二年前那件旧案的真相,还是非要等到再经历一番苦楚之后方才吐实?”

    萧玉依然沉默着没有答话。

    雪幽幽料到,他此刻应是在为方才迷乱之际说出了藏涧谷之秘而悔恨不已,便也不想再继续迫他,只是在临走前淡淡地留下了一句:“说出那件旧案的真相之后,本座便会给你解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