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言有不尽(一)
    萧玉将有些发烫的额头抵在冰冷的石壁之上,想尽快使自己仍略感昏沉的神志清醒过来,同时也可以让墙上的青石,将他额上的汗慢慢吸走……

    一只温暖的大手忽然搭上他的前额,慧念大师的声音也随之在他的耳畔响起,“阿弥陀佛,施主正在发热,定是生病了。这室中有一床榻,让老衲扶你过去,躺下歇息片刻可好?”

    萧玉感激地牵动了一下唇角,却是摇头回绝道:“我只是头有些晕,应该并无大碍。大师现在毒性未解,想来身体也会有诸多不适,您还是去床榻上歇息一下吧。”

    慧念大师听他如此说,也未再多劝,想是已十分清楚这少年坚忍倔强的性子。但他也并未就此离开,而是将那只本来搭在萧玉额上的手,移到了他的左肘处,将挂在那里的一块染了血的白色布条解了下来。

    “施主肩上的伤口想是已经裂开了,让老衲帮你重新包扎一下吧。”

    这一次,萧玉倒是没有再拒绝,只轻声说了一句:“有劳大师了。”

    慧念大师将萧玉的身体扶正了些,先解下他身上那件银色外袍的系带,帮他脱下了外袍。

    他想先查看一下伤口的情况,便扶着萧玉慢慢侧过身去,让他的后背转向自己。

    “这——”

    慧念大师吃惊地盯着萧玉身上那件白色长衫的背部,那上面几乎已被鲜血尽染。

    “若不如此,实是无法抵得住那丹毒的**之力。”萧玉声音低哑地说了一句。

    慧念大师听了一怔,也将声音放低了道:“原来施主方才并未被无尽丹所制,却为何将藏涧谷之秘和盘托出?”

    萧玉沉默了一瞬之后,方有些含糊地答道:“我若不将此事和盘托出,雪宗主又如何向皇上交差?”

    慧念大师自中衣上撕下一条,将萧玉肩上还在渗血的伤口仔细包扎了一番。

    “施主失血过多,而且正在浑身发热,应是由此伤所引发,看情形,着实是十分凶险,须得尽快用些治外伤的药,方能控制住伤势。”

    萧玉勉强打起精神,无力地应道,“不……不必了,我刚已服下了一颗……止血丹。”

    “止血丹虽能暂时止血,却不能阻止伤口恶化,还是要上些消肿止痛的伤药才行。不如让老衲去向外面负责守卫的岫云派弟子讨些过来——”慧念大师边说边站起了身。

    萧玉猛地清醒了些,急忙出言阻止道:“大师,万万不可!——不能让雪宗主发觉我有任何异状,否则,方才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慧念大师不禁急道:“但若是如此下去,你的伤口势必愈加恶化,被雪宗主发现也只是迟早的事!”

    “只要过了明日……便是被她发现也无妨了。”萧玉又是含糊地说了一句。

    “恕老衲愚钝,实是听不明白,施主此言究竟是何意?”慧念大师的语气中不觉已带了一丝焦躁,显是对这个事事皆藏诸于心的少年有了些许的不满。

    觉察到慧念大师话中明显的不悦,萧玉只能无奈地笑了笑:“请大师千万不要动气,都怪在下头脑不清楚,故而话也说得不清楚!其实我的意思是,雪宗主明日若不能发觉我的伤口有异,那以后便不会再有被她发现的机会了。”

    “可是以你现在伤口的情形,又如何过得了明日?”

    “大师难道忘了我是隐族人吗?隐族人的体质天生与常人有异,伤口的自愈能力也非常人可及。最多十二个时辰之内,我的伤口便会自行愈合。”

    “若果真如此,明日子时丹毒还会再次发作,你又将如何应对?”慧念大师追问道。

    萧玉用手慢慢抚摸着冰冷而粗糙的青石地面,似是自言自语般地轻声道:“无尽丹之毒确是太过霸道,到了明日子时,只靠撞裂伤口,怕是已不足以抗拒丹毒,看来我还得另想他法了……”

    慧念大师忽然叹息了一声,“阿弥陀佛,施主心志之坚,实是老衲平生仅见,而施主心胸之广,更是令老衲大为汗颜!”

    萧玉反倒让慧念大师的这番话给说愣了,“大师何出此言?”

    慧念大师只是微微一笑,拿起放在一旁的那件银色外袍,将它披在了萧玉的肩上,同时温声道:“冬夜寒冷,即便是隐族之人,也都还是血肉之躯,也当知冷暖,也会有伤痛。”

    萧玉微抿了一下唇角,轻声道:“多谢大师。”

    “方才施主所服下的那颗止血丹——,是不是从雪宗主那里得来的?”

    慧念大师这突然冒出的一句问话,竟是令一向狡黠多智的萧玉听了也是一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竟然犯下了一个极其简单,而又极其愚蠢的错误!可问题就在于,错误越是简单,便越是难以弥补,因为任何的解释,都会显得多余,而且矫情——

    颇带些惩罚意味地,萧玉将自己的额头再次抵在冰凉的石壁之上,心中也在暗恨不已,这见鬼的无尽丹!为何自己的头脑到现在还不能恢复到平日那般清楚灵活,而且自己的嘴也似失去了控制一般,在那里一个劲儿地胡言乱语……

    见萧玉一脸懊恼地闭口不言,慧念大师却是丝毫不以为忤地微微一笑,仍是继续追问道:“既然知道那是一颗止血丹,那么你方才想必是故意选择了无尽丹。其实,从一开始给雪宗主出了那个二选一的主意起,你自己就已打定了主意——不让我服下那颗无尽丹。老衲猜的可对?”

    也许是冰凉的石壁真的生了效,萧玉感到自己的头脑似乎清楚了一些,不由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开口道:“那颗无尽丹本就应该是我的。而大师为了保全我,竟然不惜破戒,对雪宗主打了诳语,说我并不知藏涧谷之秘的全部。其实在济世寺中,家师是当着大师的面,向我讲述了在藏涧谷中所发生的一切。”

    慧念大师不由惭然垂首,口中连连念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萧玉却是嘿然笑道:“在下虽然不肖,好歹也是萧天绝的徒弟,怎能让大师替我去承担所有的罪过?雪宗主一直在骂我是个奸狡小子,若我当着她的面揭发大师所言不实,她必是不会信我,反而会疑我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不得已之下,我只好真的对她耍了一个小小的阴谋诡计。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所用的手段虽是有诈,可我所说出的藏涧谷之秘确是不假,怎么也算是对得起她那颗无尽丹了!”

    “那你为何还要担心被雪宗主发觉你的伤口有异,以至于会让你的努力全都白费了?老衲想请教施主的是,你这‘努力’一词,指的又是什么?”

    萧玉将身体慢慢地侧倚在石壁之上,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若是雪宗主方才也似大师你这般,对我追问个不休,以我此时这般混沌不清的状态,怕真是要做到言无不尽了!”

    慧念大师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且还一字一句地沉声道:“可老衲以为,施主对我,一直是言有不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