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脱身之计(二)
    “你是说你要独自逃出去?这——这怎么可能?”水心英真有些怀疑萧玉此时是在说胡话。

    “连前辈您都认为没有可能,那其他人就更是意想不到了。”萧玉淡然一笑,缓缓地接着道,“也许是太过自负,或者是觉得没有必要,雪宗主自昨夜起就没再命人给这间密室上锁。而且每次她一来,就会命看守此间的人都退下,想是不愿让她们听到不该知道的秘密。明日晚间,若是她在匆忙之中被您引去忠义盟,应该不会想到再重新派人来看守这间密室。”

    水心英却是叹了口气道:“你也不必再瞒我了!我知道师父她已逼你服下了无尽丹,她是不想让其他弟子见到你受折磨时的情景,所以才会命她们晚间都不许来这里看守。我所担心的也正是这件事,今夜家师就要迫你说出三十二年前那件永王谋逆案的真相,到时你该如何应对?”

    萧玉下意识地用手轻抚着粗糙的青石地面,笑了笑道:“我既然清楚无尽丹的**之力,若无把握应对,怎还会如此镇定地坐在这里?只是——”他顿了一下,改用一种商量的口气道,“我想请前辈不要将无尽丹的事情告诉舅舅,免得徒乱了他的心神。”

    水心英当即明白了萧玉的意思——无论最终能否拿到解药,明日他都必须从这里逃出去。

    她点了点头,略微迟疑了一下之后,终是忍不住问道:“明睿告诉我,当年是定王救了他和他的家人。既然令师并不是害死永王的真凶,你为何宁可受此折磨,也不肯将当年的真相对家师讲出来呢?”

    “只因那真相太过骇人听闻!空口无凭之下,雪宗主未必肯信。”萧玉轻叹了一声,“其实她不信倒是最好,无非是让她更为确信,我是一个惯于信口雌黄的奸诈之徒罢了。可是一旦雪宗主相信了那个真相,那便会即刻将她置于极度危险之中。雪宗主是您的师父,她的性情您当是最清楚不过。她向来不懂得伪装乔饰,凡是被她认准了的事情,无论付出何种代价都会去做。便如此次闯寺劫人之举,她虽然明知会惹下大祸,却还是毫不犹豫地做了。”

    说到此处,萧玉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神情中却流露出了几分钦佩之色。

    “你这么做,仅仅就是为了保护家师?”此时水心英虽是已对萧玉不再有任何猜疑之心,可她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师父曾经说过,他绝不能让雪宗主再受到任何伤害。而我——”萧玉突然微抿了一下唇角,随即淡然一笑,“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水心英不由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看似羸弱的少年,轻声道:“我明白了。”

    接着,她便不再多加追问,而是继续谈起明日的营救计划:“即便如你所料,密室未锁,且无人看守,你一个人又如何能逃得出去?”

    “据我所知,此处仅是岫云派的一个临时落脚点,并无多少派中弟子居住,所以防卫的力量应该不是很强。”

    “但夜间值守的弟子一向不敢松懈,何况这两日是忠义盟各分舵主的聚会之期,无论是山下的忠义盟总舵还是这里,都已加强了防卫。非是像家师那样的高手,绝对不可能无声无息地越过层层守卫,闯入内堂禁地。而一旦惊动了某一处的守卫,只要警讯一响,家师必会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赶到,营救你的人根本没有带你逃出去的机会。”

    “外人无法进得来,但我却可以出得去。我已将从密室到昨日洛儿姑娘放我下马之处的路径熟记于心,完全能够独自到达那里。而那里距最外层的守卫应该没有多远,来接应我的人从那里将我带出去,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水心英嘴上虽是什么也未说,心中却大是佩服这少年的心思缜密,原来他一早就计划着如何逃走,而且事事考虑周全。昨日水泠洛放他下马的地方,是在山腰上的一处隐蔽哨附近,距离山脚下岫云派所设的最外围防卫哨确实不远。而且当时为了不让更多人知道萧玉被擒一事,水心英还特意选择了一条隐蔽的路径,将他带去了密室,刚好避开了所有内层的防卫哨。

    “既是如此,我觉得你的计划还算可行。只是我无法保证能够将家师拖在忠义盟中有多久,在行动时间上实是很难把握。”

    “明日忠义盟上下必将会有一个不眠之夜,雪宗主即便想尽快赶回来,一时间恐怕也很难办到。再者说,她也十分清楚,只要不超过子时就不会误事,实无必要在左语松面前显得急于脱身,从而再在那个本就疑心极重的皇上那里落下什么口实。如此算来,您若是在戌时前后将雪宗主引走,那我就有至少两个时辰的时间可以逃走。从这里到达那处接应地点,应该只需要半个时辰左右,所以请您通知舅舅,派来接应我的人务必要在亥时之前赶到。”

    “这绝对没有问题。”

    “不过,若是前来接应的人发现情况有异,或是我在亥时之前没有出现,那么他必须即刻离开,决不能多作逗留,更不能再冒险闯入。”

    “好,这一点我会对他说清楚的。”

    萧玉想了想,又道:“还有,请您一定要告诉舅舅,明晚的行动他不要亲自来。到时若是一切进展顺利,只一人便可将我带出去,可若是中间出了任何差错,来再多的人也无济于事,反倒过早地暴露了我方的实力。”

    “我可以把你的话带到,但明睿是否会同意,便不是我能够说了算的。”水心英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萧玉马上从中听出了少许的不赞同之意,忙笑着解释道:“您定是认为舅舅应该亲自来救我,可您有所不知的是,舅舅目前的身份绝不容许有丝毫的暴露,否则因此受到连累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我若告诉了您之后,您可千万不要说与舅舅听。说实话,舅舅的武功实在是比我的那两个手下差了许多,让他亲自来救我,真是令我非常不放心——”

    看到萧玉的脸上很自然地流露出那种带了几分顽皮的笑容,水心英也不由莞尔一笑,这小子虽然刻意在自己面前做出一副恭谨有礼的模样,其实他骨子里还是个性情飞扬活泼跳脱的少年人。

    “可我若是不能对他实言相告,说他的亲外甥认为他武功太差,根本就不是岫云剑派的对手,只怕他仍是会一意孤行,坚持由他自己来冒险救你,那便如何是好?”

    虽然明知道水心英这是在故意为难自己,萧玉还是笑着答道:“那就只好拜托前辈您先行动手,让舅舅他真正见识一下,天下第一剑派的厉害之处了。”

    水心英不由又是一笑,忽然轻轻拍了拍萧玉的肩,“你很不错!明睿相信你,我也相信你。虽然我能为你做的事着实不多,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会尽一切所能救你出去。”

    萧玉却连忙摇头道:“前辈不可!若这次我们的计划失败,我暂时出不去的话,请您千万不要再冒险救我。而且,您也要负责劝说舅舅,暂时放弃救我出去的打算。雪宗主绝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在我没有说出三十二年前那件旧案的真相之前,她绝不会要我的命。然而,雪宗主也不是一个能够轻易原谅别人的人,她若是知道您背叛了她,即便可能会顾念师徒之情不杀您,可她也不会就此放过。想想她竟能一直追杀了家师近三十年,恐怕也会对舅舅做出同样的事情来。”

    “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我们又如何能坐视你身处险境而不顾?”见萧玉还想继续进行劝说,水心英当即坚决地道,“好了,你且不要再多说了!若是明晚的计划未能成功,便是拼着被师父追杀,我也会让明睿将你救出去!”

    萧玉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笑,“看来无论如何我们明晚都要成功了,否则雪宗主的追杀名单岂不是要变得越来越长?”

    水心英抿了抿唇,不再多言,站起身便要离开。

    在她走出门去之前,萧玉又轻声道:“前辈,若是您与舅舅商量之后,计划未做改变,那今夜……您就不必再过来了。”

    水心英的脚步立时顿了一下,随即用极轻的声音回了一句:“知道了”,便快步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