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各自筹谋(一)
    天目湖边的茶肆外,浩星明睿将连夜赶来报信的水心英送走之后,仰头望了望被乌云遮去大半的一轮残月,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明日怕又是个风雪天!”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柳逸飞却是按捺不住满心的激动:“多大的风雪我也能把公子接回来!”

    浩星明睿转头看了他一眼,“我又没有说明日派你去接人。”

    柳逸飞一听便急了,央求着道:“先生,上次便是因为我没有接到公子,才让他落在了雪幽幽的手里。这次您一定得让我将功补过,把公子平平安安地接回来!”

    浩星明睿却是摇头道:“我还另有任务分派给你,明日就让远风去接玉儿回来。”

    “可是——”

    柳逸飞还想继续央求,却被浩星明睿一摆手打断了。

    “玉儿被雪幽幽捉去,并不是你的错,这其中的种种情由稍后我自会说与你听。现在你速去断剑阁找公玉飒容,让他明晨在北去荆州的路上截杀陈应诚。”

    柳逸飞虽仍然心有不甘,但是知道自己的这位先生素来说一不二,便也不再啰嗦,肃然领命而去。

    目送着柳逸飞远去,浩星明睿举步来到天目湖边,上了一只早已候在那里的乌篷小船。他刚一上船,船便开动了起来,沿着湖的南岸行了不远,进入了与之相连的景阳河。然后小船顺流而下,直到距离景阳城不远的一处船坞内方停了下来。

    浩星明睿飞身上了岸,那条小船随即便划走了。

    早有等在那里的人将浩星明睿引到一条体型巨大,看起来尚在修理中的平底驳船上,移去堆放在船底部的绳索和工具,掀开船底上的一块木板,下面便露出一个黑色的洞口。

    浩星明睿对那人点了点头,直接跳入了洞内。那人用木板将洞口重新盖好之后,又将绳索和工具放回原位,便快步离开了。

    进入洞口之后,浩星明睿沿着这条已不知被他走过多少遍的地底隧道一直向前,在黑暗中约走了小半个时辰,前面终于出现了那架竹梯。登上竹梯,推开上面的石板,他便已置身于定亲王府后花园里一座假山的山腹之中。

    出了假山,他随手理了理身上的衣衫,然后慢步走上一条长廊,向着一处灯光明亮的院落行去。

    刚走到院门口,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便迎了上来,躬身施礼道:“王爷,今日歇得可有些晚了。”

    “嗯,今日百草堂的花凤山新送来一副《深山采药图》,实是意境幽远,本王一时沉迷其中,不免在书房里多耽搁了些时候。”

    那中年人在一旁用提在手里的灯笼为浩星明睿照路,同时还不忘在嘴里恭维着:“这位花神医不但精通药草,连这画技也是远近闻名。更难得的是,还有王爷您这样一位识画的大行家做他的知音,可真是好造化啊!”

    浩星明睿斜睨了他一眼,笑骂道:“你这油嘴的东西!明知道本王终日在府中呆得烦闷,才喜欢看些花鸟虫草之类的玩意,又哪里是真的懂画了?!”

    “王爷实是太过自谦!王爷您所收藏的画作,皆是市里坊间那些藏家争相求购的佳品,否则小人又怎敢胡乱妄言呢?”

    这记马屁果真是拍到了这位王爷的心里头,浩星明睿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几分得色,笑着道:“范成,你是越发得有长进了!明年赵管家告老回乡之后,你这个二管家就接替他做府中的大管家吧。”

    范成一听登时心花怒放,王爷虽是假王爷,但王府管家的位子却是货真价实的,这下自己可是要发达了!

    范成在这边满脸堆笑地连连谢恩,浩星明睿却只是摆了摆手,继续向自己的寝殿内去了。

    刚关上殿门,角落里立时闪出一人,向浩星明睿躬身行礼道:“先生。”

    “远风,此行可打探到什么消息?”

    陆远风忙答道:“智明传出话来说,慧念大师已安返寺中,并带回了公子的一句话,‘年内必归,勿念’。”

    浩星明睿点了点头,“看来玉儿也知自己的化蝶功将成,方有这‘年内必归’之语。慧念大师可还说了些什么?雪幽幽又为何会放他回寺呢?”

    陆远风迟疑了一下,方有些惶然地道:“慧念大师说,公子已将藏涧谷之秘告诉了雪幽幽,而且今日皇上也知道了此事,公子隐族人的身份已经彻底暴露了!”

    浩星明睿闻言也是一惊,皱眉思索了片刻方道:“玉儿这么做,必是有他的道理,我们暂且顾不了那么多了。远风,你先下去好好歇息,明日还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办。”

    “是,属下告退。”陆远风悄然退下。

    浩星明睿丝毫未敢耽搁,穿过寝殿,进入后面的静室,随后打开那里橱柜上的机关,急步走进了萧天绝所在的那间密室。

    “七叔,我已同玉儿通过了消息,明夜便可将他救回来。”

    萧天绝一听,顿时满面喜色地问道:“你究竟是如何计划的?快说来听听!”

    “其实此前我与玉儿便早有计划,要在明日分头截杀忠义盟的几位分舵主。这些人都是平日里残杀隐族人最多、手段最残酷之辈,绝对留他们不得。然而由于玉儿不慎身陷忠义盟内,我本已打算取消此次行动。谁知今日玉儿又让人传话给我,要我们按原计划行事,由此将雪幽幽引去忠义盟中,他便可趁机从被关押处逃出来。”

    萧天绝不由得皱眉问道:“忠义盟的分舵主各个武功高强,而且他们属下的实力也不弱,你要对其进行分头截杀,人手上可分配得开?”

    “七叔放心,此事我已做了安排。我们的目标只是那几位分舵主,而他们的属下并不在刺杀之列。我和远风、逸飞分别在东、西、南三面各守住一路,剩下的北路交给断剑阁的人解决。”

    “断剑阁?”

    “七叔您有所不知,这断剑阁是近年在江湖中新崛起的一个杀手组织,虽说主要是以杀人为业,但只要报酬给得丰厚,他们也不会拒绝接一些救人甚至是保镖的生意。断剑阁的阁主一向不见外人,所有的生意往来皆是由副阁主公玉飒容一人出面打理。这个公玉飒容功夫极好,但为人骄狂傲慢,不宜亲近。不过他倒是有一个癖好,喜欢收集各种古剑谱,所以我上次便用一本旧剑谱与他交易,让他去济世寺接应玉儿。谁知玉儿因失明而迷了路,没有赶到接应地点。事后我让逸飞将那本旧剑谱送去断剑阁,竟还被公玉飒容给退了回来,说是生意未成,不收报酬。”

    “如此说来,这个断剑阁还算是有些规矩。不过你可要想仔细,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付给他们,他们是否能够完全靠得住?毕竟此次的任务与上次不同,上次的任务只是接人而已,并不涉及多少利害得失,而这次却是要截杀江湖中势力最庞大的忠义盟中人。一旦计划暴露,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浩星明睿忽然别有深意地笑了笑,“这断剑阁到底靠不靠得住,却是要看他们明日的表现了。七叔,您尽管放心,一切皆在我和玉儿的算计之中,不会有任何差池的。”

    萧天绝点了点头,一想到明日就能见到已阔别十年的爱徒,他的心中顿时激动不已,再也无暇去过问这对满肚子鬼主意的甥舅究竟要如何去算计别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