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情丝初种
    听到密室门开启的声音,萧玉起初并没有在意,以为是岫云派的弟子来收拾碗筷。可是当他再次闻到那缕熟悉的幽香时,不觉微微一怔,唇边慢慢露出了一抹浅笑,轻声道:“洛儿姑娘——”

    水泠洛见萧玉虽是与昨日一样半倚着石壁而坐,可是他的样子却已完全变了——发髻蓬乱,脸色苍白如纸,身上的白色长衫满是褶皱脏污和斑驳的血迹,外袍也只是略搭在膝上,而此刻他的身体可能是由于寒冷,正在不停地微微颤抖着……

    “你……怎会弄成了这样?”她忙急步上前,矮下身,替他将盖在膝上的外袍向上拉了拉,盖住了他的双腿,随后又抬手轻轻地将遮住他大半面孔的乱发向两侧理了理。

    “昨夜睡得不甚安稳,不小心撞到了伤口,便弄得如此狼狈了。”萧玉低声解释道。

    水泠洛不由略带责备地道:“昨日你还说伤口已无大碍,怎会又如此不当心!”

    萧玉只好无言地笑了笑。

    “再服下一粒止血丹吧。”水泠洛将丹丸递给他。

    “不必了,洛儿姑娘,我——”

    “你就是一向这般啰嗦!”水泠洛不由恼了,将丹丸递到他面前,“快拿去吃了!”

    萧玉下意识地将双手往袖中缩了缩,同时轻轻摇了摇头。

    水泠洛方要发火,忽然想起他是看不见的,马上放软了语调:“没关系,我喂你服下去吧。”

    感觉到丹丸已到了自己的唇边,萧玉只好张开嘴,将它吞了下去。

    随后水泠洛又拿起水袋,喂他喝下了一些水。

    “今日我还要将一套新习的剑法练熟,怕是没有机会再来看你。且给你留下一粒止血丹,酉时过了再服下。”水泠洛边说边又取出一粒丹丸,扯了扯萧玉的衣袖,示意他伸手接了。

    “血已经止住了,以后我一定会当心些,不再碰到它,真的不需要再服止血丹了。”萧玉近乎哀求地道。

    水泠洛却是哼了一声,“你这人说话最是不老实,我信你才怪!快把手伸出来,否则我便自己将它拽出来!”

    萧玉的薄唇微抿,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终是慢慢地将一直拢在袖中的右手伸了出来——

    水泠洛的身子突然猛地一震,大睁了双眼看着面前那只五根手指的指尖已露出森森白骨的手,就连自己手中的那粒止血丹何时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过了半晌,她才颤抖地伸出双手,轻轻捧住了萧玉的那只右手……

    萧玉感到某种热热的东西不断滴落在自己的手上,心中不由起了一阵疼惜和不舍,忙伸手想去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可他刚刚抬起自己那只同样也是血肉模糊的左手,便马上意识到了不妥,忙将手掌翻了过去,用手背小心地向前方试探着。当他的手终于轻触到那张梨花带雨的娇颜时,却又似被突然烫到了一般,微微抖了抖,才慢慢将那不断涌出的泪水一滴滴抹去。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们会这样对你……,我不该抓你回来的,对不起……”水泠洛哽咽着道。

    萧玉一边继续为她擦眼泪,一边柔声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她们的错,只是我们各自的立场不同而已。”

    “可是你的手——,这究竟是怎么弄的?”

    “是我神志迷乱时自己弄的,不过是些小伤,没事的。”萧玉慢慢地将手收回来,重新缩入袖中。

    十指连心,怎么会是小伤!一个人要被逼迫到何种程度,才会将自己的双手生生磨成白骨?

    水泠洛虽有些单纯不谙世故,却并不糊涂,当然能够想象得到,她的师祖将萧玉抓来,不会只是简单地关着,想必是已在他身上用了一些狠辣的手段,以逼他说出他师父的下落。

    “昨日我一直未见到师祖,也没有机会替你求情,稍后我便去见她,一定求她放过你!”

    “不,洛儿姑娘,雪宗主与我之间并不是单纯的误会,更不是简单的仇恨,所以没有谁放过谁的问题。你若去向令师祖为我说情,除了会激怒她之外,根本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

    水泠洛急道:“可我总该为你做些什么!难道就这样日日看着你遭受折磨?”

    萧玉不禁哑然失笑道:“什么折磨?!哪里有你想得那么严重?罢了,你若真想帮我,我倒真是有一件事想求你——”

    “那你快说!无论多难,我都会为你去办!”

    “我想请你耽搁半日的功课,随令师一同去忠义盟走一遭。”

    水泠洛眨了眨眼睛,奇怪地道:“忠义盟?师父她没有说今日要去忠义盟啊。”

    “她若是不去,那便作罢,可她若是去了,就请你跟随她左右,不要离开。”

    水泠洛想也未多想地答道:“当然没问题!即便是她不让我跟着,我也会偷偷地在暗中跟着,这样可好?”

    萧玉点头笑道:“如此就多谢洛儿姑娘了。”

    水泠洛忽地又冒出了一句:“若是师父她要把你交给万横江,我便回来带你逃走!”

    萧玉听了不由一怔,知道水泠洛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洛儿姑娘,令师只是在帮我——”

    “你又来啰嗦了!”水泠洛不耐地打断了他,“就连称呼也同样地啰嗦!洛儿便是洛儿,为何总要加上‘姑娘’二字?我就是喊你萧玉,难道你也要我在后面加上‘少侠’二字?”

    以萧玉的聪明通透,已经渐渐摸清了水泠洛的脾气,当然知道如何说话才不会惹她不高兴,遂笑着道:“好,萧玉便是萧玉,洛儿便是洛儿,那些‘少侠’、‘姑娘’之类的称呼,就留给那些在意它们的人去吧。”

    水泠洛终于“扑哧”一笑,“这听起来才像话!说真的,我觉得你这个大恶人的徒弟其实还挺不错的!”

    萧玉登时有些啼笑皆非之感,正不知该如何应对,忽然感到身边有人靠了过来,那缕本来似有若无的幽香刹时变得浓烈起来……

    水泠洛紧挨着萧玉的身旁靠墙倚坐了下来,并用手肘轻轻碰了碰他的胳膊,“萧玉,你从前的武功是不是很高?否则像萧天绝那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收你为徒?”

    萧玉此时的心一直在“呯、呯”地乱跳,只觉得这股幽香竟比那无尽丹还要厉害上百倍,竟是让他根本无法清楚地思考,只能胡乱地答道:“是很高,我能一下子就跳到谷中最高的那棵大柳树上,折下上面最绿的那一枝,送给湘君姐姐,就连比我大好几岁的弃羽哥都做不到。”

    “谁是湘君姐姐?”水泠洛忍不住问道。

    “她是凌谷主的女儿,只因比我早生了几日,便非要逼着我喊她姐姐。”

    “那她现在何处?”

    “应该是在南方吧。十年了,也不知她过得如何?若是真有一日再见到她,我便喊她一声湘君姑娘,气一气她!”萧玉虽是笑着,神情中却忽然多了几分感伤。

    “那你方才叫我洛儿姑娘,也是故意在气我了?”水泠洛嗔怪地用手肘重重地捣了萧玉一下,倒是立时将他那稍许的感伤捣得无影无踪了。

    萧玉假意“哎哟”了一声,“洛儿女侠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水泠洛“咭”地一笑,随即板了面孔道:“从今日起,你只许叫我洛儿,对于其他的女子,随便你叫她们‘姐姐’、‘妹妹’或是‘姑娘’什么的都好,就是不许像对我一样,直接叫她们的名字。”

    萧玉的心又是猛地一跳,轻声道:“好,从今以后,只有一个洛儿,对于其他的女子,我只以‘姐姐’或是‘姑娘’相称。”

    水泠洛想是也意识到自己的要求有些霸道无礼,突然间便不好意思起来,沉默了半晌,才红着脸道:“是你自己答应的,我可没有逼你!”

    萧玉却立即厚着脸皮一本正经地道:“你若是真的逼我,那我以后便都把她们称作‘姑姑’也无妨。”

    水泠洛又是“咭”地一笑,转瞬又轻叹了一声,“只要你不再像昨日那般赶我走,我就不逼你。”

    萧玉的笑容不由微微一僵,也轻叹了一声,“可你终究是要走的,再过片刻,负责打扫清理的人就要来了。”

    “那我明日再来看你如何?”水泠洛有些依依不舍地问道。

    萧玉突然感到心中一阵抽痛,方才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何只想着要与她这般厮守下去,竟然忘记了今夜之后,自己将与她从此分离,也不知今生是否还会有缘再见!

    “洛儿——”停顿了许久,他终于微微笑着道,“好,我们明日——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