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分头截杀(一)
    刚接到从忠义盟中传过来的消息,雪幽幽在吃惊之余,却没有即刻动身赶去山下忠义盟的总舵,而是将水心英叫了过来。

    “方才左语松派人传信过来,忠义盟济州分舵的徐舵主刚刚在回济州的路上遇刺身亡,他的属下也多有折损,你且先过去代为师查看一下情况。”

    “是,师父。”水心英忙施礼告退。

    方出了内堂,水泠洛不知从何处追了上来,“师父,您这是急着去哪里?”

    “忠义盟中出了些状况,宗主命我去看看。”水心英边走边答,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

    “哦?”水泠洛的眼睛一亮,兴奋地道,“那我陪您一起去,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热闹可看了!”

    “胡闹!”水心英不得不顿住了脚步,“昨日吩咐你习练的那套剑法可曾练熟了?今日回来我便要检查你的功课,若是练得不好,小心为师罚你到后山去面壁!”

    水泠洛马上眼也不眨地撒谎道:“练熟了!今日天未亮我便起来练剑,早将那套剑法练熟了。师父,您就带洛儿一起去吧,也许还有机会让我在与敌交手中,将那套剑法给您实际演练一番呢。”

    水心英看了她一眼,“谁告诉你此去会与敌交手的?”

    水泠洛“嘻”地一笑,“方才我遇到了忠义盟过来传信的人,他已经都告诉我了,忠义盟的一个分舵主刚刚被人给杀了。师父,您看您就带了两位师姐同行,万一遇到什么紧急情况,洛儿怎么说也是个不错的帮手吧?”

    水心英略微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道:“好,你便一起来吧。不过稍时在忠义盟的人面前,千万不可胡乱说话,一切都要听为师的吩咐行事,你可能做到?”

    水泠洛吐了吐舌头,避重就轻地回了一句:“洛儿记下了。”

    水心英又看了一眼这个素来顽皮任性的爱徒,摇头一笑,又当先向山下行去。

    还未进忠义盟总堂的大门,水心英就听到从身后传来一阵骚动,回头一看,却是几个浑身是血的忠义盟部属踉踉跄跄地冲了过来,后面还陆续有人抬着几个伤者或是死者跟了上来。

    水心英停下脚步,让这些后来的人先进了大堂,她随后才跟了进去。

    只见方才进来的那些人之中,有一人正向刚被面前惨景惊得从座位上站起来的左语松禀告道:“左副盟主,我们刚刚在回青州的路上遇袭,邢舵主还有舵主夫人——都遇难了!”

    “什么?!”

    左语松的声音再也保持不住一向的平和镇定,急急追问道:“你等可看清了凶手的模样?他们一共有多少人?”

    “那凶手蒙着面,出手极为狠辣迅捷,我等虽拼死相护,却还是被他几招之内就杀害了舵主和夫人。”

    “你是说凶手竟然只有一人?”

    “是的。看样子他应是早有预谋,一言未发便猝起发难,得手后就转身逸去,丝毫未做停留。”

    水心英突然出言问道:“左副盟主,今日还有哪几位舵主返程?都是向哪个方向去的?”

    左语松一惊道:“莫非水女侠认为对方会分头截杀他们?”

    “有此可能,他们定是对忠义盟分舵昨日聚会之事尽已知悉,才会有今日截杀之举。”

    一旁已有人禀报道:“因遇大雪,今晨出发的分舵主为数不多,除了济州的徐舵主和青州的邢舵主之外,还有荆州的陈舵主,另外,泉州的韩舵主和惠州的商舵主也早起便结伴出发了。”

    左语松思索着道:“如今东路的济州和西路的青州两处分舵主已遭伏击,剩下的就是南路的泉州和惠州,以及北路的荆州。”

    水心英立即接口道:“左副盟主,你我各驰援一路,我这就去北路接应陈舵主,希望还来得及!”

    语罢,她未等左语松有所表示,便带了手下弟子,急急转身出了大堂而去。

    左语松此时根本无暇去计较水心英的自作主张,反而还暗暗佩服她处事决断,雷厉风行,尤其还是为着忠义盟的事如此上心。未及多想,他也忙着招集人手,急奔向南路,去救援泉州和惠州的两位分舵主。

    方出了忠义盟的大门,水心英即命跟随她的一名女弟子马上赶回山上,将新出现的情况禀明雪幽幽。然后,她便带着另一名女弟子和一脸兴奋的水泠洛,纵马向北飞奔而去。

    她们在风雪中跑了不足五里,前面便出现一片树林,而且隐隐能够听到从林中传出的呼喝打斗之声。

    水心英在距离那片树林不远处飞身下马,示意那名女弟子将三人的马一起牵走,然后她才悄无声息地向林中摸去。而水泠洛也早有默契地紧随其后,一只手已不期然地搭上了腰间长剑的剑柄。

    待接近到一定距离,水心英停了下来,冷静地观察着正在林中打斗双方各自的情况。

    其中已明显落败的一方正是忠义盟,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大部分都是他们这一方的人,而仍在抵抗的那十几人也大都浑身带伤。这些人中,那个分舵主陈应诚的伤应该还算是最轻的,只有后背和大腿上见了血,看样子都只是轻微的划伤,并不影响行动。

    水心英很快将目光锁定在了那个正与陈应诚交手的灰衣蒙面人身上,显而易见,他就是那些正与陈应诚手下交手的黑衣蒙面人的首领。

    令水心英感到奇怪的是,这个灰衣蒙面人的真实武功要比陈应诚高出一些,但他久未得手的原因应是并未使出全力,而且他所使用的剑法颇多生涩迟滞之处,似是刚刚习练不久,还未达圆熟之境,所以正在用陈应诚来试剑。

    看了片刻,眼见陈应诚已是捉襟见肘、疲于应付,水心英方要现身相救,没想到身后的水泠洛却突然腾身而起,凌厉无比的一剑直向那灰衣蒙面人的颈侧刺去!

    那灰衣蒙面人也是反应惊人,乍闻头顶上方传来的剑啸之声,忙急速闪身避过,同时挥剑斜斜接住了陈应诚趁机从旁猛刺过来的一剑。

    水心英微微皱了下眉头,欺身上前,开始收拾那些黑衣蒙面人。

    那个灰衣蒙面人虽力敌水泠洛和陈应诚两人,却还有闲暇偷眼查看水心英这边的情形,一看之下,却是不由心头一惊,知道自己绝不是这位素衣女剑客的对手。他本是一个杀伐决断之人,一见情势不利,马上萌生了退意,虚晃了几招之后,便迅即闪身向林间深处遁去。

    那灰衣蒙面人的动作虽然极快,怎奈从未将心神从他身上移开片刻的水心英的剑却是更快,只见她手腕一抖,长剑脱手而飞,犹如一道迅雷般袭向对方的心脏——

    这一剑出手的时间拿捏得极准,正赶在灰衣蒙面人旧力将尽、新力未生之际,令他根本没有机会止住身形避让,只来得及斜斜地向前挺了挺身,勉强避开了心脏位置,却仍是让那柄长剑从背后贯入了将近半尺有余,差一点儿就洞穿了他的胸膛!

    不过,借着剑上的余力,那灰衣蒙面人终是一头扎进了密林之中。

    见到首领受伤逃走,那些黑衣蒙面人不但未跟着一同四散而逃,反而更凶悍地挥剑向水心英三人扑了过来,虽然只片刻间就被一一击倒,却仍是为他们的首领赢得了宝贵的逃命时间。

    待水心英再向密林深处追去之时,早已不见了那灰衣蒙面人的踪影,只在雪地上留下了几滩腥红刺目的血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