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痴人说梦
    听完水心英派回的女弟子所带来的消息——西路青州的邢舵主夫妇也遇袭被杀,雪幽幽的心中不由暗自冷笑,看来自己所料不差,那些隐族人确已忍不住要出手来救萧玉了!

    打发那名报信的女弟子回去之后,她随即站起身来,慢步出了内堂,来到了关押萧玉的密室。

    一进密室,她就看到放在桌上一口未动的饭菜,心中暗想,萧玉也许并不知外面有人正设计救他,否则他怎么都该吃些东西,积攒些体力,以便到时候有力气逃走。

    她转头再去看萧玉,只见他的身上虽盖着那件不算单薄的外袍,可是身体还在不停地颤抖着,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无尽丹的毒性正在他体内不断扩散。

    过了今日子时,他体内的丹毒将彻底无解。一想及此事,雪幽幽的心中不免起了一阵烦闷,呆呆地站在那里,良久无语。

    萧玉虽已猜到进来的必是雪幽幽,但他此刻正在竭力与那股由内向外慢慢侵蚀他身体的彻骨寒意相抗,实在没有心情去应付这位明显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岫云派宗主。

    “你是想就此将自己饿死在这里吗?”雪幽幽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萧玉勉强打起精神,无力地牵唇一笑:“没想到这无尽丹竟还有饱腹之效,自从吃下它,我便再也没有了饥饿之感。”

    雪幽幽皱眉看着他,“你再是嘴硬,也终有支持不住的一日。若你还以为你的同伙会很快将你救出去,那不过是在痴人说梦!”

    “我已是一枚弃子,怎还会有人来救我?”萧玉的脸上仍挂着一丝淡漠的笑,“恐怕这个说梦的痴人——,是宗主您自己吧?”

    雪幽幽“哼”了一声,“待你的同伙被我擒住了,你认或不认,到那时又有何分别?”

    萧玉慢慢地喘了一口气,平静地道:“那宗主就慢慢等吧。”

    说完,他便将头一歪,倚着石壁假寐起来。

    雪幽幽在桌旁的石椅上坐了下来,气定神闲地道:“我知你有一身硬骨头,又有一肚子鬼心思,可是无论如何,你现在都只是个毫无反抗之力的阶下囚,我想拿你怎样,便可怎样!”

    萧玉只是微微牵动了一下唇角,静候这段毫无意义的开场白之后的关键下文。

    “你的同伙今晨袭杀了忠义盟两位舵主,据我估计,很快还会有第三位,甚至是第四位舵主遇袭。如今忠义盟内应该已乱成一团,而我这个忠义盟的盟主,却还能够如此悠闲自在地坐在这里与你说话,我想以你的狡智,当不会猜不到其中的缘故吧?”

    萧玉再次牵动了一下唇角,“宗主是否想让我说,这其中的缘故就是,我这个毫无反抗之力的人还被你牢牢地攥在手心里,想怎样便怎样?”

    雪幽幽丝毫没有被对方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明显的轻蔑所激怒,而是继续以一种胸有成竹的口吻问道:“一会儿若是你的同伙冲进来,却发现我的剑就架在你的脖子上,不知他们会做何反应?你说他们会不会为了你而放弃抵抗,乖乖地束手就缚?”

    这回萧玉是真的笑了笑,“如果冲进来的并不是我的同伙呢?”

    “不是你的同伙还会有谁?”

    “昨夜既已有人来探过路,那么今日再来一回,又有何奇怪之处?”

    雪幽幽微怔了一下,“你是指皇上派来的人?”

    “有何……不可?”萧玉微喘了一口气,声音又低哑了几分,“那些袭杀忠义盟舵主之人虽不可能是皇上派的,但皇上在得知此事之后,必会想到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可趁你去忠义盟处理截杀事件之际,再次派人来这里查探清楚,以证实你是否真像他所怀疑的那样,已经抓住了我。因为与那几个在皇上眼中连棋子都算不上的小小舵主比起来,宗主您的份量可是重得太多了,皇上此番若不能释去对宗主的怀疑,恐怕真是要寝食难安了!”

    “笑话!”雪幽幽不屑地哼了一声,“即便被皇上发现我抓住了你,顶多也只是怪我欺瞒不报,又何至于因此就怀疑我的忠心?!”

    萧玉又连喘了几口气,方无力地笑了笑,“但愿皇上也如宗主信任他一般地——信任宗主。”

    雪幽幽又是冷哼了一声,“你如此说,不过是想挑拨我与皇上之间的关系。看来皇上料得不错,你救定王并不是纯粹出于什么师徒情义,而是另有阴谋!”

    “什么……阴谋?”萧玉忍不住呛咳了一下,微喘着问道。

    “具体的内情我尚不能完全掌握,但本座能够猜到的是,你们还打算像当年利用永王一般,再次利用定王为你们隐族做事,从而继续为祸大裕!”

    萧玉不由“嗤”地一笑,“原来在宗主看来,为祸大裕的一直是隐族人,而不是皇上所重用的那些贪官污吏、奸宦佞臣!”

    雪幽幽语塞了片刻,才道:“皇上也只是一时受到了蒙蔽——”

    “宗主所说的‘一时’,指的究竟是多久呢?是三、五年,还是三十年、五十年?!”

    雪幽幽的脸色变了变,干巴巴地辩解道:“无论怎样,皇上毕竟是皇上,再说他在登基之后也不是毫无建树,毕竟这几十年来大裕还算是国泰民安,疆土未失……”

    萧玉的剑眉微挑,嘴唇动了动,却终是忍住了,没有继续与她争辩下去,只是在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

    这时,密室外有岫云派的弟子来报,奉水心英之命,前来通报忠义盟中事务。

    于是雪幽幽马上命她进来,让她当着萧玉的面,述说了忠义盟各分舵主又分别在北路和南路遇袭的经过。

    默然挥手将那名报信的女弟子打发下去之后,雪幽幽思绪纷乱地坐在那里,再也无暇去理会萧玉的反应了。

    ——北人?怎么竟会是北人?

    难道真是自己料错了?这整件事只是北人针对忠义盟发动的一次突然袭击,而完全与萧玉无关?

    可是北人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忠义盟分舵遍布天下各地,只大裕境内便有三十多处分舵,而设在各邻国中的秘密分舵更有不下十几处之多。他们今日刺杀了几个分舵主,并不能对忠义盟造成多大的影响和破坏,反而会因此暴露了他们自己的身份,而且还会让近些年来过惯了太平日子的忠义盟上下因此警醒起来,同仇敌忾,对北人展开报复性的反击——

    “宗主认为北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萧玉突然开口问道。

    “忠义盟立盟之初的宗旨就是联合天下武林人士,共抗外敌。这外敌自然也包括北人,所以北人与忠义盟为敌本不足为奇。”

    “为敌本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们在此时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袭击,而袭击的目标只不过是些分舵主级别的小人物。此举颇有些打草惊蛇之嫌,可他们为何要做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呢?”

    “你说呢?”雪幽幽盯了他一眼之后,反问道。

    “今冬天象异常,大裕境内已连降多次暴雪,可以想见,北面的戎国所遭受的天灾必是更重。戎国的百姓多以游牧为生,在如此恶劣的气候条件下,牲畜必定多有冻饿而死。这样一来,朝廷便需拿出一大笔银子来安抚灾民,以缓解灾情。宗主想必已从忠义盟安插在戎国境内的眼线处得到消息,近些年戎国一直在扩军备战,几乎将国库中的银钱都花在了军备上,又要从哪里再拿出这么一大笔赈灾款来呢?”

    “你是说——北戎即将兴兵南侵?”

    “宗主可曾想过,四路袭击忠义盟舵主的人中,只有北路埋伏的人数量最多,这又是何种原因?”

    “他们想将陈应诚及其属下全部杀光,以削弱忠义盟在北境的实力,为北戎南侵清除障碍。”

    “正是如此。”

    “既然他们的目标是忠义盟在北境各州的分舵,为何还要对其他三路的舵主也同时进行截杀呢?”

    “应该是为了乱人耳目——”

    雪幽幽突地冷然一笑,“我倒是觉得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四路的偷袭者并不是同一伙人,偷袭陈应诚的那些人确是北人,可其他三路的偷袭者却是你的同伙!”

    萧玉有些惊讶地笑了,“宗主是说这两伙人不谋而合,恰巧选在同一天同时行动,而且还仿佛事先商量好的一般,正好选择了四个不同的方向下手?”

    “但若是双方合谋,这些所谓的巧合就不难解释了。”

    萧玉的表情登时严肃了起来,“这些年来,宗主可曾听说过任何隐族人与北人串连勾结、图谋大裕之事?当年许多隐族人离开自己世代居住的故乡,追随清平公主征战四方,替浩星氏夺下了这个天下。他们心中一直坚信,清平公主所嫁的那位帝王会像他当初所承诺的那般,为他们提供一个可以安居乐业的太平家园。可是,最终那位帝王并没有兑现他的承诺,而他的后人更是翻脸无情,将清平公主和她的族人指为邪族,加以迫害和杀戮。即便如此,这些为大裕流过血汗,且已在大裕生活了数十年的隐族人,依然将这里视作是他们的第二个故国,决不会生出任何背叛之心!”

    虽然雪幽幽一向强势霸道,这次却是完全无言以对。因为她心中十分清楚,萧玉所言字字不虚,令她根本无从反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