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风暴将至(三)
    忠义盟总舵之中,左语松正自焦急地与众人商议着该如何应对这场可怕的截杀事件,以及如何处理遇害人等的善后事宜。

    这时,终于有了一个好消息传来,泉州分舵的韩舵主已经安然脱险,目前正在赶回泉州分舵的路上。

    “你确定韩舵主在逃离之后未再继续遭到追杀?”左语松向那个传信之人问道。

    那人点头道:“确是如此。属下一直跟在舵主的身边,从遇袭之处逃离后,便未再有人追来。舵主是在确定已经脱险之后,才派属下回来传信的。”

    左语松沉吟着点了点头,“如此看来,这整件事是北人所为的可能性极大!他们虽然对各路的舵主都进行了截杀,但其实他们真正的目标却只有一个——北路的陈舵主,而其他三路的截杀不过是为了掩盖这个真正目标的伎俩而已。”

    他随即转头对水心英道:“水女侠,能否请雪盟主前来相商?”

    水心英不置可否地一笑,“家师因另有其他要务急需料理,故而才派我前来协助左副盟主处理这边的事情。莫非左副盟主觉得我水心英尚有何未尽全力之处?”

    “水女侠误会了!左某对水女侠方才及时救援陈舵主一事,实是万分感激,又怎会存着任何不满之意?只是左某以为,此事既然涉及到北人,实是不可轻忽,左某也不敢自行做主,故而想请雪盟主前来主持大局。”

    水心英摇头道:“方才左副盟主也看到了,我已派了一名弟子回去将此间情形禀报给了家师。若是家师认为有必要亲自来处理此事,如今早就坐在这里与左副盟主相商了,还用得着我再去三催四请的?既然家师没有来,说明她认为左副盟主你足以掌控大局。”

    左语松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心中已是不悦到了极点,可他一向老谋深算,知道此时情势对忠义盟极为不利,如果再惹恼了岫云派的人,让她们有了袖手旁观的借口,实属不智。

    可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像他笑面狐狸左语松一般思虑周全,早些时候得到消息赶过来的刑堂执法万横江,就第一个忍不住开口了:“水女侠此言差矣!你所派回去的人或许转述有误,未将此间危急情形让雪盟主尽知,这也是有可能的。我看还是请水女侠亲自回去敦请一下令师为宜!”

    他这一张口,顿时让一向极为讨厌他这个人的水泠洛得了机会,冷哼了一声,道:“想必是你万大执法平日颐指气使惯了,竟然忘记了我师父并不是你忠义盟的属下,焉有听你在这里发号施令的道理!”

    “真是岂有此理!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万横江没想到会被一个小姑娘当众折辱,不由大是恼怒,有些口不择言起来。

    “我怎么样?我所言的难道不是事实吗?莫非你万大执法还能像对待你的那些属下一般,随便给我也安上个什么罪名,然后关到你那见不得天日的地牢中去吗?”

    水泠洛得理不饶人地叉起了腰,那双大眼睛毫不示弱地瞪着双目中不时闪着凶光的万横江。

    若是在平日,水心英早就会出言制止水泠洛的这般胡闹,但她此刻正想把事情闹大。戌时将近,一定要尽快将师父引来,以便给萧玉多一些逃走的时间。

    见水心英一脸漠然地坐在那里故意不表态,左语松虽是满腹怒气,却又不想让事态继续恶化,于是他便打算从旁劝解一下那两个脾气俱是极坏的人,以免他们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可就在他张嘴方要说话之际,一个亲随模样的人却忽然出现在他身后,那人在他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之后,就又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左语松的脸色微变,闭目沉思了片刻,突然睁开眼睛,向水心英发难道:“莫非水女侠今日是奉了雪盟主之命,让令徒来我忠义盟中故意捣乱生事的?!”

    正中下怀的水心英顿时冷笑了一声,“左副盟主这是在指责我教徒无方吗?那又何必将家师也抬了出来?!这样也好,那就请家师来评评理,究竟是我的徒儿在生事,还是你手下那个不可一世的刽子手在挑衅!”

    ………………………………………………………………………………………………………………………………

    见到岫云派的一个弟子匆匆出了忠义盟大堂,上了那条通往山上的小路,方才同左语松耳语的那个亲随从暗处转了出来,快步向后院走去。

    折了几个弯之后,他进了一间毫不起眼的小屋,向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一个人躬身行礼道:“公公,左副盟主已按照您的吩咐,故意与水心英起了冲突,如今岫云派的人已上山去了,想来雪幽幽很快就会下来。”

    “好,替咱家谢谢左副盟主一声。”

    郑公公阴柔的声音中依然凉意未减,那个亲随听了不由心中微凛,正努力忍住不让自己的脸上露出异色,没想到一只绵软滑腻的手竟突然拍了拍他的脸,把他惊得险些失声惊叫c在他反应极快,连忙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将身子弯得更低一些,巧妙地避开了那只让他毛骨悚然的手去继续碰触自己的脸。

    “这次多亏你及时来宫中报信,事后咱家必不会忘了你的好处。”郑公公在他耳旁用尖细的声音笑着道,“只是咱家还不知你的名字呢。”

    “在下宫彥。”

    “好名字!宫彥,只要你以后实心替咱家办事,咱家必不会亏待于你。”

    “多谢公公对在下的一片栽培之心!宫彥定不负公公所望,随时听候公公差遣。”

    “嗯,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郑公公再次盯了一眼宫彥那张年轻又英气勃勃的面孔,随后便施施然地出了那间隐密的小屋。

    偷看了一眼郑公公略显猥琐的背影,宫彥这才缓缓直起身来,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掠过一抹极为鄙夷厌恶的神情。

    ………………………………………………………………………………………………………………………………

    岫云派的密室内,雪幽幽皱眉看着那位再次赶回来报信的女弟子,颇有些不悦地问道:“你方才说洛儿与万横江在忠义盟的大堂上起了争执,究竟是为了何事?”

    “禀宗主,实在是那个万横江太过无礼了!洛儿师妹也是为了护着师父才与他吵起来的。起先是左语松让师父请您去忠义盟主持大局,师父说她已派人回来向您禀明了事情的原委,至于您是否会去,当然是完全由您来权衡把握。听了师父这番回答,左语松倒是未再多说什么,可那个万横江却突然跳了出来,逼着师父亲自来请您过去。师父修为高深,当然不会与那姓万的一般见识,可洛儿师妹怎会眼见师父被人如此轻侮?所以她就驳了那姓万的几句,没想到那姓万的着实是无德又无品,竟然对师妹出口不逊,结果两人就吵了起来。”女弟子的话中带着明显的忿然。

    “难道在场的人就任由他们二人如此争吵下去,竟无人加以劝阻吗?”雪幽幽愈加不悦起来,只觉得忠义盟的人虽是无礼,可水心英面对如此混乱的局面,还这般任由洛儿胡闹,实在是太过糊涂了!

    “师父她还未及开口,左语松却突然指责起师父来,说师父故意让洛儿师妹在那里捣乱生事。更气人的是,他还说是您指使师父这么做的!”

    这下雪幽幽可真的恼了,没想到那个笑面狐狸左语松竟敢在背后如此指摘她的不是。看来最近几年中,他已完全掌控了忠义盟,终于不用再把她这个名义上的盟主放在眼里了!

    “啪”地一拍身前的石桌,雪幽幽猛地站起身来,森然道:“我倒是要去看看,究竟是哪个在处心积虑地捣乱生事?!”

    随即她瞥了一眼无力地倚靠着石壁的萧玉,只见他双目紧闭,毫无血色的双唇干枯开裂,气色灰败,精神也越发的萎靡,便吩咐那名女弟子道:“你去给他弄碗水来。”

    说罢,她便匆匆出了密室,带着几名弟子直奔忠义盟而去。

    方踏上那条通往山下的小径,雪幽幽突然想起了方才与萧玉的那番对话,随即顿住了脚步,对跟在身后的一名女弟子道:“传命下去,此处所有的岫云派弟子今夜轮流值守,加强防卫!”

    那名女弟子方要领命退下,雪幽幽却又想起一事,补充道:“与忠义盟之间的这处通道也要设防,且要增加一明一暗两道防卫哨。”

    “是,宗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