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雪夜恶斗(一)
    待那名送水进来的女弟子关门出去之后,萧玉将那碗水慢慢地喝了下去。

    放下了手中的水碗,他摸索着将那件盖在腿上的银色外袍重又穿在身上。然后他咬着牙用双手撑地,终于吃力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密室的门口,侧耳细听了片刻之后,他才将密室的门缓缓地打开了。

    凭着已在脑海中重复了无数次的记忆,他摸索着出了内堂,竟是未被任何人发现。

    刚到了院中,忽然一阵寒风扑面,几片细细的雪花飘落在他的脸上,那种清凉舒爽的感觉令他的心中不由一畅,顿时加快了奔向自由的脚步。

    依然是在雪地中前行,也依然是在黑暗中摸索,但他此时的感觉已与几日前在济世寺外之时大不相同。那时的他,在无一丝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发现自己双目失明,心中难免不会起了几分慌乱与无助,以致在雪地里迷失了方向。而此刻的他,在经历了一番磨砺之后,心志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而且他对自己的判断亦充满了信心,纵使眼前仍是一片黑暗,在他的心中,前方始终有一条通向光明与自由的道路。

    自他从密室中出来,已过去了小半个时辰,依他的计算,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距约好的会合之处,应该只剩下不到一里的路程。

    可就在这时,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让本是归心似箭的他只能对着那一里的距离干着急,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他摸索着将自己隐身在路旁一棵粗壮的树木之后,侧耳倾听着风雪中夹杂着的一种奇特的声音。这声音是从前方不远处传来的,是一种没有任何节奏的沉闷的“咚咚”声,间或还有“呼呼”的吹气声。他略一思索,便猜到应是有人正站在风雪中,不时地跺跺脚,向手上吹吹气,以此暂且取暖。

    幸好他所处的位置是下风位,令他在足够远的距离便及时发现了这个隐藏起来的防卫哨。虽然躲过了被立即发现的危险,可是如此干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他正在琢磨该如何对付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暗哨,却又听到了另一种更加令他头疼的声音。

    风中传来的竟是两个女子低声交谈的声音,而她们的位置离那个暗哨并不远,应该是在暗哨的监视范围之内。看来雪幽幽又在此处增设了一明一暗两处防卫哨,而且增设的时间恐怕就是在不久之前,否则水心英若是知道了此事,肯定会想方设法通知他的。

    这下事情可难办了!以他目前的能力,实在做不到无声无息地解决掉那个暗哨,而一旦发出动静,就一定会被那两个明哨所发觉。

    正自一筹莫展之际,另一个极轻微的声音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声音是从那条下山的大路方向,也就是他此刻正要赶去的方向传来的,听上去像是某人发出的极短促的叫声,可是由于距离太远,让他难以判断那是属于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不过很快他便有了答案,因为他又听到了同样的一声,而这次与他的距离却是近了许多。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很可能是岫云派的弟子发出的。

    他立即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地紧贴在那棵大树的背后。果然,一阵极轻的衣履摩擦声飞速地从他的身旁掠过,向着岫云派内堂的方向逸去。

    他的心不由猛烈地一跳,被这夜行人奇绝的身手惊出了一身冷汗。此人是谁?功力竟然比雪幽幽还要高出了一大截儿!

    随即,他的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顿时对这位夜行人的身份也猜到了几分。

    看来岫云派布在这条路上的防卫哨已尽被此人突破,不知她们的性命是否无碍?好在方才那一明一暗两个防卫哨都是在另一个方向,那边应该还有一条下山的路,很可能是与忠义盟相通的秘径。

    雪幽幽想是怕忠义盟的人再来查探,才新增设了这两处警哨,没想到竟然给他制造了如此大的麻烦!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是没有被这两处警哨所阻,也许他便会与方才过去的那个武功高得不可思议的人迎头撞上,那样的话,他此刻恐怕早已是个死人了。因为他心里清楚得很,这位夜行人来此的目的就是要取他的性命!

    方敢悄悄地喘了一口气,他突然又赶紧屏住了呼吸,因为他又听到了某种声音,像是某物倒地的声音,这次竟是从先前那个跺脚取暖的暗哨处传来,看来那位女弟子也被人袭击了。

    “今夜可真是热闹得很啊!”萧玉忍不住苦笑着想。

    当那人也快速地从他身旁掠过时,一阵淡淡的香气也随之飘过。

    这香气——,这香气他并不陌生,这是龙涎香的气味,十年前他便在一个人的身上闻到过。当时,那个人就是带着这身香气来到他的面前,笑眯眯地将他的十根手指一一折断!

    郑庸,这个皇帝身边的狗太监,竟然会冒着如此大的风雪潜来此处查探,看来那位皇帝陛下是真的对雪幽幽十分不放心!

    萧玉凝神细听着从岫云派内堂方向传来的声音,打算趁那两个都是来找他麻烦的人远去后,赶紧继续下山。可是他刚要有所动作,又不得不悄然伏下了身,因为他听到郑庸突然在前方不远处停了下来。

    郑庸停下之后,就伏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呆了很久。萧玉从他极力压抑的呼吸中听得出来,他似乎非常紧张。看来,他已发现了先他之前闯上山来的那位夜行人,而此刻很可能那位夜行人也发现了他,两人在黑暗中对峙,努力想摸清对方的来路。

    萧玉心中不由一喜,只要这两人一旦动上手,他便可以乘机向山下逃,估计此刻接应他的人应该也快到了。

    可惜他还是高兴得过早了些,那边的两人还未动,一阵断续的交谈声却从那处新增设的明哨方向传了过来。看来方才郑庸从那条路上过来时绕过了明哨,却解决了暗哨。

    虽然听不清交谈的内容,但萧玉还是隐约辨出其中一个竟是水泠洛的声音。他急速地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形势,自己此刻正处于近乎所有人的中心位置,因此能够听到他们每一个人所发出的声音,但从郑庸的位置应是听不到水泠洛这边的动静,而那个夜行人则是离得更远,暂时不会对水泠洛构成威胁。可是萧玉心中十分清楚,水泠洛早晚是要过来的,而且她所要去的方向也一定是内堂。

    果然,水泠洛的脚步声已开始渐渐向他接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