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雪夜恶斗(二)
    当水泠洛距他还有不到十尺之遥时,萧玉突然将早已握在手中的一个雪团向郑庸的隐身处掷去,同时急速地将自己的身体向水泠洛走过来的方向滚了过去,正好堪堪避过了郑庸寻声袭来的一缕强劲的指风。

    此时那位夜行人也趁机向郑庸飞扑了过去,令他再也无暇去继续攻击萧玉。

    萧玉刚滚到水泠洛身前,便轻呼了一声“洛儿!”

    水泠洛忙收起已出鞘的长剑,俯身一把将萧玉从雪地上拉了起来。

    萧玉在她耳边急声道:“洛儿,快退回去!去山下给雪宗主报信,有人前来偷袭,贵派弟子恐已有人伤亡!”

    “那你呢?我带你一起下山——”

    “不行,那样会耽搁你的!偷袭者之一是郑庸,另一人应该是北人,此人的武功绝不在雪宗主之下,你千万要当心!”萧玉边说边用力推开水泠洛的手,让她赶快离开。

    谁知水泠洛不但没有就此逃走,反而上前拉住萧玉的手,用一种不容置疑地语气道:“我这就带你下山,去找你的人!”

    说完,她就拉着萧玉向那条下山的大路跑去。萧玉被她拖得一个踉跄,忙拼尽全力跟着她向前跑,心知此时多说也是无益,这个任性的姑娘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听他的了。

    刚跑出去不足半里,萧玉已累得喘不过气来,脚下方一放缓,就听到身后一股劲风袭来,目标却是水泠洛的后心!

    他猛地将水泠洛扑倒在雪地上,并带着她硬是向左侧方横滚出去,险之又险地避过了接踵而至的又一记掌风,随即便听到它落在了他们原来所站位置的左前方,将那里的积雪击得发出一声砰然巨响,四处飞扬的雪花立时溅了他和水泠洛满头满脸。

    身后那位偷袭者显然未想到对方会如此狡猾,像是料准了他先后出掌的方位,致使他自以为一击必中的最后一掌竟然落了空,错失了一次将他二人一起毙于掌下的好时机。这样一来的后果便是,那小姑娘突然吹响了警哨,登时四周纷纷响起了警哨声,尖锐脆亮的声音划破了夜空,传向远方……

    那位偷袭者见一击不成,反而惊动了四周的警哨,心中恼怒之余,却很快镇定了下来。他负手看着水泠洛利落地翻身站起,手中已是长剑在握。

    “小丫头,你在我面前连三招都走不过去,又何苦为了那么一个废物小子而丢掉自己的性命?”

    水泠洛只是紧张地瞪大了眼睛盯着他,手中的长剑却丝毫没有动摇。

    这时萧玉轻咳了一声,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残雪,一边缓缓地站起身来,“看来那个公玉飒容定是伤得不轻,否则也不会惊动了你这位前辈高人来为他出头。只是从背后偷袭乃是小人行径,更何况偷袭的对象还是一位与你武功相差悬殊的小姑娘,足可见你这位所谓的前辈高人——,也实在是没有高明到哪里去!”

    见萧玉竟然站了起来,而且看起来似是毫发无伤的模样,那人的心中更是异常恼怒,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想来你便是那个心机诡诈的萧玉了?果然是没有让我后悔跑这一趟!在杀掉你之前,本座总算是见识了一回你的临时决断和机敏反应。不过——,这也更坚定了本座杀你之心!”

    萧玉听了不由咧嘴一笑,“你既然自称本座,使的又是赤阳掌,想必就是戎国赤阳教教主独笑穹了!想我萧玉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名小卒,竟然能劳动到戎国第一神教的教主大驾亲临,说是三生有幸,也不足为过。只是,教主今夜若想要取我性命,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吧?”

    此时虽是夜晚,周遭一片漆黑,但地上的积雪仍可反映出点点冷光,令独笑穹那高大魁伟的身影显得更加气势迫人。而此刻独笑穹的目光却是完全锁定在萧玉的身上,皱眉看着这个看上去十分单薄孱弱的少年,他的心中竟生出一阵莫名的焦躁与不安。

    “你认为在雪幽幽赶到之前,本座还解决不了这个不知死活非要护着你的小丫头吗?”

    “这位小姑娘虽不是教主你的对手,但那位一直躲在一旁偷听的郑公公,却足以将你阻上个一时半刻的。”萧玉将头转向独笑穹右后方的阴影处。

    独笑穹冷笑了一声,鄙夷地道:“原来如此!这可真是好笑之极!本座方才还奇怪究竟遇到了何方妖物,却不知竟是和一个阉人打了半天!”

    “咱家也没有想到,堂堂一教之主,竟也做出这种鼠窃狗偷之举,深夜潜入这皆是女子的所在,想是存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龌龊心思!”郑公公的声音虽是阴柔细缓,可所说出的话却极尽刻毒,想是被“阉人”一词戳到了痛处,对当面羞辱他的独笑穹更是恨到了极点。

    “阉人找死!”独笑穹随手向身后挥出了一掌,直取刚从树后转了出来的郑庸。

    郑庸也不是易与之辈,且他早就防着对方会有此招,当即侧身避过掌风,同时整个人也向独笑穹扑了上来。

    一见两人又打了起来,水泠洛忙过去拉住萧玉,想带他继续逃走。

    萧玉却摇了摇头,“洛儿,雪宗主马上就要到了。”

    水泠洛眨了眨眼睛,顿时明白了萧玉此话的意思。师祖顷刻即至,立时便会发现她带着萧玉向山下逃了,一定会先向他二人出手,阻止他们逃走。而如果他们站在原地不动,师祖应不会怀疑她有意要放走萧玉,到时她再告诉师祖那人是独笑穹,那么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个赤阳教教主。

    想到此,她忙放开了萧玉的手,同时将手中的长剑对着他,一副随时防他逃走的模样。

    谁知她的长剑根本就未碰到萧玉的身上,他竟突然踉跄着后退了一步,猛地坐倒在雪地上,无巧不巧地,令那记本来袭向他前胸的掌风,在他的头顶上方一掠而过。

    独笑穹再次偷袭未成,忙闪身避开了郑庸刁钻的一记阴指,同时掌上运了十成力,打算这次一定要将萧玉一击毙命。可是就在他方要转身出掌之际,一缕迅疾的锐风突然从侧面袭向他的右肩,令他不得不脚上使力,将身体硬生生地扭曲了几分,略显狼狈地避过了这足以卸去他整支右臂的一剑。

    事到如今,就算独笑穹的养气功夫再好,内力修为再高,也忍不住开始怒火中烧起来!没想到只是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萧玉,竟然令他这堂堂的一教之主,更可以说是世间数一数二的高手,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也没能将他毙于掌下,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的眼中不由射出了一道凶光,狠狠地盯着刚才偷袭了他一剑,而此刻正气定神闲地站在他面前的雪幽幽,心中立时起了一股杀意,决定不惜任何代价,在今夜先将这位处处与他作对的岫云派宗主除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