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雪夜恶斗(三)
    雪幽幽扫了一眼自她出手后便闪到一边袖手旁观的郑庸,很快又将目光转回到面前这个功夫高绝的对手身上。

    “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夜闯我岫云派驻地?”

    “师祖,他是赤阳教的教主独笑穹!”水泠洛在不远处高声喊道。

    独笑穹哈哈一笑,“正是本教主!深夜来访,还请雪宗主恕独某擅闯之罪!独某今日来此,并非是想向岫云派的各位挑衅,而是为了找那个设计陷害我徒儿的萧玉算账!若是雪宗主大人大量,肯将此子交与独某处置,那么独某愿意为方才的惊扰之举致歉。”

    雪幽幽冷然道:“独教主雪夜到访,一言不发便伤我门下弟子,闯我内堂禁地,如今就放下这轻飘飘的‘致歉’二字,便想全身而退,实在是没有将我这个岫云派宗主放在眼里,更是没有将大裕武林中人放在眼里!至于这个萧玉,他不仅是我岫云派的敌人,他还是我大裕天子要捉拿的犯人,你想将他从这里带走,别说是我雪幽幽不同意,就是这位宫里来的郑公公也不会同意。所以多说无益,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早就听闻雪宗主是女中豪杰,今日一见,果然雷厉风行,名不虚传!雪宗主,请!”

    独笑穹的这番话说得大有心机,表面上是在夸赞雪幽幽,实是摆出了一副要与她单打独斗的架式。

    坐在地上的萧玉忽然冷笑了一声,“原来独教主今日是来向雪宗主挑战的!只是,你这挑战的方式也未免太过猖狂无礼了些!”

    “外加卑鄙无耻!”水泠洛这小姑娘也在从旁帮腔。

    听到有人助阵,萧玉的声音不禁又提高了一些,“先是让自己的徒弟埋伏偷袭,以多欺少杀人属下,然后教主自己又趁夜闯上山来,以强凌弱伤人弟子。如今得手之后逃跑未成,被人堵在了当场,却又摇身一变,成了名正言顺前来挑战的武林高手,这便宜可算是都被教主你一人占尽了!只可惜独教主忘记了一点,此处,是岫云派的驻地,忠义盟的辖区,大裕国的疆土。而你,也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武人,你不但是大裕武林的仇人,更是大裕子民的敌人,对付你,根本不需要讲什么江湖规矩,唯有四个字——除之后快!”

    一直站在雪幽幽身后未发一语的水心英低声道:“师父,他们师徒二人在一日之内杀伤忠义盟部属和我派弟子无数,我们决不能纵虎归山,让他逃了出去。再者说,有郑公公在此,若是让独笑穹在您的手上走脱,恐怕……”

    下面的话水心英没有继续说下去,但雪幽幽十分清楚她的言下之意,若是自己不能留下独笑穹,就给了郑庸在皇上面前搬弄是非的机会,到时自己恐怕是百口莫辩了。

    “郑公公,你的意思呢?”雪幽幽冷静地开口问道。

    郑庸转了转眼珠,慢慢走上前来,恰巧与雪幽幽呈犄角之势将独笑穹死死钉住,然后阴柔地一笑,道:“咱家当然是唯雪盟主马首是瞻了。”

    “那还等什么,动手吧!”

    雪幽幽挥剑攻向独笑穹的颈侧。郑庸也丝毫没有怠慢,倏地一指袭向独笑穹的下腹。

    独笑穹虽是恨极了那个仅凭三寸不烂之舌,便将他置于被众人围攻境地的萧玉,却再也腾不出手来去收拾他。因为此时他面对两大高手的合攻,应付起来已是颇为吃力,更何况雪幽幽身后还有个伺机而动的水心英,她的身手虽不及这已出手的两人,但若是抽冷子偷袭,也是个不小的威胁。

    水心英盯了场中交手的三人片刻,双方一时间虽是势均力敌,但师父与郑庸联手还是稍胜一筹,最终必是胜出的一方。暗暗松了一口气之后,她悄悄移到水泠洛的身旁,压低声音道:“洛儿,你将萧玉带得远一些,免得他再被独笑穹偷袭,以致让宗主分心。”

    此话正中水泠洛的下怀,这小姑娘二话没说,忙俯身扶起萧玉,向远离斗场的方向,同时也正是下山的方向,快步走了下去。

    他们这边一动,场中争斗的三人都已是清楚地看在眼里。

    雪幽幽自是心中一喜,不必再分心去防备独笑穹,担心他随时出奇招摆脱她和郑庸的夹击,转而去突袭水泠洛或是萧玉。

    然而独笑穹的心中却是更加欢喜,因为他其实一直隐藏着自己的真正实力,准备寻找机会突然对雪幽幽行致命一击。他已发现合攻他的两人中有一个极大的破绽,就是那个装模作样一直未用全力的老太监。看来这老太监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那个萧玉,所以并不是想与雪幽幽真心地合作对敌。此时见萧玉和那小姑娘向山下去了,那个老太监果然越发地分心,如此再拖上些时候,定会让他找到能够一举击杀雪幽幽的机会,剩下的老太监和那个雪幽幽的徒弟就都不足为虑了。然后他尽可以从容不迫地去追那两个小的,反正他们也逃不了多远,——尤其是以萧玉目前的状况而言。

    独笑穹料的没错,此刻真正心中焦急的只有一人,那便是郑庸。他一直谨记皇上的旨意,无论雪幽幽所关的那人是谁,他都必须将他活着带回去见皇上。所以方才虽然明知不是独笑穹的对手,他也不得不咬牙站出来,暂时护住了萧玉的性命。可是如今雪幽幽已经回来,萧玉的性命算是无忧了,但他又如何才能将这小子从雪幽幽的手里抢过来带走呢?

    突然,郑庸借着被独笑穹一掌逼退的机会,转向水心英扑了过去。水心英虽是吃了一惊,但好在她一直处于戒备状态,及时闪身避过了郑庸的偷袭。其实郑庸的目的也不在她,只是借此逼她将路让了出来,他好去追赶刚走了不久的萧玉。

    “水心英,以你的眼力,当知令师绝不是那独教主的对手!”郑庸停了手,慢慢地向水心英逼近,“咱家只是奉了皇上的口谕,要将那萧玉带走。至于令徒,咱家是决不会伤她一分一毫的。”

    水心英此时的心也开始乱了,一时间无法取舍,只好一边与郑庸对峙,一边随时关注着师父与独笑穹的拼杀。

    郑庸虽然心里着急,但他一时还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很清楚水心英的实力不弱,要想解决她,必得耗去他大半的功力。此处毕竟是雪幽幽的地盘,而且还有两个武功远在他之上的高手环伺一旁,若是稍有不慎,恐怕就会将自己的这条老命丢在这里。

    独笑穹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趁此良机将雪幽幽一举除去。她一死,忠义盟必乱,裕国的北境军将因此失去一大助力,必会被大戎的铁骑如摧枯拉朽般地一击而溃。至于那个萧玉,当然也必须要死在今夜,即便那个老太监能从岫云派的手中暂时抢到了人,最终他们也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郑庸的突然退出,令雪幽幽的压力陡增,渐渐被独笑穹密不透风的出掌压制得没有还手之力,出剑越来越迟缓,攻击的力量也越来越薄弱。但她仍是咬牙硬撑着,不愿招呼水心英上前帮忙,当然更是决不会去求郑庸施以援手。

    将这一切皆看在眼里的水心英忽然飞身而起,越过郑庸,挥剑向独笑穹的后背攻去。

    早已料到会有如此结果的郑庸只是“嘿嘿”一笑,头也未回地向着下山的方向急掠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