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雪夜恶斗(五)
    当水心英挥剑加入之后,雪幽幽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低估了独笑穹的真正实力!

    方才在与郑庸联手之时,她明显地感觉到独笑穹已处在了下风,若不是郑庸故意未尽全力,他们本有将独笑穹击败甚至杀伤的机会。

    可是待郑庸遁走,换上身手虽比郑庸弱上半分,但与她的配合倒是更加默契自如的水心英时,场中的形势却陡然大变!无论她们师徒如何拼尽全力,却始终都无法展开有力的回击,只能被独笑穹压制得节节后退,稍有一个不慎,便会有剑毁人亡的危险。

    没想到这个赤阳教教主竟然如此狡猾,故意先隐藏了一部分功力,让她与郑庸这两个本就心思各异的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大敌当前的危险,彼此间更是少了同仇敌忾之心,以至于强敌未除便先开始内斗,终于给了这独笑穹可乘之机,能够将他们一一剪除。

    虽然知道生机渺茫,但雪幽幽的强傲本性却令她一直苦苦支撑,希望能够在自己丧命之前先伤到独笑穹几分,给水心英留下一丝逃走的机会。

    可是水心英也正抱着同样的想法,她不时地出些险招,想以身为饵,找到能够与独笑穹同归于尽的机会,以保师父可以全身而退。

    独笑穹倒是丝毫不急,攻得虽是十分凌厉,但防守得也极严密,他可不想在此时兵行险招,虽能有效伤敌,自己却也难免会挂彩。因为他已有绝对的把握,再有不过百招,便可收拾下这对师徒。到那时自己再去追赶那个老太监也不为迟,若是真让他给逃掉了,倒也无所谓,不过是一个奸宦而已,也许留着他继续祸害裕国,对大戎反倒是更为有利。

    至于萧玉嘛,恐怕他此时即便还活着,也是活不了多久了。只是这小子确是坚韧得令人震惊,方才自己的那一掌虽未完全击实,但已扫在了他的后心之上。按照常理推测,他的心脉那时就已经断了,可他却仍然坚持了那么久,不但能够说得出话,竟还能够强撑着站起来走路。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竟然怀疑他并未中掌。直到水泠洛扶着他起身离开的那一刻,自己才终于看到了他嘴角上的血迹——想是刚才他一直强自忍着,而此刻身体立起时,不免会震动本已受伤的内腑,便再也压制不住那夺喉而出的热血了。

    看到独笑穹如此步步为营,令自己始终找不到与敌偕亡的机会,水心英不禁越来越焦躁,出剑的方位也不免时不时地出现了一些偏差,终于一个不小心,被独笑穹一掌击在右肩,肩骨顿时断裂,手中的剑也掉落在地上。

    幸亏雪幽幽及时攻出一剑,将独笑穹阻了一阻,才令他无法再对水心英进一步下毒手。可是如今这种一对一的局面,雪幽幽的压力顿时倍增,恐怕连五十招都难以支撑得过。

    水心英忍着剧痛,用左手拾起地上的长剑,咬牙又攻向了独笑穹。独笑穹不屑地手指轻弹,正弹在那只长剑的剑背之上,登时长剑又从水心英的左手中掉落了下去。

    水心英被震得连连后退了几步,还未站稳,就又被独笑穹紧随而至的一腿踢中了膝骨,整个人立时摔跌于地,再也无力出手去接住独笑穹随后向她击出的迅疾无比的一掌!

    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个身影从斜侧里飞扑到了水心英的身前,同时双掌合力推出,堪堪接住了独笑穹必杀的一掌,不过那人也被这一掌震得身子接连晃了几晃。

    与此同时,一道剑光飞刺向独笑穹的前胸,剑气森然,令他丝毫不敢小觑,忙侧身避过剑锋,同时向后挥掌架开了雪幽幽从背后攻来的一剑。

    丝毫未给他喘息的时间,雪幽幽和柳逸飞的剑又一前一后同时攻向了他。而方才接下他袭向水心英一掌的陆远风也拔出了长剑,随后攻了上来。

    这一切实是大出独笑穹意料之外,这两个蒙面人究竟是从哪里凭空冒出来的?竟然每一个的身手都不比水心英差,而且剑法上的配合更是天衣无缝,步步紧逼,令他顿时失去了一直以来能够掌控全局的优势。如此下去,他即使不会彻底落败,却也很难奈何得了这三人的围攻,时间拖得久了,对他绝对是不利之极。

    心念一转,他立时做出了决定,当务之急还是要先除去雪幽幽,让忠义盟无法及时有效地组织起来,以免对大戎的南侵大计进行破坏。

    想到此,他连出两掌攻向雪幽幽,将她逼退几步之后,又转身拂偏了柳逸飞的长剑,可他真正凝聚了十成功力的一掌却是袭向了陆远风,顿时将他手中的长剑击断,人也被震得飞跌了出去。

    丝毫不顾柳逸飞情急之下向他左肋下刺来的一剑,独笑穹继续挥掌,将陆远风刚刚落地的身体击得又翻滚出去了一段距离。

    见此情状,目眦欲裂的柳逸飞再也顾不上手中那把已刺入独笑穹肋下的长剑,松开手就向受伤的陆远风扑了过去。

    “小风子——”

    就在这时,独笑穹猛然一咬牙,用右手抓住插在肋下的那柄长剑的剑刃,忍痛将它拔了出来,随后一抖手,长剑迅疾地射向正挥剑攻上来的雪幽幽。与此同时,他的人也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身法瞬间就飞扑了过去,恰恰落在了雪幽幽的身旁,一掌狠狠地击向她的右肋。

    雪幽幽虽然挥剑击飞了那支迎面袭来的长剑,却再也无法躲过独笑穹攻向她肋下的一掌,只能勉强避开了要害之处,让那一掌重重地击在了她的右髋骨上,她的人也随之一个立足不稳,坐倒在了雪地上。

    独笑穹等的就是这一刻,不由得“嘿嘿”一声冷笑,再次挥掌击向一时无法起身的雪幽幽。

    此刻雪幽幽已是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沉重的一掌挟着风雷之声,击向自己的天灵盖——

    突然,一个人从侧方扑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掌风,而雪幽幽的反应也极是迅疾,猛地一抬手,将一直握在手中的长剑送入了独笑穹的下腹!

    独笑穹的身体猛地一震,难以置信地低头看了一眼那柄入体不深的长剑,忽然哈哈大笑了一声,踉跄着后退了数步,一转身向黑暗中飞纵而去。

    雪幽幽轻轻地将那具扑倒在她怀里的身体转了过来,抬头对摇椅晃扑过来的陆远风道:“他还活着,可是我救不了他——”

    陆远风颓然跪了下来,从雪幽幽手中接过声息俱无的柳逸飞,极力压抑着喉间的哽咽道:“他不会死的!”

    说罢,他便立即站起身来,抱着柳逸飞向山下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