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雪夜恶斗(六)
    萧玉刚一醒过来,就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幽香,而且更令他心动不已的是,这幽香竟是从他的怀中散发出来的——在这寒冷的冬夜,水泠洛正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因失血而极度畏寒的他。

    他用手轻轻抚摸着水泠洛的秀发,忽然觉得,若是这一生都能像此刻这般将她搂在怀中,从此再也不会分离,那该有多好!

    本就醒着的水泠洛感到萧玉的手在动,不由喜得猛地抱紧了他,“你醒了!小风没有骗我!他说你一定不会死的!”

    “洛儿——”萧玉笑着咳了一声,“你若再用力些,我怕是真的要死了——”

    水泠洛闻言忙松开了手,轻“啐”了声道:“我才没有用力!是你自己的身子弱得像一只病猫!”说完,她就翻身从萧玉的怀中坐了起来。

    萧玉若有所失地动了一下犹留有余温的手臂,也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水泠洛帮他调整了一下身体,使他能够向后倚靠上一处石壁。

    “这是哪里?”

    “这是我练功时偶然发现的一个石洞,别人不会找到的。”

    “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水泠洛沉默了一瞬,才轻声道:“刚才你突然昏了过去,我不能让你就那么躺在雪地上,就把你带来了这里。”

    “那小风和小飞他们呢?他们回来了吗?”萧玉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萧玉——”水泠洛拉住了萧玉的手,“小风和小飞……他们为了救我师祖和师父,都被独笑穹打伤了……”

    萧玉的手明显地一紧,“他们——他们伤得重吗?”

    “小飞伤得很重。师祖说,他被独笑穹一掌击中了后背,伤了心脉,师祖也救不了他……”水泠洛低声道。

    “那小风呢?他——他怎么样了?”萧玉的声音里隐约有了一丝颤抖。

    水泠洛也握紧了他的手,轻声安慰道:“你放心,小风的伤没有大碍。他先将小飞带回去了,我本想跟他一起把你也送走,可是他告诉我说,师祖和师父也都受了伤,山下还有几位师姐或死或伤。所以我得留下来照顾她们,等小风回头再来接你。”

    萧玉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闷声咳着。

    “萧玉你别着急,小风说了,小飞不会有事的!”水泠洛虽然明白萧玉此刻的心情,却一时也说不出真正能够安慰他的话来。

    萧玉终于止住了咳声,问道:“你的师祖和师父伤得重吗?”

    水泠洛的眼中闪动着泪花,“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她们受的伤都很重,恐怕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那个独笑穹——,他才是个真正的大恶人!”

    “你的师祖——,可曾向你问起了我?”

    “问了——”水泠洛不禁垂下了头,“我说你被小风带走了,师祖便没有再多问,想是她已经猜到小风和小飞是你派去的。”

    萧玉知道,水泠洛为了保护他而欺骗了自己的师祖,此刻她的心中一定是有些不好过。他只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水泠洛的小手握得更紧了些。

    似是感觉到了萧玉心中的歉疚,水泠洛咬了咬唇,脸上带着明显的倔强,道:“我原本便是打定了主意要放你走的,早已是对不起师祖和师父,但我心里从未觉得自己做错了!”

    萧玉不由笑了笑,柔声道:“洛儿,你不用在这里陪我了,还是去照顾你的师祖和师父吧。”

    水泠洛却是不依地道:“师祖和师父都已经歇下了,我才敢偷偷溜出来看你的。小风说他天亮前一定会赶回来接你,便让我陪你到那时候吧。”

    萧玉微微一笑,“那自然是好。只不过此刻我觉得腹中有些饥饿,身上也冷得很——”

    水泠洛马上道:“我这就回山上去给你拿条厚实些的棉被过来,不过厨间灶堂的火应是早就熄了,准备热的吃食怕要费上一些工夫——”

    “不必着急,反正我就在这里等你,哪里也不会去。”

    “那好,你先好好歇着,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水泠洛将盖在萧玉身上的那件外袍替他向上拉了拉,这才站起身来,出了这个并不算很大的石洞。

    听到水泠洛的脚步声渐渐远了,萧玉终于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子时又要到了……

    ………………………………………………………………………………………………………………………………

    雪虽是停了,可风却更大了。

    天上稀疏地挂了几颗星,点点雪光映射,令夜间的山路显得更加幽暗森寒。

    水泠洛左腋下夹了一条厚重的棉被,右手提着一个食篮,小心翼翼地在满是积雪的山路上快步走着。

    一想到因为自己手脚笨拙,怎么也生不起火,只是热了几个包子竟用了近半个时辰,她就一肚子懊恼。再加上心中惦记着萧玉的伤,脚下走得急了些,刚一出来就摔了一跤,好在她及时将那个食篮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才没有让自己的劳动成果毁于一旦。

    好不容易赶到了洞口前,她刚要出声招唤萧玉,却被洞中传出的一阵奇怪的声音给吓住了。

    悄然走入洞中,待眼睛适应了里面的黑暗之后,她便看到萧玉蜷缩着身体侧卧在地上,不时发出急促而压抑的喘息声。

    她忙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上,急步向萧玉奔了过去。

    “不要……过来!”萧玉突然发出一声嘶喊。

    “为什么?萧玉!你怎么了?!”水泠洛的脚步缓了一缓,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不!洛儿!”萧玉近乎哀求地喊道,“别过来……”

    水泠洛终于停下了脚步,但依然固执地问道:“为什么?”

    萧玉急喘了几口气,身体仍在不停地剧烈颤抖着,连带着声音也抖得模糊不清起来,“我……我……身上……很……冷……,一会儿……再过……一会儿……就……好了……”

    水泠洛却咬着嘴唇径自走到了萧玉的身前,“你此时就是变成了一块寒冰,我也一定会把你焐热过来!”

    说完,她便跪坐了下来,俯身抱住了萧玉。

    “洛儿——”萧玉刚唤出一句,便咳出一大口血来。

    好在此刻子时刚好过去,无尽丹的折磨顿减,可是受伤的内腑却因方才剧烈疼痛所引起的抽搐而再度破裂,令他顿时陷入了半昏迷之中。

    “萧玉!萧玉!你别睡!别扔下我一个人……”水泠洛吓得紧紧地抱住了他。

    “我不睡……”萧玉勉力支撑着,无尽丹的**之力令他的神志渐渐混沌起来,犹如身在梦中一般,“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洛儿,我舍不得离开你……”

    “萧玉你不许骗我!你不会死的!你发誓,你不会死的!”水泠洛哭着用手抹掉他唇边不断涌流出来的鲜血。

    萧玉本想向她露出一个微笑,可是努力了半天,却只化作一个无声的叹息,“洛儿,人总是要死的……”

    “不!我不许你死!你答应过我,以后只叫我一个人洛儿,对其他的女子都叫她们‘姑娘’。你还没有兑现你的承诺,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萧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凄然的笑意,“虽然……不能兑现承诺……但是这一生,在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一个洛儿……”

    水泠洛听了萧玉这近乎表白的一番话,顿时觉得心如刀绞。因为她知道,这个总爱把一切都深藏在心里的倔强少年,此刻竟然如此痛快地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原因恐怕只有一个——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她将萧玉一只微凉的手紧握在自己的手中,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洛儿的心里面,也永远只有一个萧玉。”

    萧玉听到之后,不由微微地笑了,呼吸却渐渐微弱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