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人不如故(一)
    见到定亲王亲自迎了出来,冷衣清的心中不期然地冒出了一个念头,莫非是皇上在背后唆使,这位假王爷才会对自己表现得这般殷勤?若果真如此,自己可就要当心了,皇上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试探,只不知他究竟想从自己的身上试探些什么出来呢?

    心中虽在猜疑不定,可冷衣清的脸上仍是挂着温雅的笑容,躬身施礼道:“劳烦王爷大驾亲迎,臣愧不敢当。”

    浩星明睿哈哈笑着一摆手,“此处是我的私宅,又非朝堂,冷大人就不必拘礼了。来,冷大人,我先带你参观一下这座园子,有几处是不久前方才改建完的,还算是值得一观。”

    盛情难却之下,冷衣清只好随着这位明显是想在自己面前炫耀一番的王爷在王府中转了一圈。原本他并没有对这位假王爷的品味有何期待,可是这一圈转下来之后,他不由暗暗惊讶不已,着实开始对这位王爷另眼相看起来。

    “王爷这座园子看起来朴实无华,却又别具匠心,真可谓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雕梁画栋,浓淡相宜。而真正的点睛之笔,便是湖心的那座白色石舫,与周遭的水榭泉池、红桥绿柳相映成趣,宛然一幅生动之极的江南山水图,实是让冷某大开眼界!”

    听到这番出自一向自诩风雅的左相大人之口的夸赞之辞,浩星明睿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得色,语气便更显亲切起来:“冷大人慧眼独具,竟看出那座石舫的不凡之处,佩服!佩服!实话说与你听,想当初替我设计这处园子之人提出要建这座石舫,我还嫌麻烦,要让他换成一座亭子,结果竟被他狠狠奚落了一番!无奈之下,我才按他的主意建了这座石舫,那可是用去了我整整一年的俸银!”

    “哦?若是王爷不觉为难的话,能否告知这位替您设计园子之人的姓名?冷某也想请他来为我新买下的一处园子费上一番心思。”

    “这有何为难!那人便是百草堂的老板花凤山,他与我是多年好友,只要我开口相求,他想是不会推辞的。”浩星明睿毫不在意地应承道。

    听到“花凤山”这个名字,冷衣清不由微微一怔,“原来竟是那位百草堂的花神医!没想到这位花神医竟是如此一位大才!”他随即又拱手施礼道,“如此就有劳王爷替我向这位花神医求上一求了,冷某在此先谢过王爷!”

    浩星明睿笑道:“若是旁人,我自然不会管这闲事的。只因那花凤山虽与我交厚,但脾气却是极坏,知道我替他揽下这等苦差,定是要将我数落上一番。这些倒都是小事,我只是担心他若对冷大人也像对待我一般放肆无礼——,到时岂不令我十分难堪!”

    冷衣清微微一笑,道:“举凡高才,脾性难免有异于常人之处,更何况这位还是有皇上钦赐的‘医国圣手’之称的花神医。冷某自当对其礼敬有加,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处,这一点还请王爷放心。”

    “如此便好。冷大人放心,此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一处门庭大开的院落前,浩星明睿止住了脚步,抬手示意道:“冷大人,请里面坐。”

    冷衣清抬头看了一眼院门前的匾额,上面写着“柳园”二字。

    待走进了院内,果然见到处处柳树成荫,仿若置身于一片绿柳林中。

    晚宴便是设在了这座柳园中一处临池的凉亭之内。

    此时天色渐暗,亭子四周挂起了几只精巧的竹制灯笼,烛火将轻薄的笼壁照得明亮通透,映出上面所绘的镂空兰草图案,显得格外淡雅清幽。

    坐在亭中,四周微风徐来,吹得池边柳枝轻轻拂动,那起伏的暗影犹如故人挥别的衣袖,渐渐消逝于看不见的远方幽处,竟隐隐令人生出一种淡淡的悲凉之意。

    将刚刚开封的一坛柳叶雪为冷衣清斟上,浩星明睿端起自己的酒杯,道:“今日选在此处招待贵客,实是显得过于简慢了些,不过是为了图个清静自在,还请冷大人不要见怪!”

    冷衣清忙端起酒杯,微笑着道:“王爷客气了!冷某倒是十分喜欢这处清雅别致的所在。”

    浩星明睿也是微微一笑,“这坛柳叶雪我已珍藏了多年,今日拿出来与你这位徽州人共饮,也算是得其所归了。冷大人,请!”

    方一喝下那杯清香四溢的柳叶雪,冷衣清的心中登时惊起了万丈狂澜,脸色也不由得跟着变了数变!

    过了良久,他才勉强按捺下心绪,感叹地道:“我已有十多年未喝过此酒了,今日品尝起来,竟是仍与记忆中的滋味一般无二!”

    浩星明睿似是根本没有留意到面前这位客人所表露出的那少许异样,仍是自顾自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又不胜唏嘘地长叹了一声,道:“自从那位酿造此酒的故人过世之后,我便未再饮过如此美酒,一晃竟也是十多年了!”

    “王爷所说的,可是日前与我提起的那位来自徽州的故人?”冷衣清徐徐地问了一句,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而自然。

    浩星明睿点头道:“从前她每年都会送我三坛自酿的柳叶雪,可惜大都被我鲸吞牛饮般地给糟蹋掉了!谁料到她竟突然辞世,唯一留下来的,便只有这一坛酒了。这些年来,我亦品尝过其他人所酿的柳叶雪,却完全找不到那种清冽微苦而又回香四溢的味道。直至那时我才意识到,当初那般随意饮来,实是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

    冷衣清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目光却一直停留在那坛柳叶雪上。直过了许久,他才伸手拿起那坛酒,缓缓地将他们各自的酒杯重新斟满。

    “王爷,请!”

    还没等浩星明睿举杯,冷衣清便将自己刚斟满的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这边浩星明睿犹自还端着酒杯在那里感叹着:“正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看来本王确是老了,如今时常想起与说起的,竟都是那些故人,不管是在的,还是不在的!”

    说完,他又叹息了一声,默默将酒喝了下去。

    冷衣清只是沉默着没有作声。他此刻已经隐隐猜到了这次宴饮的真实目的,虽然心中仍存着诸多的疑问与不解,他却强自忍着不去开口相询,因为他不想就此踏入一个极有可能是专为他而布下的圈套。他不断地告诫自己,只要不去碰触这个圈套,对方就拿他毫无办法。而且,他还尽可以继续坐在这里,看着对方如何将这场无人捧场的独角戏唱完。

    谁知他这边刚打定了要冷眼旁观的主意,那边浩星明睿在放下酒杯之后,却忽然抬眼看着他,十分突兀地将话题一转道:“不知冷大人对我举荐宋行野之事可有何高见?”

    冷衣清在毫无防备之下,不由微微一愣,忽然生出一种被人捉弄了的感觉!原来方才那些念旧煽情皆不是重点,而只是试图扰乱他心神的一种手段,其真正的目的,竟还是如自己先前所料,要替皇上试探自己对此次出兵北境的真实态度。

    若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这位假王爷的做法也未免太过愚蠢可笑!想他冷衣清立足官场已近二十年,一番苦心经营之下,方有了今日这般可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怎么可能会被一件真假难辨的旧事而轻易扰乱了心神?

    只是——,此人究竟是从何处得来的这坛柳叶雪?难道这酒竟真的是她所酿吗?她——真的已经不在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