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人不如故(二)
    见冷衣清沉着脸一时没有答话,浩星明睿马上做出一副心领神会的模样,摇头叹道:“想是冷大人对这件事并不十分赞成!这也难怪,毕竟宋行野已多年不领兵,且年事已高,以他为帅,确是有些勉为其难。而我之所以举荐于他,其实也主要是出于念旧之情。想我这久病之身,再也无法领兵征战,为皇上平定北境,可是每忆及年少时纵马横枪、叱咤疆场的情景,我又时常按捺不住胸中犹存的那份雄心壮志,实是渴望再去体验一番那种金戈铁马、一往无前的壮士情怀。故而当我接到宋行野的请战书信时,便决定成全他那颗与我一般无二的精忠报国之心!”

    冷衣清这下更是不知该如何答话了,而且此刻他的头脑也已被搅得有些混乱起来——

    明明是自己的岳父大人苏问秋先向皇上举荐了宋行野,皇上只不过是借了这位假王爷的口将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而已。皇上此举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重新树立这位久离朝堂的定亲王在群臣中的地位,按理说应该与他这位左丞相并无多大的干系。然而,为何这位假王爷非要如此刻意地在他面前提起此事?难道皇上竟真的怀疑是他在背后怂恿岳父大人举荐宋行野?还是他们已觉察出他对这位假王爷的身份起了怀疑,故而要设法补救?

    似是看出冷衣清眼中的疑惑不解,浩星明睿不由淡淡地一笑,解释道:“我后来听说,令岳苏问秋苏公也曾向皇上举荐过宋行野,可是皇上当时并没有立即应允,只因直到那时,他还指望我这个定亲王能够再次为他去提枪上马,平定北境。结果那日在选德殿中,见到我这副不中用的模样,皇上实是彻底失望了。无奈之下,他才不得不选择了宋行野。”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冷衣清,接着道:“说起来此事还要感谢冷大人!当时你也算是帮了宋行野的一个大忙,将他从前的赫赫战功在皇上面前详说了一遍,同时也恰到好处地表明了左相大人支持宋行野为帅的态度,皇上当然不会不考虑到你这位当朝宰辅的想法。只不过大人的属下在收集宋行野的资料时尚且有些疏漏之处,竟然将戎国右翼军大将关天豹错写成了左翼大将关天虎。遗憾的是,当时那两位军方的大人竟也丝毫没有察觉,倒是白白错过了一个能在皇上面前挽回颜面的机会。”

    冷衣清定定地看着浩星明睿,心中竟渐渐生出了一种十分陌生的茫然无力之感。果然不出所料,他们确是发觉了当时在选德殿中所出的纰漏,更是怀疑到那是自己刻意设下的陷阱,所以打算在自己面前将这个纰漏彻底地补上。而这一弥补的手段确也算得上高明,自己费尽心机制造的漏洞,不但被他仅用了三言两语便给遮盖过去了,反过来倒还显得他这位王爷颇有雅量,那日没有当着皇上的面,直接指出他话中的失误之处。

    冷衣清忽然发现,自己此前对这位王爷所做出的全部判断,竟都已变得毫无依据。虽然此刻他的人就坐在自己的面前,可自己却连他到底是不是定亲王都无法完全确定了。

    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个一直有着愚蠢可笑想法的人,竟然就是自己!其实自从喝下那杯柳叶雪之后,自己的那颗心,便已经开始乱了……

    他慢慢地将酒杯重新满上,借此争取了片刻的时间,好让自己那已被搅动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

    “王爷的意思可是说——,宋行野其实并不是你心目中最佳的主帅人选?”

    浩星明睿坦率地点了点头。

    “但不知王爷更属意的人又是谁呢?”

    浩星明睿面带忧色地道:“我已远离朝堂多年,哪里还会有什么更属意的人!只是我原本以为,这些年边境安定,大裕得以有足够的时间休生养息,同时用来选拔与培养新人,军中想必会有一批出色的年轻将领涌现出来。这些年轻人即便是缺乏实战经验也无所谓,只要身边有像宋行野这样久历沙场的老将相辅佐,击退此次戎国的进犯绝非难事。然而,实际情况竟是远出我的意料之外!”

    冷衣清当然能够听得出这位王爷话中的失望之意,他自己的心中竟也不由生出了一丝愧疚,有些讪讪地道:“原来王爷举荐宋行野的初衷是以他为副将,可是目前大裕军中又实在找不出一个可为主帅之人,才不得不勉为其难地让这位老将军担当了如此重任。冷某此刻才算完全明白了王爷这么做的一番良苦用心,实是惭愧不已!”

    “冷大人言重了!我大裕立国之初,便定有文武泾渭分明、互不相干的铁则,你对用兵打仗之事知之甚少,这也属正常,实是无需过于自责。”

    “冷某虽是一介文人,可毕竟身负丞相之责,如今国家面临危难,我却不能挺身而出,为君分忧,反而要劳烦王爷如此殚精竭虑,冷某又岂能不自责!”

    浩星明睿突然毫无笑意地一笑,道:“那日在选德殿中,我似乎并未见到军方的那两位大人有丝毫自责之态。”

    冷衣清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突然语气有些激愤地道:“大裕久未兴战事,军方难免会有所懈怠。而皇上又向来不喜武事,武官中少有被重用者,却令一些尸位素餐之辈趁机混入了军中,更是爬上了高位。以致我大裕军备日益废弛,军中竟已无可用之将,再过数年,恐是连可用之兵也没有了!”

    似是没想到一向出言谨慎、处事圆滑的冷衣清竟会如此直言不讳,浩星明睿的眸光一闪,不由追问道:“冷大人何出此言?想我大裕近些年来国泰民安,百姓衣食丰足,何以会有兵源短缺之危?”

    不知是因为刚饮下那两杯入口虽是温醇,后劲却也极大的柳叶雪酒,还是因为心中着实压抑太久,已到了不吐不快的境地,冷衣清似是横下了一条心,要将胸中块垒向这位真假难辨,且又意图不明的王爷倾诉上一番。

    “想我大裕本是以武兴国,但近些年来边境安定,渐至国人重文轻武,慵懒成风,似乎所有人都已忘记了四邻尚有强敌环伺,国家危亡仅是旦夕间事。边境各州的藩王都忙着横征暴敛、兼并土地,根本无心整饬军备、训练军队,以尽到保境安民之责。如此上行下效,地方官府更是欺上瞒下、鱼肉乡里。为了取悦圣心,彰显政绩,各府知州争相以重利相诱,让贪心的小民们纠查揭发隐藏在大裕境内的隐族之人,甚至有时仅为了充人头,将真正的大裕百姓诬指为隐族人而处死的案例也不为鲜。时间久了,竟弄得人人自危,彼此间互相猜忌,再也无心耕种,以致田地渐多荒芜,民不聊生。此种情形之下,若是再起战事,又要到哪里去征募能够一战的兵士?!”

    浩星明睿面色沉重地听完了冷衣清的这番痛诉,沉默了半晌,方道:“我久居府中不问政事,实不知朝局竟已至如此不堪!冷大人忧国忧民,此乃是朝廷柱石所应有的担当。只不过冷大人也不必忧虑过甚,我想经过此番战事,皇上必会意识到军武之重。而我等这些做臣子的,自当多加进言,恳请皇上整肃朝纲,实施新政。想我大裕根基仍在,只要上下一心,激浊扬清,不久之后,自会有一番不同的气象。”

    冷衣清的目光在浩星明睿的脸上停留了许久,终于默然点了点头。

    随后浩星明睿端起了酒杯,向冷衣清示意了一下之后,便一饮而尽。冷衣清也端起自己的那杯酒,却没有立即饮下,只是盯着杯中那浅碧色的琼浆,眼中闪过了一丝惘然之色。

    这时浩星明睿放下了酒杯,看了犹自举杯不动的冷衣清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冷大人,这酒——可是有哪里不对?”

    冷衣清闻言苦笑了一下,道:“故人已故,醇酒犹醇,不对的——唯有天意!”

    语罢,他仰头将杯中酒一口饮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