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清平世界
    送走了冷衣清,浩星明睿快步回到书房,未做片刻停留,便进了内书房。

    “七叔,今日午后宋行野曾到府中来拜见您,被我三言两语就给打发走了。”

    萧天绝笑着摇头道:“他不来这一趟,总是不会甘心。”

    “这位宋将军是个直性之人,侄儿实是不敢让他知道太多,以免在人前露出破绽,故而也只好对他无礼了。”

    “你顾虑得甚是,若是让行野知道了我此刻的情形,怕是先要带兵攻占了皇城,将那位皇上拿下才肯罢休。他既然没有对你起疑,便不会将你的无礼放在心里,对于我这个主帅大哥,他一向还是十分敬畏的——”

    萧天绝突然顿了顿,抬眼看着浩星明睿,问道:“明睿,你有没有想过——真的让宋行野带着那十万大军攻入皇城?”

    浩星明睿马上摇头道:“此法不可行!剑指宫城,那是诛九族的谋逆大罪,宋行野已多年未领兵,军中的那些将领必不会听从他的号令。再者说,外患未除,我大裕若先自行起了内乱,怕是会给北戎可乘之机,一旦让戎军破关而入,后果将不堪设想!”

    萧天绝听了,不由赞许地点了点头,“明睿,你能不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处处以国事为先,七叔实是感到十分欣慰!”

    浩星明睿却是意含深远地一笑,“七叔,其实侄儿此次回来,并不是要找浩星潇启报仇雪恨,更不是要逼宫造反、夺权篡位。侄儿所谋者,乃是一个真正的清平世界!”

    “清平世界——”萧天绝目露奇光地看着浩星明睿,“你的父王在世时也常说起,他要为天下苍生建立一个清平世界。”

    “这不仅仅是我父王的心愿,这也是我的祖母——昔年的清平公主平生的夙愿。”

    乍一听到这个熟悉而又很久未曾听人提起过的名字,萧天绝不由叹息了一句:“清平公主确是一位惊才绝艳的奇女子!”

    “当年前宁覆灭之后,各方列强割据,战乱四起,清平公主不忍见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遂决定助浩星奇一统天下。”说到这里,浩星明睿顿了一顿,对萧天绝道,“侄儿在此直呼先太祖名讳,如有冒犯,还请七叔见谅!”

    萧天绝挑了挑眉,不在意地一笑:“我若还看重什么皇室尊荣,便不会改名换姓,成了一个江湖杀手萧天绝f星一族所欠隐族人的血债已是太多,以命相抵尚且偿还不清,谁还有面目去在乎一个虚名!”

    听到七叔如此说,浩星明睿始放下心来,继续刚才的话题:“那时的浩星奇,还只是一个势力弱小的诸侯王,在清平公主的辅佐下,经过七年征战,他终于统一了南方大部,建立了大裕国,正式坐上了皇帝之位。可是他却开始日益迷恋皇权,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初向清平公主所许下的承诺——在大裕施行新政,废除皇权,让大裕百姓过上平等安乐的生活。”

    “废除皇权?平等的生活?”萧天绝如同听到天书般地看着浩星明睿,实是不太理解他话中的含义。

    浩星明睿不由微微一笑,“佛曰众生平等。而我等皆是凡人,尚不能达到佛的境界,唯有先从人的平等做起。”

    “你是说从此没有了上下尊卑,也没有了贵族平民,甚至是没有了皇上?”萧天绝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上下尊卑本是人伦之常,只是这种上下尊卑当是发自内心的尊崇服从,而不是迫于强权威势之下的曲意顺从。”浩星明睿耐心地解释道,“便如我是七叔您的晚辈,时常会聆听您的教诲乃至训诫,可这皆是出于我对您的尊重与钦服,亦是出自我的本意,自愿而为之。这便绝对不同于当今天下人因畏惧皇权,而日日对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上的顶礼膜拜。”

    听到侄儿这么一说,萧天绝不禁非常受用地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而在侄儿看来,贵族与平民之分本就是无稽之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等级之分不过是窃居高位者用以维护自身权益的伎俩而已,原本就是一种无耻的存在,只有将之尽废,才能实现人人平等的天下公义!”

    萧天绝听了又是点了点头,看向自己侄儿的目光中竟是多了几分嘉许之意。

    受到了鼓舞的浩星明睿愈加没有了任何顾忌,继续口若悬河地道:“至于那个所谓的皇上,不过就是个称呼罢了。若是没有了任意剥夺他人财产土地、自由乃至生命的特权,这个皇上便不再是人人口中所山呼的那个‘万岁’,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句话便也成了一个传说中的笑话!如此一来,这个皇上究竟由谁来当,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萧天绝坐在那里愣了半天,将浩星明睿所说的这番话在心里反复琢磨了许久之后,方慨然叹道:“原来这才是六哥心目中的清平世界——一个人人平等、安乐富足的理想国!可是——可是要做到这般,又谈何容易!”

    浩星明睿剑眉微挑,朗声道:“正因为不易,所以才需要有人现在便开始去做,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几十代人,只有不断地去努力、去改变,我们最终的理想才会有实现的一日!”

    萧天绝却仍是摇着头道:“只是这皇权帝制毕竟已存在了几千年,是自古便传下来的东西,岂能说变就变?”

    “七叔应该知道,几千年前的世界,并不是现在的这副模样!那时没有皇帝,也没有贱民,更没有让一群人对另一群人进行奴役和掠夺的特权。可是为何这一切不公在今日都一一出现了呢?就是因为这世上有一些心存恶念之人,他们使尽一切手段攫取统治他人的权力,并利用这种权力来满足他们自身永无止境的**与野心。而那些被统治之人,由于无知和怯懦,往往不懂得更不敢于去反抗,便只能任由为恶者继续为恶,令这世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公!”

    “你说的确是有理!可是究竟该如何改变这种情况呢?若是真的没有了皇上,大裕的百姓便会群龙无首,岂不任由他国列强奴役欺凌?那大裕不也要就此亡国了?!”

    “方才我已说过,皇上只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并无实际的意义。大裕国确是需要一位英明睿智之人来领导,只是此人不能有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任何特权,诸如终身制、世袭制、独裁制,这些都是造成社会不公、令国家走向腐朽与衰亡的根源之所在。

    在重渊,大族长是由全族人推选出的首领。大族长之下还有长老会,那些长老们也是由全族人推选出来的,他们不仅有协助大族长管理族中事务之责,还有监督大族长依法施政之权。无论是大族长还是长老都要定期改选,胜任者留下,不胜任者离开。

    这种族长制在隐族中已实行了几千年,并且被一直沿袭至今,同时也被不断地修正完善至今,虽还远未达到完美无缺之境,但人人平等之念仍是得以贯彻始终。因此我们隐族人从不承认强权,更不会向强权低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