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故园烟柳(一)
    大裕景运三十三年夏末,北境军数千奇兵偷出津门关,夜袭戎军大营,斩敌方兵将数千人,并成功烧毁其主粮仓。经此一役,戎国大军被迫后撤二十里,才又重新安营扎寨。津门关之危,至此方解。

    捷报传来,立时轰动朝野。

    这是自宋行野统率援北军离京之后,津门关方面首次传回的捷报,更是大裕国人期盼了长达数月之久的好消息。

    金殿之上,诸位大裕朝臣都在争相发表着恭贺颂扬之辞,以充分展示自己的那颗忠君爱国之心。皇上浩星潇启自是龙颜大悦,一边坐在龙椅上怡然自得地听着,一边却在暗自琢磨着,该如何利用这次大捷将定亲王在朝中的地位再提上一提,最终让他成为足以制约军方与文官一系的另一股力量。

    打定主意之后,皇上当庭下旨,委派钦差大臣远赴津门关,慰劳北境将士,并对在此次作战中有功之人厚加封赏。另外,定亲王举荐主帅有功,特晋封为辅政亲王。

    一直以来,这位久病之后复出的定亲王爷虽也偶尔上朝议政,但毕竟没有任何实权,仍可算是个闲散王爷。可是今日皇上将辅政亲王的名衔给了他,虽仍是没有实际的官职,但其实已赋予了他监督百官的权力。如此一来,以定亲王之尊,再加上铺政之权,这位王爷的地位才真可以称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锋芒已是盖过了冷衣清这个当朝宰辅,更是盖过了因与戎国开战而日益权重的所有军方人物。

    天降隆恩,受宠若惊的定亲王忙不迭地跪倒谢恩,并自称惶恐,不敢擅自居功,此次真正的功臣应是靖远大将军宋行野及其麾下众将士,同时,枢密院与兵部也功不可没,还请皇上一并封赏。

    听到定亲王用在他们身上的那些明显的溢美之词,枢密使唐焕和兵部尚书张光时的面上皆忍不住露出了得色,暗自庆幸自己运气好,抱上了定亲王这棵参天大树。

    冷衣清在一旁冷眼旁观,心中却在为那两个可笑的蠢才感到惋惜,被人玩弄于股掌间而不自知,下场定是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皇上今日这般封赏这位假王爷,实是过于不同寻常,莫非这假王爷竟真是皇上的人?还是皇上自以为他一定是自己的人?看这位王爷的表情,似乎他也没有料到皇上会突然委以如此重任,这里面看来还是大有文章。

    好在自己昨日便已差人将请帖送到了定亲王府上,倒也算不上是在上赶着巴结这位新任的辅政王爷。而且定亲王也已命人回了话,今日就会去他刚修好的那个园子里坐客。这将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到时他需好好探一探这位王爷的底,同时也彻底摸清他背后之人究竟是谁,若果然不是皇上,那么他们之间就还有进一步合作的可能。

    ………………………………………………………………………………………………………………………………

    定亲王府前,王爷的马车还未停稳,早已得了喜讯的大管家范成便从大门里迎了出来,一边亲自扶了王爷下车,一边送上一连串的恭维巴结之辞。

    浩星明睿耐着性子听完他的那些废话,方含笑问道:“给左相府的贺礼可都准备妥当了?”

    范成忙点头应道:“都已备齐,今日一早小的便差人送过去了。”

    “嗯,那幅画也衙了?”

    “衙了,衙了,小的已亲自验看过了,正是花神医的那幅《柳塘春》。”

    浩星明睿满意地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

    回到内室换下了朝服,看时辰也差不多了,他拿了那幅准备好的画,便坐上马车直奔冷衣清的丞相府邸。

    ………………………………………………………………………………………………………………………………

    冷衣清将晚宴设在了新近修建的那处园子——徽园之内。坐在绿树环绕的湖心亭中,既风凉清静,又不虞谈话被人听到。

    方一入席,浩星明睿便从袖中拿出了那幅画,递向冷衣清道:“这幅《柳塘春》是花凤山托我带给冷大人的,说是作为新园建成的贺礼。”

    冷衣清接过了画,口中客气道:“花神医实是太客气了!说来这园子本是花神医的一番心血,冷某这厢还未及向他表达谢意,他却先送来了贺礼,实是令冷某惭愧之至!”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那副画在手中慢慢地展开来细看。岂知一看之下,他的眼中顿时露出一种再也无法掩饰的震动之色!

    画中是一位素衣女子立于池畔的柳林之中,在她左手的臂腕处挎着一只柳条编成的月牙儿状的精致小篮,而她的右手正自身旁的柳枝上摘下一片翠绿的柳叶。在距离这片柳林不远处,隐约可见一座朴素的青灰色院落,低矮的竹篱边种了一丛丛极是罕见的兰草,而庭前那几根疏落的修竹,更是为这雅致的所在增添了几分清幽之色。

    浩星明睿不知何时也从旁凑了过来,用手指虚点着画纸,满眼都是羡慕之色地道:“想来这幅画中所描绘的便是徽州风光吧?只那间院落便是雅致之极,而那位摘柳叶的女子虽只见其背影,却给人一种灵动婉约之美,她腕上的那只小篮更是奇巧可爱。画中故园烟柳与惠质兰心交相辉映,可见‘人杰地灵’之语果然不虚!”接着他又略带酸意地叨咕了一句,“这花凤山送了那么多幅画给我,竟是没有一幅能及得上这幅《柳塘春》般,如此地生动传神哪!”

    遗憾的是,无论他这位王爷的一番话是恭维也好,还是嫉妒也罢,反正都算是白说了,因为冷衣清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此刻他的目光仍牢牢地盯在那幅画上,脸上的神色却是阴晴变幻,莫测难明。

    浩星明睿不禁暗暗佩服这位左相大人的镇定功夫着实了得,即使真是对那个旧人已漠不关心,可是明知自己的把柄正被人攥在手中,竟然还能如此沉得住气,丝毫没有因心虚而露怯。

    又过了片刻,冷衣清将画慢慢地收了起来,做出一脸回味无穷的模样,赞叹道:“果然是一幅好画!”

    浩星明睿点头道:“这幅画倒是与这徽园极为契合,看来花凤山还是用了一番心思的。”

    “确是如此啊!看来这位花神医对徽州也是颇为熟悉了。”冷衣清看向浩星明睿,目光中多少带着些探寻的味道。

    浩星明睿不由笑道:“花凤山对徽州自然是极为熟悉了,皆因他的夫人便是徽州人啊!”

    “哦?花夫人竟然也是徽州人!看来这景阳城虽是不大,冷某的同乡之人却是不少。只不知这位花夫人是徽州哪里人?与王爷您的那位徽州故人可是旧识?”冷衣清面上虽带着笑,可话中却隐隐露出了一丝嘲讽之意,显是认为对方所编的谎言过于拙劣可笑。

    浩星明睿却是对冷衣清这种古怪的态度浑然未觉,仍是极为认真地摇头道:“冷大人想是哪里弄错了!这位花夫人便是我曾对你提起的那位徽州故人啊!至于她具体是徽州哪里的人,我倒是未曾详问过。不过据我猜测,方才那幅画中所画的地方,应该就是花夫人的故居了。”

    这听似轻描淡写的一番话,竟犹如一只重锤狠狠地击在了冷衣清的心上!只见这位一向镇定自持的左相大人彻底地傻在了那里,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