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秋至蝶归
    从丞相府回来时,天色已晚。

    浩星明睿带着微醺的酒意下了马车,刚一走进大门,就看到那位无比敬业的大管家范成正等在门口,手里还提着一盏气死风灯。

    一见到浩星明睿步履不稳,这位大管家忙跑上前来,紧紧搀扶住他,嘴里还连连呼着:“王爷当心脚下!夜里风凉,王爷可别受了风9是让小的赶快扶您进去歇着吧。”

    浩星明睿却是笑着摆了摆手,有些口齿不清地道:“本王的身体健壮得……很,哪里就那么……弱不……禁风了?范成你说,本王可还像是个跨马横枪的……大将军?”

    范成苦笑着咧了咧嘴,心知这位假王爷是真喝醉了,竟说出如此不打自招的蠢话来。也不知他在那位左相大人面前可曾说走了嘴,是否已露了什么破绽出来?

    “王爷岂止是像,您本来就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将军嘛!想当年,不正是您统领大裕雄师击退了北戎人的进犯吗?您这亲王之尊可是用军功挣回来的,如此战功赫赫的王爷,咱大裕国可就出了您这独一位!”

    乜斜了一眼正挑着大拇指一脸谄媚假笑的范成,浩星明睿颇不是滋味地哼了一声,“战功?战功有什么用?大将军又如何?不过都是些老黄历罢了!哪里有如今我这辅政亲王的名头响亮?今日在酒席之上,就连那位平日总是在本王面前端着一副臭架子的左相大人,不也是全然放下了身段,对本王着实恭敬得紧嘛!”

    马上意识到自己拍错了马屁,范成忙连声附和着道:“那是自然的!左相大人虽是当朝宰辅,可身份又怎及得上王爷您这般尊贵?而且王爷如今已是大权在握,朝中百官又有哪个敢不听从您的吩咐?”

    见王爷的脸色有所好转,范成忙又禀告道:“王爷,早些时候花神医又差人送来了一幅画,说是他的新作,小的已命人将它放在您的书房之中了。”

    “新作?”浩星明睿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摆脱开范成的扶持,脚步踉跄地向书房的方向行去。

    一进书房,他的目光瞬间便恢复清明,步履如风地奔到案前,拿起书案上的那卷画轴,展开来看了几眼,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他又匆匆地将那画轴重新卷起,揣在袖中,快步从里面的静室进入了内书房。

    萧天绝果然还在内书房中等他,一见他进来,马上开口问道:“结果如何?”

    “七叔放心,一切皆按此前我们所预期的方向发展!冷衣清暂时已不足为患,而且很可能在关键之时成为我等的助力。”浩星明睿兴冲冲地答道。

    “你可彻底摸清了他的底细?”萧天绝仍是谨慎地问了一句,显是对自己这个一贯信心十足的侄儿并不太放心。

    “虽未有切实的证据,但侄儿几乎可以确定,冷衣清已投靠了济王。”

    萧天绝听了不由大吃一惊,“济王?”

    “不但七叔未想到,恐怕就连咱们那个猜忌多疑的皇上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他那个表面上只知修身养性、淡泊无争的大儿子,其实正在私下里拉拢党羽,随时准备逼宫上位呢!”

    “你怎会这般肯定?想那济王本是皇后所生,且还是皇长子,将来无论立嫡立长,储君之位都非他莫属。他为何却要冒如此大的风险?难道他这么快就忘了他的兄弟淮王谋逆身死的前车之鉴?”

    “我本与七叔有着相同的想法,以至于完全忽略了这位济王殿下。直至那日在柳园中听了冷衣清一番直斥朝局的言辞,我才心生警醒,感到这位城府甚深的左相大人应是已对皇上生了异心,所以才如此急着试探我的真实身份。”

    说到此处,浩星明睿忽然不屑地笑了笑,“今日他本已被芳茵的事情扰乱了心神,可是一听到我说起那位所谓的老友,他立时便将芳茵母子抛在了脑后,做起了一位十分称职的说客。他的话中虽然一个字也未提及济王,可是他那番关于新格局、新气象的论调,却是摆明了要另立新君。以他的才智和胆识,绝对不敢妄图自立为帝,那么他的选择就只有一个——济王。

    十四年前,二皇子淮王与当时的禁军大统领高奉先合谋,利用皇上出巡之机,领兵攻占了皇城,意图夺位。当时皇上共有五位皇子,除了随同皇上出巡的皇长子济王之外,其余三位留在宫中的皇子,无论长幼,皆被淮王所杀,而淮王本人也在事败后自杀。故而从目前来看,济王是诸皇子中最有资格,也是最有可能即刻登上帝位的那一个,因为除了他之外,其余的那几位皇子都还没有成年。

    而且,说到这位济王殿下,七叔有没有一种感觉,他在某些方面其实酷似乃父?看上去谦逊有礼、淡泊无争,几乎从不参与朝堂之事。可是这‘无争’二字,本就是做给别人看的!”

    “可这皇位早晚都是他的,他又何必去争呢?”

    浩星明睿却是摇头道:“如今就连本应非他莫属的太子之位都还不是他的,他又如何敢确定这皇位就一定是他的呢?济王是皇长子,已经年近四旬,而皇上刚过完六十大寿,目前仍是龙体康健,如无意外,至少还能坐上个十年八年的皇帝。而且,以他对那个皇位的执迷,怕是不到咽下最后一口气,是绝对不会主动将那个位置给让出来的。

    如此一来,真等到需要决定储君之位的那一天,那些如今还未成年的皇子应该皆已成年,一个个年轻力壮且野心勃勃,而济王到那时却已是个年近五旬的老者,还拿什么来与那几位同样都在觊觎那把椅子的兄弟们相争呢?

    再者说,如今朝局混乱,国力每况愈下,若再不思变,怕是几年之内,大裕便有覆亡之危。此时若不赶紧夺位,到时候民怨沸腾、山河破碎,内忧外患之下,就算勉强坐上了那个皇位,怕也只是个短命的皇帝。”

    “你说的确也有些道理。”萧天绝不无担忧地点了点头,“如此一来,我们便是又多出了一个劲敌。虽然短时间内,或许彼此间还可相互利用,但到了图穷匕现的一日,我们又该拿这位利欲熏心的左相大人怎么办?”

    “正因顾及于此,我才将玉儿的身世提前向冷衣清泄了些底,至于他会如何对待玉儿,便是谁也无法预料之事了。不过从冷衣清的态度上来看,他似乎对芳茵并非全无旧情,只是为了自己的那份野心,他是断然不会承认芳茵的身份的,而对于玉儿,应该也是如此。”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要在玉儿回来之前,为他设计一个恰当的身份,既能让他们父子有进一步接触的机会,同时又不会暴露出玉儿与你我之间的关系。”萧天绝沉吟着道,“重渊那边说玉儿已有了苏醒的迹象,若是在明年春季前……到那时与北戎的战事应该已有了结果,可以让玉儿随军回来……”

    见七叔那副殚精竭虑的样子,浩星明睿不由神秘地一笑,将一直藏于袖中的那幅画拿了出来,郑重其事地呈到了萧天绝的面前。

    萧天绝接过了画,先是略带疑惑地看了浩星明睿一眼,然后才慢慢地将那幅画展开来细看。

    画上是一片菊囿,千姿百态的秋菊在西风中竞相吐蕊绽放,虽然生动传神,却也无甚新意。

    不过,细看之下,终于还是让他发现了某个不同寻常之处。原来,在其中一枝花茎高挺、镶着绿边儿的白菊之上,竟有一只洁白的蝴蝶翩然飞舞着。

    按常理讲,秋菊绽放之期,当是蕊寒香冷,不可能会有蝶儿飞来。可是画中的这只蝶儿,不但误入了菊丛,竟还在其间流连徜徉。如流云飞瀑一般垂泻而下的长长花瓣,伴着它轻盈灵动的双翼,在风中摇曳生姿,令人生出一种如梦似幻之感。

    激动不已地盯着那只神奇的秋蝶看了许久,萧天绝喃喃地念着画卷右下角的题字:“秋至蝶归,秋至蝶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