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战地黄花(二)
    震惊之余,独笑穹却也不敢再轻易出手,因为他知道对方的武功绝不在自己之下!

    他在黑暗中站了片刻,奇怪的是帐外那人也没了声息,不知是已经走了,还是在等他继续发问,或者是——在忙些别的事情?

    “你是隐族人,你可是姓凌?”独笑穹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想到教主对隐族的事情竟是知之甚详,难道教主与隐族有何渊源不成?”帐外那人略带惊讶地问道。

    独笑穹不由心中一震,强自平定下心绪,沉声道:“确是有些渊源,只不过是敌非友,水火难融。”

    “既然如此,教主为何还要关心在下是否姓凌?”帐外那人反问道。

    显然是被问中了心事,独笑穹沉默了片刻,才又开口问道:“凌倨峰是你的什么人?”

    “是在下的长辈。”

    “可是他离别箭的功力尚远远及不上你。御箭者的功力越高,出手时箭啸之声反而越弱,方才你所发出的离别箭竟然已到了毫无声息的地步,实是已经达到了化境。”

    “教主实在是谬赞了!”帐外那人轻笑了一声,却也没有否认。

    “听声音你的年纪应该不大,没想到竟能将这门奇特的隐族绝学练至了化境,实可谓是一位天纵奇才!若是你愿意修习本门的嫁衣神功,将来的造诣绝对会在我之上——”

    “在下如今的造诣也未必就在教主之下吧?”帐外那人不客气地打断了他,“否则教主怎会还如此心平气和地坐在那里,与我这杀了你手下的敌人闲聊了这许久?怕是早就将我立毙于你的赤阳掌之下了!”

    “目前你的武功可以说已至登峰造极之境,若想再有所寸进,实属不易,非苦修不辍而不可得。但你若愿修习本教的嫁衣神功,不但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而且还会有事半功倍之效。本座可以保证,不出十年,这世间便不会再有能与你一战的对手!”

    世间第一高手——对所有习武之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梦寐以求的诱惑。谁料帐外那人听了,却只是“嗤”地一笑,语带不屑地道,“独教主以为,我不知道那所谓的嫁衣神功,到底是一种什么害人的鬼东西吗?”

    独笑穹听了,不由气恼地喝道:“你——!休要胡言!本门的嫁衣神功乃是一项旷世绝学,你这黄口小儿怎会懂得其中的妙义?!”

    帐外那人马上毫不示弱地回敬道:“旷世绝学又如何?如此残忍霸道、有伤天和的功夫,教主还是不要再想着将它传给别人了,以免害人害己!”

    “哼!既然是绝学,自当一直传承下去。世间万物皆有其存在的道理,武学亦是如此。至于习武者为善为恶,又与武学本身何干?!”

    “教主说的却也不无道理。”帐外那人清冷地一笑,“只是每当午夜梦回之际,不知教主可还会想起,那位曾为你神功作嫁的至亲之人的面容?”

    独笑穹被问得僵在了那里,半晌才放缓了语气问道:“凌倨峰——,他可还在藏涧谷中?”

    “他仍在藏涧谷中,十一年前便葬在了那里。”

    “他竟然已经故去了——”独笑穹的声音听起来似有一丝愧疚之意,但随即又语气一转,急声追问起来,“那他的两个孩子呢?”

    “当然都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呢!”帐外那人颇有些不耐地答了一句,“教主问了这许多,究竟用意何在?若还存了让那两个孩子步你后尘,学那泯灭人性的嫁衣功的念头,便是太过痴心妄想了!”

    独笑穹叹了口气,道:“看来无论你是否姓凌,终归都会成为我的敌人。”

    帐外那人根本未理会他的话,只是更加不耐烦地问道:“在下陪教主说了这大半天的话,所要的那样物事,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苦心经营了这么久,岂能说割舍便割舍?”

    “镜花水月,此刻教主眼中所看到的,便只有这些。”

    “抓不住的话,倒确是一场镜花水月,可若一旦得到,那就是美梦成真,本座还不想这么快便放弃!”

    “其实得与失也只是一念之间,与其去苦求那尚未得到的,不如先抓紧手中已经拥有的。否则待到秋去冬来,那些无人看护的牛羊又要经历一次浩劫,而那些无人守护的妇孺将会永远失去他们的亲人。”

    “若换作你是我,会这般一无所得地回去?”

    “若我是你,从一开始便不会来!战争只能带来一时的胜利,而民心,才是国家存在的根基。强壤夺得来的东西,终不能成为长久的依靠。就如教主的这身嫁衣功,是在夺取了另一个人的功力乃至性命之后方能练成的,即便是已登峰造极,却因非己之物,而始终难以融会贯通,修至大成之境。”

    沉默了良久之后,独笑穹终于开口道:“那样物事——本是我的一个至亲之人生前极为喜爱之物。”

    帐外那人听了却是哈哈一笑,“教主如此惺惺作态,莫非真的是怕你的那位至亲之人会夜夜入你的梦来?”

    独笑穹不禁怒“哼”了一声,道:“你武功虽高,却也抵不过千军万马!本座今夜便不与你多做计较,你我来日战场上见!”

    不料他的话说出去了半天,对方却完全没有响应。

    独笑穹细听帐外的动静,除了风声,再无其他的声息,想是那人已经离开了。

    他奔出帐外,一阵秋风吹过,依然朗月当头,可是当他的视线移向那片自己心爱之极的花囿时,不由得怒火中烧!

    花囿中,那些原本含苞欲放的秋姜,已全部被人连根拔去,竟是一棵也没有给他剩下!

    又是一阵带着寒意的秋风吹过,独笑穹的怒火渐渐平息下来,心中竟又隐隐地生出了一种恐惧。方才那个年轻人的话并没有说错,此时他若睡下,梦中也许真的会再次见到那个他此生最怕见到的人……

    ………………………………………………………………………………………………………………………………

    天色微明,水泠洛终于从沉睡中醒了过来。当她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北境军帅府的屋顶上睡了一宿时,马上翻身坐了起来,那件一直盖在她身上的黑色大氅便滑落到了一旁。

    呆呆地看着那件不知是从何而来的黑色大氅,她终于想起了昨夜自己用眼角余光看到的那个黑色身影——

    还有,她此刻也辨不清是在梦境中,还是自己真的看到了,这一夜,似乎始终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陪在自己的身边……

    摇了摇乱成一团的脑袋,不经意间,她的视线正对上不远处插在瓦缝中的一丛野花。

    此刻,那些原本含苞待放的秋姜,已在朝阳中悄悄绽放,娇艳的黄色花朵在充满秋意的晨风中微微摇曳,散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