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铁骨柔肠
    送走了宋氏父子,浩星明睿忙进了内书房,向萧天绝汇报与宋氏父子此次谈话的结果。

    萧天绝听后点了点头,“你的看法是对的,不能告诉行野那个真正想让他告老辞官的人是皇上,更不能让他看到我现在的这副样子。你看他这一大早便带着儿子登门,如同兴师问罪一般,可见他那急躁鲁莽的性子,竟是到老了也一分未改!”

    浩星明睿偷瞄了自己的七叔一眼,嘴上没敢说什么,心中却暗自嘀咕,您老人家的这副急脾气又何曾改了半分?!

    “不过,既然你说青锋那孩子看起来倒还老成持重,将来可堪大用,为何你还要把所有事情都瞒着他?”

    “青锋确是个不错的孩子,但他毕竟年纪太轻,又从未与朝堂中人打过交道,而且他又不善作伪,若是所知太多,反倒容易露出破绽,被冷衣清之流察觉到什么。所以我希望他能够只凭本心做事,先在京城中站稳脚跟,至于将来如何让他配合玉儿的行动,还是由玉儿自己来决定吧——”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的心突地一跳,马上意识到自己说了此刻最不该说的话,提了此刻最不该提的人,这下麻烦可大了!

    果然,他的话音未落,萧天绝已经开始在那里吹胡子瞪眼睛了——

    “既然提起了玉儿,我且问你,为何他至今还未到京城?不是说秋初就已从重渊出发了吗?难道是你派去接他的人又出了什么差错?派去的莫非还是上次那两个臭小子?”

    一见七叔那一脸的怒气,浩星明睿就心知不妙,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道:“这次派的不是那两个小子!自上次出事之后,我怕他们的身份被雪幽幽查出来,便将他们都派去了南方,负责组建那边的隐族情报网。

    此次去接玉儿的人是花凤山派的,而且他已传了消息过来,说玉儿确是秋初就已从重渊出发来京。不过为了掩藏行迹,玉儿他们所选择的皆是西部荒僻无人之径,如此一路向南,最终的目的地是花凤山的老家芜州。在秘密到达那里之后,他们才可以公开露面,大张旗鼓地动身前来景阳。如此一来,日后若是有人想要追查他们此前的行踪,也只会查到他们一开始便是从芜州出发入京的。

    按照计划,他们此次入京的路线是先从芜州绕道徽州,然后再从徽州往京城这边赶。如此这般绕上了一大圈,自然时间上就会用得长了些,七叔您千万莫要担心,最迟在上元节前后,玉儿就能到了。”

    整整一年的时间相处下来,萧天绝对自己这个侄儿的脾性已是摸得极透,他越是舌灿莲花般地说得精彩绝伦,且又滴水不漏,那么这其中便一定存在着极大的问题。

    “你所说的这些计划我一早便都知道了,但是无论怎么推算下来,他们到达京城的时间都应在新年之前,怎么现在从你嘴里说出来,硬是又要往后推了足足半月之久?”萧天绝不客气地瞪着明显是有所隐瞒的浩星明睿。

    浩星明睿知道瞒不住了,只好无奈地苦笑着道:“七叔,玉儿的行程不是被我的这张嘴给说迟了的,而是这个臭小子自己给往后推迟了的。听花凤山说,玉儿他们一行进入大裕境内之后,玉儿他便一个人跑去了津门关,来回的行程却是花费了将近半月之久。”

    “津门关?玉儿跑去那里做什么?”萧天绝半信半疑地问道。

    “这个嘛——,侄儿听说雪幽幽门下的弟子当时也在津门关御敌,玉儿应该是想去帮把手吧。”浩星明睿颇为委婉地答道。

    萧天绝不禁皱了皱眉,哼了声道:“这小子!定是去看水泠洛那个小丫头了!”

    浩星明睿眨巴了一下眼睛,“我们也仅是从陆远风所讲述那夜事情的经过中,大致猜测到这小子可能是喜欢上人家姑娘了。七叔你怎么能如此肯定,玉儿这次就是去看那个小姑娘了?也许玉儿是为了感谢水心英当初的救助之恩,才赶去相帮岫云派弟子,或者是他得知了独笑穹也在北戎军中,想去向他寻仇也未可知。”

    没想到萧天绝听了他的这番话之后,竟突然大笑了起来,“你却也不必急着替那小子辩白!他就是去看那小丫头了又如何?哈哈!在这一点上,玉儿果然不愧是我萧天绝的徒弟,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便什么都可以不顾了!”

    见到七叔竟然如此护短,浩星明睿也只能咧嘴苦笑了一下。不过他心中却在想,玉儿虽是情之所至,忍不住去看一眼洛儿那小姑娘,但他绝不会便真的不顾一切地留在那里,甚或是就此与她长厢斯守。

    一来,玉儿很清楚自己所肩负的使命,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要掩藏起身份,并且还要置身于极度危险之中。在如此恶劣的情势之下,他绝不会把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也卷入其中,令她身陷险境。

    二来,无论水泠洛是否曾对他有情,她心中喜欢的也只是原来的那个文弱清秀的少年,而不是现在这个形容大改的他。也许最终时间会解决一切,但他此刻却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去与她相处,向她证明他还是她心中的那个萧玉。

    另外,浩星明睿心里也很清楚,他的七叔口中虽是一派儿女情长,其实他才是一位有着铁骨柔肠的热血男儿。为了雪幽幽,他可以忍辱负重,把情感深藏,但是为了国恨家仇,黎民百姓,他便会将这一切全部抛开,用自己的生命去维护心中永存的那份道义。

    至于他浩星明睿,身为永王之子,清平公主之孙,压在他身上的担子尤为沉重。可以说许多人的身家性命都已交付在他的手中,所以他不能走错一步,更不能出现哪怕只是细微的一个失误。

    虽然明知自己的爱人水心英在北境浴血苦战,他却仍是狠下心肠,一次也没有去偷偷探望过她。而且为了保护萧玉的身份不致泄露,他竟也对水心英隐瞒了萧玉已醒过来的消息,因为处于这种危机四伏的境况之下,他们所有人都不能分心,更不能为情所困。

    为了实现心中那个共同的理想与愿望,建立一个为天下苍生谋福祉的太平国度,他们所有投身其中的人,都不得不做出各自的牺牲,无论是爱情还是生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