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上元之夜(一)
    裕国南部福州。

    上元之夜,明月初上柳梢头,家家户户的门前便都已挂起了花灯,街上也到处都是熙熙攘攘前来观灯的人群。

    水泠洛尾随着前面那个高大的蓝衣身影已走了近半个时辰,终于见他走进了一家小酒馆。她方要跟着进去,却突然被人在肩上轻轻拍了一记,大惊之下,她猛地移步转身,同时右手已按上了悬在腰畔的长剑。

    “洛儿姑娘,这街上都是人,可千万别把他们给吓着了。”一个清朗活泼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水泠洛连忙再次转身,终于看到一个漂亮的少年正笑嘻嘻地看着她。

    “你……你是……小飞?!”她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

    “洛儿姑娘真是好记性,仅凭声音就把我给认出来了!”柳逸飞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突然上前拉住了水泠洛的手,“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水泠洛不由得惊喜莫名,看了一眼方才那个蓝衣人走进去的小酒馆,只略微犹豫了一下,仍是忍不住跟着柳逸飞向街尾人群稀少的地方跑去了。

    到了街尾,柳逸飞带她转入了一条空无一人的窄巷,最后在巷子尽头一扇紧闭的木门前停了下来。柳逸飞在门上轻拍了几下之后,有人将门从里面打开,让他们进去。

    水泠洛并没有过多地留意那个站在黑暗之中的开门女子,因为此刻她的心中正充溢着抑制不住的喜悦与激动,萧玉——那个令她朝思暮想的人,应该就要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她着急地向亮着灯的屋内奔去,却忽然被人拉住了手,转头一看,却是方才的那个开门女子,然而再仔细一看,她不由得愣在了那里,半晌方呐呐地叫了一声:“师父——”

    水心英只是温和地笑着道:“进屋再说吧。”

    水泠洛回头看了仍立在门外的小飞一眼,却见他笑嘻嘻地向自己扮了个鬼脸,随即又从外面探身将那扇木门关了起来。

    水泠洛不知道他又跑去了哪里,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虽然自己心中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他,但此刻又无法当着师父的面就这样追出去。无奈之下,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扇刚被关起来的木门干着急,却又不得不乖乖地随着师父进了那间陈旧且略显狭小的屋子。

    屋中的陈设极其简单,只有一桌一椅一床,从桌上灰尘的厚度以及床上被褥所散发出的那股轻微的霉味来判断,此处应该是不经常有人住。

    水心英拉着洛儿坐在床边,看到徒儿在发现屋中空无一人后眼中所闪过的那丝黯然,她的心中不禁暗自叹息了一声,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来了这里?这么晚了,可曾用过饭了?”

    水泠洛轻轻点了点头,“用过了。我听说福州这里也出现了离别箭的踪迹,就一路赶了过来。方才正在大街上跟踪一个可疑的人,却突然遇到了小飞——”她眨了眨眼睛,转而问道,“师父,您怎么会和小飞在一起?”

    “宗主派我来调查福州分舵主被杀一案,这已是半年之内忠义盟第三个被杀的分舵主了,而且同样都是死在离别箭下。结果今晨我在自己所住的客栈内倒是发现了一个可疑之人,本想进一步探明此人的身份,小飞却突然出现了,并将我引到了这里。”

    “师父您所发现的那个可疑之人——是不是去年在林中偷袭陈应城的那个北人?”水泠洛瞪大了眼睛问道。

    “虽然不太确定,但看身形极其相似,毕竟像他这种身材高大之人在南方并不多见。你这么问,莫非方才你跟踪的那人也是他?”

    水泠洛连连点着头道:“就是他!我见他进了一间小酒馆,本想跟进去的,却被小飞给拦下了——”她突然“啪”地一拍双手,恍然大悟地道,“小飞一定是早就发现他了!所以才不让我跟进去——,师父!你们可是已有了什么计划?有什么是洛儿能做的?洛儿一定会助您一臂之力!”

    水心英笑看着似乎又恢复了活力的徒儿,摇头道:“此事皆是由小飞和小风二人主导,你我师徒不过是临时的闯入者罢了,还是等在一旁看好戏吧!”

    “原来小风也在这里!是啊,方才小飞带我过来,小风一定还留在那里监视那个小酒馆才对!只是这两个小子也太没有义气了,这么好玩的事情,居然不带上我!”

    “他们的行事作风确是别出一格,可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样儿!”水心英摇头叹了一句,心中闪过的却是那个让自己苦等了十年的男人的影子。

    没想到这句话听到水泠洛的耳中,却是勾起了对另一个人的一段甜蜜而断肠的回忆……

    萧玉,那个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洛儿的人,那个被小飞和小风称为公子的人,如今到底在哪里?既然小飞和小风他们两个都在此处出现,那萧玉会不会也就在附近?可是——,若他真的在这里,为什么至今仍然没有来到自己的面前?

    看到洛儿那一脸的失落怅然,水心英猛地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转移话题道:“小飞告诉我说,那个北人名叫公玉飒容,是赤阳教教主独笑穹的弟子。几年前,他受独笑穹之命混入了大裕,组建了一个叫‘断剑阁’的杀手组织,而断剑阁的那些杀手其实就是为北戎收集情报的密谍。自那次公玉飒容被我重伤之后,他与断剑阁便就此销声匿迹,应是又潜回了北戎。若是我们今日见到的那人果然是公玉飒容,那么他此次出现在这里,必是负有北戎的秘密使命。”

    水心英的办法果然奏效,眼见水泠洛渐渐被她的话所吸引,听得入了神,这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水泠洛跑出去开门一看,竟是一个相貌冷峻的陌生少年。

    那少年见了她,拱手施了一礼:“在下陆远风,见过洛儿姑娘!”

    “小风?你是小风!”水泠洛欣喜地一笑,忙闪身让到一旁,“快进来吧!”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陆远风又恭恭敬敬地给水心英施了个礼,肃然道:“水女侠,我等已经查实,与公玉飒容在小酒馆中会面之人,就是忠义盟副盟主左语松的亲随——宫彦。”

    “宫彦?!”水心英不由一惊,“莫非他也是个北人?”

    “可能性极大。这个宫彦是几年前才加入的忠义盟,与断剑阁现身江湖的时间大致吻合。虽然忠义盟对每一位入盟之人的背景都要进行核查,但此人若是由独笑穹所派,事先想必已做足了准备,绝不会让人查出什么问题。另外,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这个宫彦应该是左语松与宫中互通消息的传信之人,恐怕就此宫中的一些重要消息也由他传给了独笑穹。”

    水泠洛一听便急了,“师父,我们绝不能放过这两个北人!索性今夜就将他们给——”

    “洛儿!”水心英适时打断了莽撞性急的徒儿,“此事关系重大,我们绝不可鲁莽行事,还是先听一听小风和小飞的想法。”

    陆远风忙道:“其实早在两月之前我们便已发现了公玉飒容的行踪,我和小飞一直跟踪他,终于发现了他的同伙原来竟是宫彦。此事我们已经用飞鸽传信给先生,由于路途遥远,恐怕要数日之内方能得到回复。不过请水女侠和洛儿姑娘放心,我和小飞会轮流监视公玉飒容的动向,这一次绝不会让他逃出大裕。”

    水心英点头道:“你们尽管放手去做吧,只不过那个宫彦心机狡诈,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是,多谢水女侠提醒。”陆远风再次躬身施了一礼,“此处非常隐秘,今后您若是有何吩咐,便可以约在此处见面。”

    水心英再次点了点头。

    一旁的水泠洛已看出陆远风有告辞之意,急忙开口追问道:“小风,那个使离别箭的人——,是你们的人吗?”

    陆远风摇头道:“不是。但他既然会使离别箭,便一定是隐族人。我和小飞本来是为了追查离别箭的事才去了庐州,没想到却在那里遇到了公玉飒容。此后我们一路跟踪他,由庐州到了惠州,再到福州,看来他此行的目的似乎也是为了离别箭。于是我们便决定就此盯牢了此人,不但能发现北人的阴谋,而且还能顺便追查离别箭。”

    水泠洛紧咬着嘴唇沉默了半晌,终是忍不住轻声问道:“小风,萧玉他——,还好吗?”

    陆远风的双眸陡地一暗,涩着声音答道:“洛儿姑娘,这世上——,再也不会有萧玉这个人了!”

    说完,他便一拱手,转身大步离开了。

    水泠洛呆呆地站在那里,直到被自己的师父轻轻地搂在怀中,她的眼泪才“扑簌簌”地掉落下来,晶莹的泪珠滴溅在坚硬的泥土地上,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