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青萝姑娘
    宋青锋独自站在湖边,望着湘君姑娘乘坐的一叶小舟渐渐远去,颇有些望洋兴叹之感。

    这时,他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大声呼喊他的名字,不由寻声向湖上望去,竟看到一只精美的画舫正在向湖边靠过来,而坐在画舫中把酒谈笑的那几位年轻人,正是今日约了他赛马的那些朋友。

    看到他们,宋青锋这才突然想起来,宝贝马儿乌雷竟被自己忘在了茶肆那边!想来那里有草料又有阴凉,乌雷也不会受什么委屈,便将他多放在那里一段时间,等自己回来再向他这个老友赔不是吧。

    眼看画舫渐渐近了,还未等画舫靠岸,宋青锋便一个飞身上了船。

    先抢过其中一位手中的酒一口饮下,然后他才开口笑道:“你们哥儿几个倒真是会偷懒,不是要赛马吗,怎么一个个竟都躲在这里饮酒作乐?”

    一旁早有青衣的侍儿过来为他新添了一副杯盏,并替他斟上了酒。

    比他年长了几岁的信武侯之子楚文轩笑骂道:“你这不讲信用的家伙倒是说起我们来了!哥儿几个在东郊等了你大半个时辰,也没见到你的半个影子!这场赛马若是少了你这个宋将军参加,也就变得索然无趣了,所以大伙儿一商量,便都一起来游湖赏美了。”

    一听到“赏美”一词,宋青锋登时想起了那位湘君姑娘,忙举目向四周的湖面上望去,却发现刚刚离去不久的那叶小舟早已失去了踪影。

    大失所望之下,他略有些神思不属地回应道:“此处湖景确是秀美——”

    一旁文山公的小儿子薛少龙却笑着打断了他,“你这傻小子!文轩兄所说的‘赏美’,赏的可并不是湖景,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这画舫究竟是谁家的吗?”

    宋青锋此刻总算是回过了神,忙看向画舫的四周,这才发现,这只画舫看似素雅无华,可是细观船上的装饰摆设,不但极为细致精美,而且均是以青色为主调,就连一旁伺候酒菜的侍儿也皆是身着薄绸青衣。他猛然想起楚文轩有一位红颜知己,便是那位名动京城的远芳阁的青萝姑娘。

    听闻这位青萝姑娘不但姿容秀丽无双,更是一位享誉四方的音律大家,虽然出身青楼,却一向洁身自好,从不外出陪酒侍宴,更绝不以色事人。而且这位青萝姑娘的性情豪迈舒阔,颇有侠义之风,因此她所结交的不是京都名士风雅才子,便是绿林好汉江湖豪客。

    宋青锋还曾听楚文轩提起过,这位青萝姑娘酷爱青色,一些仰慕她的年轻公子为了得到她的青睐,便想着法儿地讨好她,除了只穿青衫之外,还特地找人印制了青色的笺纸,写上表达爱慕之意的诗词歌赋送给佳人。一时间,这种青色的笺纸突然在京城中盛行起来,被人称作“青笺”,而且不久之后,这种青笺竟然渐渐取代了花笺,开始出现在京城闺秀们的香阁之中,被视为才貌双全女子的一种象征。由此可见,这位青萝姑娘在京城年轻人心目中的地位与影响力。

    就在宋青锋犹自胡思乱想之际,一位身着浅碧色衣裙的婀娜女子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径自来到宋青锋的面前,盈盈施礼道:“沈青萝见过宋将军。”

    宋青锋在惊愕之余,忙起身回礼,“在下鲁莽,未经姑娘俯允,便贸然登船打扰,实是失礼之至,还请姑娘见谅!”

    沈青萝盈盈一笑,美目流波,在宋青锋英气逼人的脸上转了几转,才柔婉地道:“宋将军客气了!青萝早就听说过宋将军抗击北戎铁骑的英勇战绩,心中本是极为仰慕,只可惜一直无缘一睹将军的风采。方才听闻将军驾临敝处,青萝实是欣喜之至,便也顾不得什么礼数,冒昧地出来与将军相见,还望将军不要怪罪小女子举止失仪!”

    宋青锋虽是从千军万马中冲杀过来的人,却从未经历过此种温柔阵仗,被这位青萝姑娘的一双媚眼盯着看了半天,登时变得面红耳赤起来,这时耳边又传来站在一旁的那几位青衣侍儿的偷笑声,愈加觉得尴尬之余,他这位年轻将军的心中竟头一次生出了一种想临阵脱逃的念头。

    好在一向老于世故的楚文轩适时地过来替他解围,将一杯酒递到了沈青萝的手里,然后笑着对宋青锋道:“青萝虽是弱质女流,却不乏豪迈之气,平日最是喜欢听我跟她讲那些江湖游侠的事迹。自从知道我与你相识,她便一直央求我安排与你见上一面。可是我素知你的为人,更知令尊宋侯爷家风严谨,你是绝不会踏足那些风月场所的,故而只好让青萝失望了很久。今日也是机缘巧合,竟让你登上了青萝的画舫,也算是了了她的这份心愿。”

    “是呀,宋将军,是你和那些出生入死血战沙场的将士们守住了大裕的疆土,保全了我们的家园。青萝在此敬你一杯酒,算是代那些因你们而能继续平安度日的百姓们表达谢意!”沈青萝含笑举起了酒杯。

    宋青锋此刻也总算是镇定了下来,回身取过方才匆忙中放在桌上的酒杯,肃然道:“多谢姑娘!在下只是一介武夫,不善言辞。守卫疆土,保四方平安,乃是吾辈武人职责所在,实不敢言谢!”说罢,他便一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沈青萝见状也是抿唇一笑,豪爽地干了自己的那杯酒。

    随即,她那双清澈的明眸向四周微微一转,令在场之人皆有一种被她关注到的怦然欣喜,“今日是上巳佳节,青萝就此献丑,为诸位公子弹奏一曲《春日游》,可好?”

    众人一听纷纷大声叫好,只因这位青萝姑娘的琵琶在京城可是首屈一指,而她自成名后便极少抛头露面,寻常人绝难有机会听到她指下的仙乐纶音。

    今日船上的这几位年轻人,虽也都是世家贵公子,可是除了楚文轩因极善音律而被青萝姑娘引为知音之外,其他人平日也是难得一见这位青萝姑娘的芳容,更遑论听到她所弹奏的曲子。所以此刻一听青萝姑娘要献艺,在座之人没有一个不是既激动又兴奋,就连对音律一窍不通的宋青锋,见大家表现出如此热烈的情状,也不禁生出了几分期待好奇之心。

    沈青萝的纤纤玉指在怀抱的琵琶上轻轻拨动了三两声之后,便轻拢慢捻地弹奏起来。那优美的乐声时而似珠走玉盘,时而又似泉流淙淙,瞬间便将人带入了薰然欲醉的春日美景之中,就连那依依拂面的春风中都带着无限的温柔……

    宋青锋双目微闭,仿佛又看到了湘君姑娘那张清丽绝俗的娇颜,她的明眸微垂,嘴角含着温柔的笑意,轻嗅着手中那枝清新的杨柳枝。而那个白衣的少年,虽只是一个翩然长身玉立的背影,但他那白色的衣袂与散落肩头的乌黑长发在风中飞扬的样子,竟带着一种令人无法忘怀的飘逸之姿……

    “天哪!”

    “小心啊!”

    “快躲呀!”

    ……

    几声女孩子的惊叫声骤然打断了悠扬的琵琶声,同时也惊醒了宋青锋的陶然梦境。

    他猛地睁开双目,顺着正趴在画舫栏杆上大呼小叫的几位青衣少女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禁登时色变!

    随即,他便“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形,奔到了船侧,探身细看此刻正发生在湖中的令人惊心动魄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