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上元之夜(二)
    戎国都城新京。

    大雪下了整日都没有停,令整个新京城呈现出一片惨淡阴暗的景象。街道上早就没了行人,入夜之后,就连各家的灯火也都早早熄了,唯有大片的雪花继续在狂风中呼啸肆虐。

    皇城中的灯倒还都亮着,毕竟是上元佳节,各处宫殿的四周都悬挂起了各式的彩灯,装点出一些节日的气氛。

    此刻,阴太后所居的慈宁宫内一片静寂。

    突然,一阵猛烈的寒风刮过,将宫殿檐下的彩灯吹落了几只,其中有两只竟烧着了起来,火光映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在这漆黑的寒夜里显得分外凄厉幽冷,正犹如那位独自坐在殿内的阴太后此时的心境一般。

    津门关兵败,大戎举国震动,百姓们还在为失去的亲人哀号痛哭,而朝中权贵们却已在为时局变幻而各自筹谋。

    那些惯会见风使舵的朝臣们受人暗中唆使,竟然众口一词地将此次兵败的罪责皆归于领兵的主帅宇文罡一人,纷纷上书皇帝陛下,要求收缴四皇子宇文罡的帅印,并褫夺其平南王的封号。

    而太后自己的亲儿子——当今的皇帝陛下宇文继恒,又生来便是一个性情温吞且毫无主见之人,极易受人操纵和蛊惑。近来,他便是听信了皇后及某些朝臣的谗言,竟全然不顾曾历尽千难万险,在后宫中杀出一条血路,最终扶他上位的娘亲的坚决反对,决定立皇后所生的皇长子宇文瀚为太子。

    这宇文瀚是嫡长子,依照传统的立储之制,他确实最有资格成为太子。而且他一向仁善宽厚,德名远播,想必会成为一代贤明君主。然而,大戎目前所需要的并不是一位明君,而是一位能够开疆拓土、征服天下的帝王。

    大戎的疆土虽广,却大都是苦寒之地,以致民风强悍,崇尚武力。一个软弱的君主不但难以统御四方,且更不可能完成大戎先祖未竟的统一大业。

    四皇子宇文罡虽有些刚愎自用,但是在众皇子中,唯有他文武兼备且野心勃勃,实是大戎未来储君的不二之选。

    可悲的是,阴太后的这些想法,竟然无人可以倾诉,就连一向对她惟命是从的独笑穹,也因此次兵败而对宇文罡失去了信心。虽然他尚没有明确表示过,但是在言语之间,多少已流露出不支持立宇文罡为太子之意。

    眼见新年之后,开印复朝,皇上便会下旨诏告天下,立皇长子宇文瀚为太子。形势紧迫,已容不得任何的犹豫和不舍——

    于是,就在这上元之夜,奉了太后密令的禁军偷开了宫门,四皇子宇文罡带兵包围了皇上的寝宫……

    远处的杀伐之声已渐渐停了,阴太后缓缓地起身来到殿门外,凝望着漫天的风雪,她那张苍老的容颜被昏暗的灯光映得一片惨淡僵黄。突然,她猛地抬起头来,却仍是没有止住一滴夺眶而出的泪水顺着面颊急滚而下,“啪”地一声,碎落在玉石阶前的雪地上。

    ………………………………………………………………………………………………………………………………

    此时大裕的景阳城中也在下着雪,虽不是很大,却也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天。

    坐在温暖如春的大殿内,皇上浩星潇启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听郑庸禀报这几日各府官员的动向。

    听郑庸说完之后,浩星潇启睁开了眼睛,面色阴沉地道:“看来李进所言之事并非空穴来风,朕的这位皇长子确是越来越不安分了!”

    “近来济王殿下进宫见皇后娘娘的次数确是勤了些。”郑庸陪着小心说道。

    浩星潇启却是不屑地一笑,“他与一个后宫妇人能折腾出什么名堂来!这其中真正的关键人物是那个严域广!”

    郑庸不由眨巴了几下小眼睛,“严侯爷是济王殿下的舅父,他们二人走得近了些倒也没什么可怪之处——”

    “哼!但若是这位严侯爷再与那些朝中重臣们也走得近了些,那便不只是可怪,而是可怕了!”

    郑庸这才回过味来,忙匆匆将方才自己念过的那些过口却未过心的密函又翻看了一番,不禁吃惊地道:“在这短短的十几日内,京城中各位朝廷要员的府第,严侯爷竟是皆去走动过!”

    “他的这个年过得倒真是热闹!只不知他所拜访过的那些官员之中,究竟有多少人已被他说动了——”浩星潇启微眯着双目沉吟了片刻,随即吩咐郑庸道,“严域广那边你要叫人多留意,尤其是他与军方将领的接触更要仔细查明,及时报予朕知。”

    “是,老奴这就交待下去。”

    “还有,明日一早召定亲王进宫。”

    郑庸应了一声,却又犹豫着道:“陛下,明日可是正月十六,每年的这个日子,您可是都要陪皇后娘娘去暗香园赏梅——”

    浩星潇启沉默了半晌,才徐徐地开口道:“明日午后再召定亲王入宫吧。”

    语罢,他缓缓地站起身来,先摆手示意郑庸不必上来搀扶,然后他独自行至殿门前,推开殿门,走了出去。

    迎着不时飘落的雪花,他抬头望向远方夜空中偶尔闪烁的烟花,竟有了片刻的失神——

    那一年的上元节也是像这样下着小雪,那个十七的少年皇子从家宴中偷偷溜了出去,带着跟班小顺子去御街上看花灯。当时街上的人很多,小顺子也不知被挤去了哪里。于是那位少年皇子便四处张望着,没想到就在偶一回头间,却看到她正站在那里——

    世界仿佛一下子都变得安静了,四周火树银花的绚烂与她那如冰雪般纯净的笑颜相比,竟也顿时变得黯然失色……

    几片雪花被风吹到檐下,落在了浩星潇启略显怆然的脸上,瞬间便融化成细小的水滴,顺着他的面庞慢慢滑下……

    ………………………………………………………………………………………………………………………………

    此刻景阳城中正是热闹非凡。大街小巷,茶坊酒肆灯烛齐燃,锣鼓声声,鞭炮齐鸣。

    由于刚刚战胜了北戎,举国欢欣,四海靖平,皇帝陛下特下了恩旨,在整个年关之内,景阳城四座城门终日开放,百姓可自由出入。如此一来,城外的人们便都争相涌到城中来看灯,顿时将景阳城挤了个水泄不通。

    皇宫正南的御街一带搭起了彩棚,不但有各式五彩缤纷的花灯,还有歌舞百戏——吞火棍的、玩木偶的、演杂剧的、说书的、弹琴吹箫的、驯猴的……简直令人眼花缭乱。

    天虽是有些冷,却丝毫没有弱了人们看花灯的兴致。街上看灯的人本就极多,再加上大都是些高声谈笑的年轻人和奔跑嬉闹的孝子们,便显得分外的熙攘喧嚣,就连那风中飞舞的雪花也似要赶来凑热闹一般,扬扬洒洒地弥漫了整座景阳城。

    就在这举城欢庆之际,一位白衣骑士伴着一辆帘幕低垂的马车,正踏着轻盈飘落的雪花,在夜色中进入了景阳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