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惊鸿一现
    两个年轻人各自牵着马,一路说笑着进了城。

    眼见前面就有一家十分气派的酒楼,寒冰突然转头看了一眼走路稍有些一瘸一拐的宋青锋,揶揄地道:“以宋兄这样的腿脚,怕是上不了酒楼了。”

    宋青锋却是毫不含糊地回道:“不但上得了酒楼,我还喝得下烈酒!”

    “烈酒?”寒冰嗤笑了一声。

    宋青锋十分严肃地看着他,“你莫不信,烈酒才是最好的疗伤止痛之药!”

    寒冰见他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由心中暗觉好笑,顿时冒出了一个坏主意。

    “可惜在这景阳城中,实是找不到什么像样的烈酒,不过好酒倒是有两坛,宋兄可愿随我去品尝一番?”

    宋青锋马上点头道:“既然有好酒,自是要品尝上一番。无论是偷是抢,我都随你去!”

    寒冰只是狡黠地一笑,“若是能偷能抢,我早就得手了,哪里还用得着扯上宋兄?”

    “既然不偷也不抢,你又扯上我做什么?!”宋青锋冷笑着反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只不过今日宋兄若真想喝上这两坛好酒,便一切都得听我的。最要紧的是,一定要谨记我说过的那句话,‘人生在世,不谈窘事,更不谈祸事’。诸如我们挨打之类的小事,千万不可提起,至于‘烈酒是最好的疗伤止痛之药’这样的浑话,更是一句也说不得!”

    看着寒冰这小子一脸的奸诈相,宋青锋只能暗叹了一声“交友不慎”,然后便无奈地点了点头。

    穿过一条繁华的街市,宋青锋跟着寒冰来到了一家戏园子门前,将马交给外面看门的人照管之后,两人走进了戏园之中。

    这个时辰,戏园子里尚未开锣唱戏,寒冰带着宋青锋直接进了人家的后台,然后两人又穿过后台,从后门出去,再穿过一条狭窄的巷子,最终进了一座极为宽敞的院落。

    “寒冰哥哥.冰哥哥!……”

    几个正在院中玩耍的孝子看到了走在前面的寒冰,争先恐后地跑了过来,每人的小脸上皆带着激动兴奋的笑意,将寒冰团团围住。

    寒冰从怀里摸出个精致的红色小木匣,在手中晃了晃,笑嘻嘻地对那几个孝子道:“猜猜里面是什么?”

    “糖豆儿!”

    “好吃的糖豆儿!”

    “翠儿姐姐的糖豆儿!”

    孩子们拍着手叽叽喳喳地喊着,脸上皆露出一副急不可耐的馋嘴笑容。

    寒冰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转着眼珠道:“你们都猜错了!这里面什么都没有,更是万万没有什么翠儿姐姐的糖豆儿!”

    孩子们的脸上顿时也都没了笑容,一个个瞪着大眼睛站在那里。

    “寒冰哥哥骗人!那个红盒子就是翠儿姐姐的!上次她还从里面倒出糖豆儿来给我们吃呢!”一个小姑娘突然嘟着嘴大声说道。

    谎言被人当场拆穿,寒冰咧着嘴尴尬地笑了一下,转而又厚着脸皮道:“我这是在逗你们玩儿呢!这个糖盒就是你们翠儿姐姐给我的,她知道我要来看你们,就让我把她最爱吃的糖豆儿给你们带来了。”

    孩子们这才又高兴起来,伸出小手等着寒冰给大家发糖豆儿。

    寒冰一边给他们发糖豆儿,一边哄着他们道:“你们的翠儿姐姐最喜欢你们了,可是她特别不喜欢别人向她道谢,所以下一次她来看你们的时候,你们可千万不要向她提起这次吃糖豆儿的事儿。”

    孩子们只顾着吃糖,根本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却一个个都猛点着头。

    宋青锋在一旁却是看得直摇头,心想,这家伙一定是偷了翠儿的糖豆儿来送人情,没想到却被孩子们认出了糖盒是翠儿的,只好在这里连哄带骗地跟这帮孝子打商量。说来也奇怪,这个家伙做起事情来虽然胆大包天,却是不但害怕他的湘君姐姐,而且竟连她身边的那个小丫头也怕成这样!这花府里的人,可真是古怪得不可思议!

    这时,一位四十多岁白净和善的中年女子从西厢的一个小屋中走了出来,含笑招呼道:“寒冰来了!”

    寒冰忙笑着应道:“吴婶,我又来向您讨吃食了!”

    吴婶笑了笑,打量了一眼宋青锋,“这位公子是你的朋友?”

    宋青锋方要躬身施礼,却被寒冰在肩膀上猛地拍了一记,就听他对吴婶炫耀地道:“这位宋将军的来头可大着呢!吴婶,你今日可要多做些好吃的,好好招待一下这位从津门关凯旋而归的大英雄!”

    “不知是哪一位大英雄光临寒舍了?”

    随着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过,一位面容清矍、白发银须的老者从正屋中走了出来,身旁还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

    寒冰立时收了笑容,肃然躬身施礼道:“孟老,寒冰又来叨扰了!”

    孟老忙快步上前扶桩冰的手臂,摇头笑道:“你这孩子总是这样!我已与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虽是随我学艺,却无师徒名分,不用施此大礼。”

    寒冰只是笑了笑,随即一指站在一旁的宋青锋,道:“孟老,他叫宋青锋。”

    宋青锋忙上前施礼道:“见过孟老。”

    孟老眯缝着眼凑近了,细细地端详了宋青锋片刻,随后捋着颌下的白须点头道:“这位小哥气宇不凡,方才听寒冰说你是从津门关回来的,想来你便是靖远侯的公子宋将军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前辈过誉了!”宋青锋谦逊地拱手为礼。

    “我孟惊鸿看人一向很准,而且从不言过其实。宋将军坚毅沉着,英华内敛,将来必为一代帅才,成就绝不会逊于宋侯!”

    听到“孟惊鸿”之名,宋青锋不由微微一震,没想到面前这位看起来似乎极为普通且患有眼疾的老者,竟是江湖上神鬼莫测的“惊鸿一现”孟惊鸿!

    说起这位孟惊鸿,江湖中人大多只闻其名,而未见过其人。但对于他的“惊鸿一现”,却几乎是人人闻之变色,因为在这上面吃过亏的人着实不少!

    说白了,“惊鸿一现”其实就是一门功夫,而且是一门偷窃的功夫!而这位孟惊鸿就是一位神偷,一位偷盗界的绝顶高手。

    按理说,无论是神偷,还是笨贼,怎么说都属于下三滥的人物,根本上不了台面。可是这位孟惊鸿却是独树一帜,虽然江湖中人对其褒贬不一,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看不起他。

    这是因为,孟惊鸿做事有一套自己的规矩,在每次下手之前,他必会事先知会所要下手的对象,说明自己下手的时间和目标。如此一来,那些得到消息的人当然会严加防范,甚至会召集一些帮手,守护他所要盗取的物事。

    可惜即便如此,这位孟神偷却是每次都能顺利得手,而他所采用的方法更是千变万化,令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恰如惊鸿一现,只一眨眼间,便又鸿飞渺渺,无迹可寻。

    面对这样一位亦正亦邪的人物,宋青锋在心惊之余,不由对寒冰的身份也起了一丝怀疑。方才听孟惊鸿所言,寒冰似正在向他学艺,莫非他也想做个神偷?那他今日将自己带到此处来,却又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呢?

    “孟老,今日这位宋将军可不是来听您算命的——”寒冰在一旁急急地插嘴道。

    孟惊鸿斜睨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人家宋将军怕也不是来喝酒的!”

    知道自己的心事已被这位老爷子看穿,寒冰干脆涎着脸笑道:“听说二十年前您从定亲王那里偷了两坛柳叶雪,今日要招待宋将军这样的贵客,您怎么也该将它们拿出来让大家尝一尝吧?”

    孟惊鸿不禁被他气得一瞪眼,转而又笑了起来,“老夫早就看出你这小子别有所图,才会缠着我非要学艺。也罢,今日看在宋将军的面子上,老夫便把这两坛珍藏了二十年的好酒都拿出来!”

    寒冰一听自然是大喜过望,转身对吴婶道:“吴婶,喝柳叶雪一定要配上臭鳜鱼和毛豆腐才更有滋味,这便要拜托您多费心了!”

    吴婶笑着点头道:“有、有、有!这两样东西厨下都备着呢,我们老爷子平日里也是最喜欢吃这口儿。”

    “咦?吴婶,这您可就不对了!我都来混过那么多次饭了,怎么从未吃到过这两样好东西呢?”寒冰一脸委屈地问。

    “是我不让她做的!”孟惊鸿在一旁板着脸道,“我就猜到你这小子居心不良,怕是冲着定亲王的那两坛酒来的,早就嘱咐吴婶不许做那两样东西给你吃,免得你这厚脸皮的小子借机讨酒喝。没想到今日倒是让你借酒讨起吃的来了!”

    寒冰只是嘻嘻笑着,一副无赖到底的架式。

    孟惊鸿一边将宋青锋往屋里让,一边眯缝着眼睛看了寒冰一眼,白须遮掩的唇边竟是露出一抹极似老狐狸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