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人小鬼大
    “可是如今秋娘受伤,这出《鹊桥会》怕是再也唱不成了!”孟惊鸿又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想起之前寒冰与严兴宝间的怨隙,宋青锋多少有些猜到此事定是与这位多次被提到的孟秋娘有关,遂看着寒冰问道:“方才听你们说起孟姑娘受伤的事情,只不知她是如何受的伤?”

    不料此时寒冰却似是无意地转过了头去,望着门口的方向,小声嘀咕了一句:“吴婶的饭怎么还没有做好?”

    “这件事说起来皆是怪我!”孟惊鸿却在一旁把话接了过去,“那日秋娘去严侯府唱戏,她大哥晋良本是要陪着一同去的。可是偏偏那日我的眼疾发作,晋良便留下来照顾我,结果却被严兴宝那个恶棍觅到了机会!他趁着秋娘独自在楼上换装之际,偷偷潜进了房内,欲行不轨。秋娘在挣扎躲避之中从窗边跌落了下去,摔伤了双腿,被送回来时,人已是昏迷不醒。”

    宋青锋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不由得怒火中烧,暗恨自己当初为何要下水去救那个该死的淫贼严兴宝!

    “此事可曾报官?”

    “报了又有何用?严府的人一口咬定是秋娘自己不慎摔下楼去的。当时房中只有秋娘和严兴宝两人,即便有人看到严兴宝进入了房内,也都是些严府的下人,绝不可能站出来为秋娘作证!”

    “难道就这样放过了那个淫贼?!”宋青锋气得一掌拍在桌上,“后日京兆府便要开审严兴宝杀人一案,到时应再给他加上这一条行淫未遂、致人重伤的罪名——”

    一抬眼间,竟看到寒冰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地直摇头,宋青锋的心中不由一震,猛然想起之前他曾提醒过自己的话,不能提起严兴宝一事!

    可惜此时一切都为时已晚,孟惊鸿在那里已是气得白须一掀,拍着桌子怒声质问起来:“寒冰,严兴宝被收监一事,是不是你从中捣的鬼?!”

    寒冰的反应倒是极快,马上一脸委屈地否认道:“这件事怎会与我有关?宋兄他也不过是道听途说,孟老您又何苦发这么大的火呢!”

    孟惊鸿却仍是冷着一张脸,“你以为暗中告诉晋良他们不说与我听,我就不会知道了吗?老夫眼睛虽然不好使,耳朵却是没有坏,对于你当众殴打严兴宝的那些事,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寒冰不由得窒了一下,万万没有料到孟晋良他们会如此不谨慎,这件事竟还是让老爷子知道了!

    “你就是这副任意妄为的脾性!我已对你说过多少次,不能对严兴宝下手!你的武功虽高,但这毕竟是天子脚下,即便捉不到你,花府上下也必会受到牵连!除了那些朝廷的鹰犬之外,严家在江湖上的势力也极是庞大,他们很可能会暗中找杀手来对付你,那岂是你一个人能应付得了的?!”

    寒冰冲着宋青锋咧嘴苦笑了一下,暗示他替自己说几句好话。

    宋青锋也正为自己方才出言莽撞而后悔不已,忙开口劝道:“孟老且请息怒!此事寒冰虽是有错,但也是严兴宝行恶在先,而且后来严兴宝在湖上撞沉了寒冰的船,完全是蓄意杀人,绝非寒冰之过!如今严兴宝已被京兆府羁押,想必罪责难逃,官府是不会再找寒冰什么麻烦的。至于说到江湖势力,以寒冰的身手定不至于吃亏,况且我们这些作朋友的也绝不会袖手旁观,严家再是嚣张,天子脚下,也不可能由得他们一手遮天!”

    听了宋青锋的这番劝说,孟惊鸿总算面色稍霁,语气顿时缓和了下来,“今日看在青锋的面子上,我就不与你这个不听话的臭小子多做计较了!”

    宋青锋向着寒冰略带邀功之意地笑了笑,却见寒冰正偷眼看着孟惊鸿,脸上仍是一副惴惴不安的神色,他不由在心中暗呼古怪,实是猜不透这一老一小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这时,方才跟在孟惊鸿身边的那个小姑娘跑了进来,拉着孟惊鸿的手道:“祖爷爷,饭菜都好了,吴婶让我问您是去西厢,还是在您的屋里吃?”

    孟惊鸿拍了拍身前的桌子,道:“哪儿都不去,就在这正屋里吃。屏儿,你去祖爷爷的屋里,将床下的那两坛酒取来。”

    屏儿脆声应了一句,便跑了出去。

    很快,吴婶便端了饭菜进来,虽然没有多么丰盛,却是香味诱人,尤其是对那两个连早饭都还没吃过的年轻人来说,简直就像是见到了人间美味一般,双双食指大动,瞪着眼睛等孟惊鸿发话,好可以马上动筷。

    屏儿也将那两坛酒捧了来,转着乌溜溜的大眼睛问道:“祖爷爷,要摆几个酒碗?”

    “两个。”孟惊鸿捋着白须,想也未想地答道。

    屏儿不由“咭”地一笑,“原来祖爷爷您还记得花神医的话!”

    孟惊鸿却是把眼一瞪,“他花凤山自己不好酒,便也不让别人喝!今日我就偏要大喝上一场,看看明日我这双早就不中用的老眼会不会彻底瞎了!”

    “祖爷爷——!”屏儿不依地叫了一声,站在那里就是不动。

    孟惊鸿哼了一声,对屏儿道:“怎么还傻站着,快去拿酒碗来!”

    屏儿不由把求助的目光转向寒冰,谁料寒冰此刻正苦着一张脸看着孟惊鸿,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屏儿对他所使的眼色。

    为何只要两个酒碗?摆明了是没有算某个人的份儿,而那“某个人”——必是他寒冰无疑了!方才知道严兴宝一事露了馅,他便预感到今日会遇到大麻烦,却还是没想到这位老爷子竟然要用这种残酷的方式来惩罚他!枉他还处心积虑地将宋青锋拉来骗酒喝,结果却是在给他人做嫁衣裳……唉,看来那个什么嫁衣神功自己根本就用不着学,完全是无师自通嘛!

    他还在那里自怨自艾,屏儿却是已急得没了办法,只好噘着嘴道:“祖爷爷,你若是不听我的话,下次我便不会将爹爹他们所说的那些悄悄话告诉给你听了!”

    这句话倒是立时将寒冰的目光吸引到了屏儿的身上。

    原来如此!想必是孟晋良他们在私下里谈论严兴宝一案,结果却被屏儿偷听到了,然后转述给了孟惊鸿。

    看着这个害人不浅的小丫头,寒冰却是一肚子苦水无处诉,一个翠儿已是不好惹,如今又多了一个屏儿,怎么自己遇到的小丫头竟然皆是这般厉害难缠?!

    此刻孟惊鸿的心中也正与寒冰有着同感,不知该如何过得了屏儿这一关,才能喝上那两坛自己也馋得要命的好酒。

    一见孟惊鸿露出了踌躇之色,寒冰知道自己的机会又来了,马上笑着对屏儿道:“祖爷爷他只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屏儿,那两只酒碗其实是给这位宋将军和寒冰叔叔我准备的,快些去拿过来吧!”

    屏儿转了转眼珠,想是有些信不过这位整日嬉皮笑脸的寒冰叔叔的话,最后还是把目光转向了孟惊鸿,“祖爷爷,寒冰哥哥说的可是真的?”

    孟惊鸿哼了哼,不得不点头道:“自然是真的!快去拿碗吧!记得以后要叫他叔叔,别总是这般没大没小的,不懂规矩!”

    屏儿却是一吐小舌头,回嘴道:“锦儿他们都叫他寒冰哥哥,为何偏我一个人要叫他叔叔?再说了,他整日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又哪里有做叔叔的样子了?!”

    说完,她把小辫子一甩,就跑了出去。

    孟惊鸿与宋青锋不禁被这小丫头的一番话逗得相对大笑了起来。

    寒冰却在那里蛮不是滋味地干咂了一下嘴,心道,人小鬼大!这个小细作竟是比家里那个小密谍更要难缠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