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逼良为娼
    孟惊鸿那番话说完之后,他和寒冰这一老一少便都坐在那里垂头不语,一副难题不解决,就算是耗到天黑也绝不动筷的架式。

    见此情景,宋青锋可有些坐不住了,对着面前的好酒好菜,更是感到腹中饥饿难耐。

    他不禁轻咳了一声,倒是想出了一个自以为还算不错的主意:“孟老,您也切莫心急。这京城中的徽戏班应是不只您这一家,能否与其他的戏班打个商量,请一位会唱七仙女的姑娘到您这里来帮一下场?”

    孟惊鸿听了,却只是摇头叹了口气。

    寒冰偷眼看了看孟惊鸿,正看到这位老爷子在叹气之后,唇边竟是隐然露出了一抹极为可疑的诡笑,颌下的白须都随之微微地抖动起来,似是在欣然雀跃一般,足可见其心中那股子无法抑制的得意劲儿!

    见此情景,寒冰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知道自己今日已是绝无幸理。既然如此,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干脆光棍一些,不再做那些无用的挣扎——

    有了这种壮烈牺牲的决然,寒冰的心中倒也少了些不知所措的惶然,他抬起头来,笑着对宋青锋解释道:“宋兄有所不知,如今在这景阳城中,只有我们这一家徽戏班。”

    宋青锋立即反驳他道:“两月前,文山公府上便请过一家徽戏班去唱年戏,薛少龙还曾赞过那位扮洛神的女子长得像青萝姑娘呢。”

    “年关内,京城中的各式戏班确是极多,只因大户人家皆喜欢凑热闹,纷纷在家中办年宴,听年戏。然而年关一过,戏班的生意便都淡了下来,为了谋生计,他们大都选择离开京城,一路北上或是南下,边走边演,这样既见了世面,又挣了银钱。这么多年延续下来,已成了一种规矩,年关过后,整个景阳城中唱徽戏的,唯有一个孟家戏班。”

    未料到事情竟是如此复杂,宋青锋无奈地看了一眼孟惊鸿,又不禁对着那碗始终喝不到嘴的柳叶雪叹了口气。

    这时寒冰干咽了一口唾液,硬着头皮道:“孟老,您就别卖关子了!我既已答应过您,便绝不食言。无论多为难的事情,只要您交待下来,我就算拼了性命不要,也定会给您办成!”顿了顿,他终是又有些不放心地加上了一句,“想必您老也不会是要让我去宫里的乐班中,捉个会唱徽戏的宫女出来吧?”

    宋青锋听了,倒真是一愣,心想这小子果然是心思敏捷而又胆大包天,竟然连这种匪夷所思的鬼主意都能想得出,没准儿也真能做得出!

    孟惊鸿却是哈哈大笑起来,摇头叹道:“可惜你早就拜过师,否则我倒真想收你这个喜欢到处闯祸的小子做徒弟,将我这一身偷儿的本事全都传了给你!”

    寒冰忙涎脸一笑,“可惜我没有您老这一身本事,进宫偷人之事怕是办不成了——”

    孟惊鸿一瞪眼,“满口胡言!谁又让你小子去偷什么人了?!老夫是要你扮成那个人!”

    一时没有听明白孟惊鸿话中的意思,寒冰愣在那里眨巴了半天眼睛,终于期期艾艾地开口问道:“您是说……我……扮成……扮成……”

    看到寒冰的脸色越来越绿,宋青锋也意识到事态严重,忍不住追问道:“寒冰你快说呀,孟老他究竟想让你扮成什么?”

    “七仙女——”寒冰几乎是哭着说出了这三个字。

    “什么?!七仙女?!”宋青锋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看向了孟惊鸿,却见这位老爷子正一脸笑意地缓缓点着头,白胡须一掀一掀地,极是怡然自得。

    这下宋青锋倒真是有些懵了,很难相信孟惊鸿这样一位前辈高人,竟会想出如此糟践人的主意来!士可杀,不可辱,堂堂男儿,怎能扮作小女子状,且还要去台上扭捏作态,这简直——简直不堪入目,令人无法想象!

    但他还是忍不住在脑海中将那副极为可笑的画面想象了一番,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摇着头道:“孟老,您可真会拿寒冰开玩笑!”

    然而当他看到寒冰那张苦瓜脸,以及正仰头看天的孟惊鸿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便再也笑不下去了,呐呐地道:“孟老……您……您这可有些太为难寒冰了……”

    寒冰不由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并以目光示意他再多为自己求求情。

    “孟老——”

    可惜他接下来那句试图求情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孟惊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寒冰,你怎么不说话?!”

    孟惊鸿转头看向寒冰。

    虽然明知道这位孟老爷子的眼神不好,寒冰却仍感到他的目光正如利箭一般地盯在自己的脸上,嗫嚅了半天,他终于强笑道:“正如宋兄所言,孟老,这实是太难为我了——”

    “既然为难,那便算了吧,我自然不会勉强于你。”

    孟惊鸿的话说得痛快,事也做得痛快,只见他话音方落,便伸手取过寒冰面前的那碗酒,一仰头,径自喝了下去,喝完之后,又将空碗往桌上一放。

    “孟老——”寒冰眼巴巴地看着那只空酒碗,完全失去了底气。

    这时,孟惊鸿又将头转向正看得目瞪口呆的宋青锋,开口问道:“青锋,你是否也认为,在此事上我不该勉强寒冰?”

    宋青锋看了一眼那只空碗,又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寒冰,再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那碗酒……

    他马上见机极快地露出了一抹恭谨的笑容,摇头道:“不!孟老,青锋认为您的要求实是半点儿也——也不过分!”

    寒冰惊愕地抬头瞪着这个仅为了一碗酒便出卖自己的损友,同时心中还在悻悻地想,这个家伙——竟然跟我一样的没骨气!

    “好!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青锋你确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孩子!”孟惊鸿哈哈笑着,将那只空碗又倒满了酒,端了起来向宋青锋示意道,“来,咱们爷俩儿干上一碗!”

    一碗清冽甘醇的美酒下肚,宋青锋顿时便觉得浑身都舒爽起来,抬眼看到寒冰那副如霜打的茄子一般的倒霉相儿,他竟是感到连自己的心情也变得无比舒爽起来,笑眯眯地看着寒冰道:“说句公道话,其实寒冰的容貌实是比大多的女子还要美上几分!虽然看不到一位玉树临风的牛郎,多少有些令人遗憾,不过相较之下,一位国色天香的七仙女,却是更加令人期待啊!”

    寒冰直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宋兄的人品了得,酒品却是奇差,怎么不过才一碗酒下肚,便开始胡说八道起来?!”

    “诶——”孟惊鸿却在一旁接口道,“我看青锋的眼光倒真的是不差.冰的这副相貌,便是我那孙女秋娘也要被他比下去。若是再好好装扮上一番,活脱儿脱儿的一个天女下凡,演七仙女实是再合适不过了!”

    听了这话,寒冰顿时生出了一种无地自容之感,可是他又不敢顶撞孟惊鸿,只能忍气吞声地哀求道:“孟老,您细想想,无论我的长相如何,可我的身形却终是一个男子,而且我身长近八尺,比寻常男子尚高出了一些。若是由我扮七仙女,你又去何处找一个能与我相匹配的牛郎来?咱们戏班之中要数孟大哥个头最高,却也要矮了我半个头。宋兄的身量倒是与我相差不多,可是他又不会唱徽戏——”

    这最后一句明显是别有居心的话可是将宋青锋吓了个不轻!看到孟老爷子的目光立时转向了自己,且煞有介事地上下打量起来,宋青锋的脸色不禁也变了,连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孟……孟老!我不……不会唱戏,我、我连歌……也不会唱!”

    孟惊鸿却仍是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眯着眼笑道:“别紧张,来,青锋,先把酒满上再说。”

    宋青锋战战兢兢地将两碗酒满上了,抬眼看到寒冰正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斜睨着自己,忽然想起早些时候他在楚文轩那哥儿几个面前让自己出糗的事,心中不禁暗自冷笑了一声,这可真是“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皆报”!

    “孟老,我倒是觉得寒冰所言也有些道理,他确是比寻常男子还要高上尺许。”

    完全没有想到此时宋青锋竟还会为自己说话,寒冰不由愣愣地看着他,有些惭愧,又有些不安,表情着实古怪可笑之极。

    “哦?你是这么看的?”孟惊鸿不置可否地问了一句。

    宋青锋瞄了一眼寒冰那带了几分乞求又带了几分怀疑,说不出有多纠结又有多难受的表情,强自忍着欲狂笑而出的冲动,故作一本正经地点头道:“我确是如此认为。不过——”他忍不住再次欣赏了一番寒冰那张精彩之极的脸,才又接着道,“不过,我想这七仙女既然是仙,应也不会是寻常女子的模样,说不定还真是会比身为凡人的牛郎,要高出了一些呢!”

    一锤定音!

    寒冰感到这一锤完全是狠狠地敲在了自己的心头致命之处!

    面对着那两个端着酒碗时仍在得意狂笑的恶人,寒冰只觉委屈得都要哭出来了,憋了半天,方口不择言地吐了四个字出来:“逼良为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